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伯爵茶跡

別號「尼古拉伯爵」,文化混血者,時空座標下的鄉愁客。

【伯爵茶跡】時代曲中的外國藝文與國族伏線

文:陳煒舜

雲黯風驚海燕飛。玫瑰落瓣識春歸。

莫將病酒閒情緒,錯認歐西瑪瑙杯。

清末民初,大量外國藝文作品引介入中國,哺育了讀書人,也影響了時代曲。前篇已談到(按此重溫前文),黎錦暉已經選用了不少外國歌曲,有的是西曲中詞,如〈丁香山〉、〈薔薇處處開〉等。有的將歌詞作歸化翻譯,如〈蘇三不要哭〉就是美國歌謠〈Oh, Susanna〉:以地名觀之,錦暉將原詞中的阿拉巴馬、路易斯安那、紐奧爾良對譯成南洋群島、哈爾濱、上海,其餘人情世故不待多言。

到了後黎時期,作曲家除了在旋律上熟練地使用外國音樂片段外,也不時傾向於基本上使用原詞,而譜上新曲――亦即西詞中曲。因為是新曲,自然能更靈活地滲入大眾熟悉的海派風格,而原詞則可令聽者聯想到西方的淵源,增添外國藝文的色調。如陳歌辛推廣過蘇俄歌曲,所譜〈夢中人〉、〈無名氏〉等作品也接近俄式曲調。不僅如此,他在1945年初創作的〈海燕〉則檃栝自高爾基的散文詩〈海燕之歌〉:

我歌唱,我飛翔

在雲中,在海上

我歌唱,我飛翔

風在號,水在漲

啊……

烏雲密佈,天空無光

我的眼中充滿渴望

潮聲在吼,雷聲在響

我跟着他們歌唱,歌唱,歌唱

啊……

這首歌6/8拍的節奏,所謂quick waltz,歌詞或密或疏,旋律或馳或驟,與其說是時代曲,毋寧說更具有藝術歌曲特徵。主歌、副歌後的過門都有「啊……」的花腔,並非人人都唱得好,因此不大可能成為口水歌。歌詞方面,我們參看戈寶權的譯本︰

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捲集着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地飛翔。

一會兒翅膀碰着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衝向烏雲,牠叫喊着,──就在這鳥兒勇敢的叫喊聲裏,烏雲聽出了歡樂。

〔……〕

雷聲轟響。波浪在憤怒的飛沫中呼叫,跟狂風爭鳴。看吧,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狠狠地把牠們甩到懸崖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

海燕隱喻着革命者,而暴風雨象徵着十月革命前夕的波詭雲譎。陳歌辛將數百字的散文詩壓縮成不到八十字的歌詞,卻能取其精華,並賦予明快的節拍感。他還把高爾基的第三人稱敘述調整成第一人稱,更具在場的投入感,短短篇幅呈現出廣大淪陷區在勝利前夕的風起雲湧之貌,誠難得之佳作。

李香蘭〈海燕〉  視頻:Youtube-zzenzero

高爾基〈海燕〉(俄文朗誦)  視頻:Youtube-Communist38

其次,我們可再看一首〈玫瑰〉,此歌由李厚襄作曲、洪菲作詞。洪菲是誰,吳劍有或然之詞,一般認為大概也是李厚襄的另一筆名。觀其為陳歌辛〈春天的降臨〉填詞,又為李厚襄〈憶良人〉、〈望星兒〉等填詞,其餘不太多見。竊以為〈玫瑰〉、〈望星兒〉既皆作於周璇婚變後,寄託着李厚襄的苦戀,這種私密的情懷很難請他人代筆,因此把洪菲視為厚襄的另一筆名,還是有道理的。〈玫瑰〉旋律恬靜優美,歌詞如下︰

窗前有一朵玫瑰

寂寞地開在深秋

姊妹們早已凋謝

枝頭上獨自勾留

……

且等那南風吹送

春天在地下胎動

玫瑰呀你再開放

忘卻了舊日苦痛

……

無論歌詞、旋律,都可尋繹出愛爾蘭〈夏日最後的玫瑰〉(The Last Rose of Summer)。厚襄筆下的玫瑰是在窗前而非郊野,暗示受家庭桎梏。愛爾蘭歌手採下玫瑰,瓣瓣撕落,厚襄卻期待花兒明春重放。可見他把痛苦轉化為溫存,依然對心上人作最美好的祝願。以前人酒杯澆自家壘塊,厚襄有之矣。

周璇〈玫瑰〉  視頻:Youtube-lovisblu

Hayley Westerna演唱〈The Last Rose of Summer〉  視頻:Youtube-MsHer2Herforever2

到了香港階段,因為人力不足,譯介及中詞西曲的作品又多了起來。如姚莉的〈舞伴淚影〉來自〈Changing Partners〉,葛蘭〈我要你的愛〉來自〈I Want You to Be My Baby〉、張露〈給我一個吻〉改自〈Seven Lonely Days〉,〈小癩痲〉改自〈Jambalaya〉等皆是,但西詞中曲或許製作成本較高,作品數量便為數寥寥了。

姚莉〈舞伴淚影〉  視頻:Youtube-我愛老歌

葛蘭〈我要你的愛〉  視頻:Youtube-Tang Kok Seng

雷動風翻彩幟揚。紫金春色自蒼蒼。

六橋三竺真如夢,雲白情柔共一鄉。

有人比較國共兩府的國歌,謂〈義勇軍進行曲〉容易激發鬥心,而國府的音樂板重,措辭古肅。後黎時期的時代曲,若涉及國族,措辭也多典雅。因此,這類歌曲每會漸染半官方色彩。以1947年《長相思》插曲〈凱旋歌〉為例,范煙橋填的詞有「從今後復興民族、促進大同,泱泱大國風」等語,自是黨國意識。而開首「看國旗風翻,聽歡聲雷動」兩句,文字雖然淺白,但風翻、雷動屬對之工巧,令人難以忽視,確能讓全曲「閃亮登場」。

