橙新聞

周顯

著名細價股炒家

【周顯專欄】《新喜劇之王》與周星馳

【周顯專欄】《新喜劇之王》與周星馳
圖:電影截圖

食色中環|周顯

著名細價股炒家

本來想寫《新喜劇之王》,但看了蕭若元的評論,非但把我想說的都講了出來,而且講得更好更詳盡,這裏只能挑他沒說的部分來講。

《新喜劇之王》的本質是抽去了愛情線的《喜劇之王》,但後者的尹天仇和柳飄飄的愛情線是整部戲的靈魂所在,由李敏所寫,如果沒有了這條線,就算是當年的《喜劇之王》,單憑周星馳的奮鬥線去打,那就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蕭若元拿差利卓別靈和周星馳相比,認為周缺乏了人文精神。踫巧幾年前和陶傑午飯吹水,他也有類似的說法。不過,蕭作為資深電影人,對周在喜劇方面的評價極高,認為是不世出的天才,但陶則正如九十年代大部分的文化人和影評人,以周的電影文化水平不高,因而對其評價不高。

我相信,抱持蕭和陶同樣想法的人並不少,周星馳不可能不知,因此才會不停試拍有人文關懷的題材,從《長江七號》、《美人魚》,到《新喜劇之王》,莫不有這影子,至少他有這努力。

照我所看過的把周星馳描寫得最好的文章,是才子馮晞乾寫的﹕周有一部很奮的電視單元劇叫《夢邊緣》,故事講他的奮鬥和成功經過,但到了最後幾分鐘,揭露出他原來是精神病患者,先前的故事全是他的幻想。

【周顯專欄】《新喜劇之王》與周星馳
圖:電影截圖

我的看法也是差不多﹕周星馳好像是一個活在幻想的人,他的電影,音樂不是來自粵語長片的武俠片,就是九十年代的粵語歌,他對李小龍的崇拜已超出了正常人崇拜電影偶像,尤其是,他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了。有人分析,整部《功夫》,不過是小孩子心中的幻想,只有最後一幕才是真實的。《新喜劇之王》的結局更可能只是女主角心中的幻想……馮晞乾在這部戲上映前有這推斷,觀察力真強。

蕭若元說現時的周星馳太過離地,與現實脫節。其實,周星馳從來沒有現實過,他的無厘頭,本來就是一種幻想,他把甘小文漫畫的幻想,當作是真實世界般演出……他在電影的角色,大多數不是正常人,尤其是他自己編劇製作的那幾部。

創作人年紀大了,很多時都會離地,其中不少人的應對方法,是把作品也離地了。例如說,黑澤明年輕時拍了不少不同類型的電影,如《天國與地獄》,但老年後只能拍懷舊片,瓊瑤年輕時寫少女小說,如《窗外》,但在《昨夜之燈》後她只能寫古裝劇如《還珠格格》了。蕭若元說,如李安等人,因為吸收新事物,老年人也可拍不同類型的電影,但別忘記,這些老年導演並非自編自導自監製,而只是集中做導演。如果周星馳能夠同別人合作,只做導演,也不排除他縱是離地,也能拍出好片,不過先決條件當然是他能同別人合作,互補不足。

簡單點說,周星馳根本是正常人。他是天才。

蕭若元說,女主角鄂靖文那場關鍵戲完全演不出,我當然同意。事實上,鄂雖然是中央戲劇學院畢業,更加是2014年《我為喜劇狂》的冠軍,是名副其實的喜劇之王,但是對如夢這角色演得並不好。

然而,就算是最好的演員,頂多只能掌握自己的角色,但是要錄影機般演出對手的神情語氣,卻是非常非常困難,所以,周星馳派給她的,是不可能的任務。如果這只是普通一場戲,還可以胡混過去,但這是關鍵的一場ending,如果做不好,整個結局便沒有說服力了。

按照拍戲的流程,這是一組戲拍完的格局,但我想,要把這場戲拍得好,就不能一組戲拍完,而是要拍完了張全蛋的部分後,鄂靖文停拍3日,期間不停重看張全蛋的那場戲,深入了腦,變成了自然反應,才能夠把張的神情語氣覆製出來。

講完。

作者簡介:

周顯,著名的炒股理論家,吃喝玩樂家,不著名的歴史學家、政治學家,過去還曾經當過社論主筆和武俠小說作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周顯專欄】從周星馳說到關德興和石堅之分

我有一個朋友,和香港大部分人一樣,都是周星馳的電影迷他的女友也是周的影迷,很多年前,周的一位編劇便介紹其女友給周認識,在飯局中,據其女友的說法﹕「周看著我的腳趾,笑說我的腳趾長得很美。」

2019-02-07 09:12

【周顯專欄】機械人作為服務員

話說,在2015年7月,日本長崎縣佐世保市的豪斯登堡主題公園開設了一間酒店,名為「変なホテル」(Huis Ten Bosch Henn-na Hotel,「変な」就是「Henn-na」,即「奇怪」的意思。

2019-02-05 09:41

【周顯專欄】速講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百年之爭

自從戴卓爾夫人/列根的把經濟向右走,中國改革開放,蘇聯瓦解,資本主義好像大獲全勝,歷史似乎是終結了,只看中國和越南的制度幾時逐步和西方看齊,朝鮮幾時崩潰而已。

2019-01-31 10:0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