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財經 正文

【智經】TPP達成共識後香港與東盟的博弈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智經】TPP達成共識後香港與東盟的博弈
TPP談判早前達成共識。圖片來源:法新社。

文〡智經研究中心

環太平洋地區的12個國家,剛就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Partnership, TPP)達成初步協議,有評論認為這是美國以經濟圍堵中國的重要一步。與此同時,香港正就與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跟東盟十國進行多輪會談。東盟十國中,有三個屬於TPP成員。假如圍堵中國屬實,作為中國一部分的香港,能否在會談中取得實質成果,惹人關注。

東盟於1967年按照《曼谷宣言》成立,目標除了是要鞏固東南亞的區域安全和促進文化交流,更重要的是打通東南亞市場,並以單一市場的方式與其他國家加強貿易和金融的合作。日本、南韓、美國以至印度等國家,都是東盟近年的緊密伙伴,前兩者更連同中國建立東盟十加三機制,在《清邁協議》的框架下,設立防止金融危機擴散的應對措施。

而香港作爲中國的一部分,仍然能藉由特區政府直接跟外國政府商討協定或參加國際組織,全因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下,《基本法》第151條賦予了香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遊、文化、體育等領域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地同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訂和履行有關協議。」

香港乃自由港,幾乎毫無貿易壁壘。這有助香港與世界各地進行商品貿易,當中來自東盟國家的進口總值以及香港對東盟的總出口,在2014年便分別增長10.1%及9.1%。香港之所以需要與其他地區商討貿易協議,是因為香港出口商品與服務時,會受限於不同地區的關稅、配額等安排。香港要與這些地區加深合作,便要達成貿易協議,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容許對所有原產地為香港的進口內地貨物給予零關稅待遇。是次有關與東盟制定的自貿協定,同樣是希望消除或減少香港與東盟成員國之間的貿易障礙。

除了商品貿易,服務業市場也是自貿協定中的重要範疇,尤其香港經濟以服務業為主,2013年服務業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約93%。

新興國家 渴望海外投資

自從2014年7月10日以來,東盟十國的政府代表便在香港就各國的自由貿易協定進行了三輪會談,有關協議預計會在來年簽訂。儘管如此,一些外交難題還是會影響香港與東盟合作的實質成果。撇除TPP背後的政治盤算,香港與東盟不同成員國親疏有別,已是一個影響香港與東盟合作的因素。

東盟國家地理位置相近,但各自處於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一些創始成員如新加坡,發展較部分後期加入如緬甸的國家發達,前者2014年的人均GDP達5.6萬美元,而後者則僅為1,200美元,可見當中差異甚大。基於這些差異,東盟成員國之間的發展策略,並不一致。

在2012年第44屆東盟財長會議上,柬埔寨總理洪森曾公開呼籲成員國支持香港加入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ASEAN– China Free Trade Area,ACFTA),並獲得印尼的贊同。以上取態是源於香港對柬埔寨經濟的重要性。世界銀行的資料顯示,在2013年,柬埔寨至香港的出口貿易總額價值約16億美元,佔當地總出口約17%,另據世界貿易組織的資料指,香港是柬埔寨第二大出口地,而進口方面香港也排名第五位。香港中華總商會委託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進行的研究也指出,若香港能加入ACFTA,可有助東盟與中國内地的貿易增加28%。

威脅已發展經濟體地位

可是,對於部分東盟國如新加坡,香港的參與卻有機會對其構成威脅,因爲服務業佔新加坡GDP約70%,是當地重要的經濟支柱。東盟成立以來,新加坡一直透過《東盟服務業框架性協議》 (ASEAN Framework Agreement on Services),把區内服務業市場自由化,然後為其他成員國提供金融理財等專業服務。

一旦把障礙移除,香港與新加坡在東南亞服務業市場的競爭或因而加劇。因此不難理解,ACFTA在2010年啓動後,香港於2011年11月申請以中國城市的身份加入時,為何會遭新加坡否決。2013年,在東盟成員的提議下,香港由爭取加入ACFTA,改以獨立身份直接與東盟十國洽談自由貿易協定。

外交爭議波及經濟活動

在經濟利益以外,香港及中國跟東盟各國之間的「恩怨情仇」,同樣會為達成協議帶來不明朗因素。以南海爭議為例,中國、台灣及東盟其中五個國家,曾分別表述其在南海擁有全部或部分領土的主權,並發生如船隻衝突的緊張局面。雖然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和中國不能全然混為一談,但現實是一些東盟成員國的民間反華情緒,並不會因護照不同而有所差別。2014年5月,越南爆發大規模的反華示威,抗議中方在南海探勘石油,不少中資工廠的越南員工把廠房破壞,香港溢達集團位於平陽市的製衣廠,亦遭焚燒;港資商人或在當地工作的港人,也因其華人身份而被波及,部分曾向香港入境處求助。

此外,香港亦曾因2010年馬尼拉人質事件,而與菲律賓政府的關係變得緊張。當年,菲律賓當局在營救人質的時候,未能將槍手制服,終致慘劇。事件中有八名香港人質遇害,七名人質受傷。事發後,香港政府向菲律賓發出黑色外遊警示,並要求菲律賓政府作出道歉。可是,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寸步不讓,香港立法會在2013年通過對菲律賓的制裁,暫停菲律賓外交或公務護照持有人十四天免簽證訪港安排。事件擾攘多時,香港和菲律賓直至2014年4月才達成和解。

當然,在經濟發展面前,爭議可以擱置,恩怨可以勾消,前提是談判雙方能夠提出具吸引力的經濟利益。如前所述,香港本無貿易壁壘,要再向東盟十國動之以利,可謂少了一種籌碼。這也許部分解釋了特區政府官員為何會不時將「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等概念掛於口邊,因為能夠連結各方利益的本領,也是一種叫價能力。香港如何將這些概念付諸實行,更是值得社會探討的課題。

本文由智經研究中心授權轉載,原刊於《星島日報》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