周璇〈凱旋歌〉  視頻:Youtube-AYL1688

再如〈鍾山春〉為1941年電影《惱人春色》插曲,當時南京已淪陷數年,上海也危在旦夕。但程小青的詞依然花團錦簇︰

巍巍的鍾山

龍蟠虎踞石頭城

啊,畫樑上呢喃的乳燕

柳蔭中穿梭的流鶯

一片煙幔,無邊風景

裝點出江南新春

啊,莫想那秦淮煙柳

不管那六朝金粉

大家努力向前程

看草色青青,聽江濤聲聲

起來,共燃起大地的光明

歌詞運用不少雅緻的駢語,更饒繁華爛漫之感。黎錦光不僅採用探戈節奏,還借用了浦契尼(G. Puccini)歌劇《波西米亞人》(‎La Bohème)中的詠嘆調〈繆賽塔圓舞曲〉(Musetta’s waltz)前奏的五個音符,真可謂豔麗照人。錦光晚年憶述︰這首歌是對南京的讚頌。當時上海正處在日本佔領時期,歌詞最後幾句具有抗日的意思;後來台灣每到雙十節,奏國歌前一定先奏〈鍾山春〉,用來懷念南京(此情此景早已不再)。

周璇〈鍾山春〉  視頻:Youtube-AYL1688

Anna Netrebko演唱〈Musetta’s Waltz〉  視頻:Youtube-EuroArtsChannel

費玉清〈鍾山春〉  視頻:Youtube-wsqj wsqj

至於劉雪庵作曲、儒將傅清石(1904-1982)作詞的〈西子姑娘〉,更不待言。1930年,國府在杭州筧橋成立中央航校,成為空軍搖籃,抗戰時許多畢業生為國捐軀。勝利後,空軍總部舉行徵歌活動,〈西子姑娘〉便是另類入選之作:

柳線搖風曉氣清

頻頻吹送機聲

春光綺旎不勝情

我如小燕,君便似飛鷹

輕渡關山千萬里

一朝際會風雲

至高無上是飛行

殷情期盼莫負好青春

鐵鳥威鳴震大荒

為君親換征裳

叮嚀無限記心房

柔情千縷搖曳白雲鄉

天馬行空聲勢壯

逍遙山色湖光

鵬程萬里任飛揚

人間天上比翼羨鴛鴦

春水粼粼春意濃

浣沙溪映花紅

相思不斷筧橋東

幾番期待凝碧望天空

一瞥飛鴻雲陣動

歸程爭乘長風

萬花叢裡接英雄

六橋三竺籠罩凱歌中

當時空軍學員可謂天之驕子、人中龍鳳。〈西子姑娘〉正是從女性的角度,懷念在空中遠征的愛人。杭州本身就是積澱着愛情故事的美麗水鄉,劉雪庵的探戈節奏真如春水粼粼,活脫脫描摹出水波蕩漾的金光和碧痕。而儒將傅清石不僅以大量西湖景致入詞,也時有神來之筆。「我如小燕,君便似飛鷹」等語固然婉約可人,但最令人擊節的有兩處,一為「柔情千縷、搖曳白雲鄉」︰漢成帝迷戀趙合德,稱她為「溫柔鄉」,並感慨自己情願老死於溫柔鄉,對漢武帝追求的白雲鄉毫不羨慕。而歌詞中的這位空軍滿懷愛情飛行天際時,白雲鄉與溫柔鄉竟合二為一了!

另一處是「幾番期待,凝碧望天空」︰碧字是雙關語,一來指碧空,二來是指望眼凝碧――古人青、碧、靛等字多可換用,如所謂「青睞」,足見可用以形容眼睛的顏色。當舉頭凝望,天空的碧色也映照着雙眼,這便是第三層涵義。然而佇立許久,眼中只有一片青空,絲毫不見歸航蹤影,這種磨人的焦慮,真箇不言而喻……

2015年,台灣導演張釗維為國軍空軍拍攝紀錄片《沖天》,以慶祝勝利七十週年;片尾曲選用了〈西子姑娘〉,由史茵茵翻唱。次年,改編自白先勇小說的電視劇《一把青》,也採用了此曲,由周蕙演繹。我想,這不僅是對英烈的致敬,也是對這首積澱了歲月哀樂而始終美麗着的歌曲的一番致敬吧!

周璇〈西子姑娘〉  視頻:Youtube-AYL1688

史茵茵〈西子姑娘〉(紀錄片《沖天》主題曲)  視頻:Youtube-CNEX DOC Channel

周蕙〈西子姑娘〉(電視劇《一把青》插曲)  視頻:Youtube-無名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伯爵茶跡】時代曲的「傳統」與「現代」

時代曲的新文藝氣息在香港階段雖然轉淡,但我們不難發現,但凡旋律傾向中西合璧的慢歌,新文藝氣息便往往更為濃郁,如〈不了情〉、〈薔薇之戀〉等。

2020-07-24 15:08

【伯爵茶跡】時代曲的音樂對話

時代曲的作者們不僅會徵引外國旋律,也時常透過相互徵引的方式來對話。

2020-07-17 12:06

【伯爵茶跡】時代曲中的外國旋律

香港階段的時代曲,改編小調、西曲中詞的作品比例上升。這種情況雖也算中西兼備,卻可謂中自中、西自西,交融不足,也影響了作品的質量。

2020-07-10 21:4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