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渾水專欄】中文科奇怪試卷與「作者已死」

【渾水專欄】中文科奇怪試卷與「作者已死」
圖:資料圖

【渾水專欄】證監係官僚獨立王國  渾水

大約八年前,我從教我中文科的班主任手上拿到高考成績單,如無記錯,我的中文科是考了Straight A。那時不叫「中文科」,而是叫「中國語文及文化科」,比起現在的DSE更低能,因為要在現有的DSE基礎上,多考一份文化哲學卷,所以考生要生吞儒家思想,再讀多少少余光中、勞思光、唐君毅、錢穆等新儒家,去寫一些文化觀點。

我記得,老師派成績給我時,向我投了一個奇怪的目光,因為我中學的中文卷幾乎每一次都唔合格。只有中文大學會考慮中文成績,所以我被逼入中大。順帶一提,屋企只屬小康,支持唔到我補習中文,所以我放棄補習中文,然後把銀彈投放了給其他。結果,除了Econ考得不錯之外,其他都爛透了。

大約十年前,同樣地,我在沒有補習的情況下中文考到5*,當時的5*是等同現在的5**,也就是A。至於點解有時單星係A,有時雙星才是A,我解釋唔到,香港的考試制度和評分制度向來無法以常理解釋。

我不是炫耀,大家知道我向來係sell平庸和廢青態度。只係我無補習過中文,從來唔知自己讀過乜野,學了乜野,考試亂吹一大輪,結果在主觀成份重的試卷考到好成績,但有客觀評分準則的科目就GG了。

每隔幾年,新聞就會取笑DSE中文垃圾,亂解文章,藉嘲笑作者都答錯題,去諷剌考評局不知所謂。這個問題是可以避免的,哲學家羅蘭.巴特提出過「作者之死」的概念,追朔文本原意係無意義,可能作者自己唔知,李白寫詩時會飲酒,不按格律,其他做文藝創作說不定是飲住酒、隊住草才寫了篇文本出來,精神狀態未必如大家所想般理智和有規律可追。

搵在生的作者文本已經出事多次,既有前車之鑑,何不找當代但已離世、佚名的作家做文本出題?至少死者已矣,人已蓋棺- 「任你點演繹,都係最妙絕」,只要文本演繹合意,都可以係「神奇、頂級、超卓」。

中文科的問題是去「範文化」,所以我會考、高考讀了四年都不是讀中文,而是花時間去研究李天命的《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和《李天命的思考藝術》,因為那時我知道,考試是考拆解題型的遊戲,語理分析、定義乜乜、建構論述比學好中文更重要。結果,我學不到如何寫一手華麗、抒情、感染力強的文章,沾不到文氣,卻學到如何有邏輯地鑽空子。

考這類垃圾中文科係無乜意義,查實中國人的科舉制度向來都係無意義。因為科舉是為了做官,但考的卻是文字創作的八股文,做官要的知識卻是宏觀實用的,可以是水利、農耗、軍事、財務、政治制度等。康熙都知八股文低能,考的跟做的不相干,但改完又唔改,其實咪就係政治原因囉。中國人制度只希望產出人力機器,不希望產出到真正會用腦子的人。中國雖有《明夷待訪錄》的民本思想,但發展唔到西方的文藝復興,唔係無原因既。我相信科學,但現在有點相信小農DNA了。

作者簡介

畢業後在法資行從事基金工作,大半年後裸辭全職位投資殼股市場和跑Deal。24歲成為全港最年輕的上市公司執行董事。著有《殼股財技》。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輯:郭韻婷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渾水專欄】泛民最需要改善的,係歌聲

民主黨黨慶請了林鄭來,林鄭也得懂大體,捐錢三萬蚊。結果這三萬蚊,換來對民主黨極大的打擊,計一計數,實在非常便宜。我當時也在場,已經覺得奇怪,請林鄭來也算,收錢都算,最過份係竟然收咁少。

2018-03-23 08:56

【渾水專欄】煙、雪茄、大麻:煙草稅加倍的連鎖反應

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建議大幅增加煙草稅一倍,由現時的38元加至76元,換言之差不多要一舊水才能買到一包煙。

2017-12-28 08:20

【渾水專欄】香港人是經濟動物 選舉太多人太累

最近這五年,差不年年都有選舉,好像立法會、區議會、特首選舉等都是按既定日子進行,但自從多DQ事件或有議員做政助,出缺情況多了,所以補選也多了。香港人是經濟動物,一下子要消化這麼多政治資訊,也頗吃力。

2017-11-27 09: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