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最近,有旅客發現在上海虹橋樞紐的一個角落堆放著一堆幸運餅乾(Fortune Cookies),經過的人可以任意拾取或食用。而所謂幸運餅乾,便是指打開以後可以拿到一張寫有籤語的紙條。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上海虹橋樞紐  圖:Zhang Li and Zhao Dun

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個臨近貧民窟的社區廚房旁邊,同樣出現了這樣一堆幸運餅乾,由於疫情蔓延,許多人的生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差。很快,幸運餅乾便被人們拿取一空。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Sonia Becce with Gabriel Chaile, facilitator Community Kitchen Nuestro Hogar Buenos Aires, Argentina  圖:Santiago Orti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一些半私密的空間中,在美國紐約的布魯克林,有一輛自行車停放在路邊,車筐裡擺滿了幸運餅乾,旁邊還有一個搓手液,暗示路人使用搓手液之後便可以隨便拿取。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Brianna Calello, Bedford-Stuyvesant, Brooklyn, with hand sanitizer.  圖:Brianna Calello

堆放在世界各地的幸運餅乾

其實,不僅這三個地方,從今年5月末起,幸運餅乾忽然一下子出現在世界各地尋常和不尋常的角落:從古巴哈瓦那河畔的屋頂,倫敦特拉法加廣場的石墩上,到香港中環建業榮基中心的門口;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Jorge Fernández Torres Havana, Cuba  圖:Jorge Fernández Torres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Joseph Kosuth Trafalgar Square London, United Kingdom  圖:Dasha Filatova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Sunpride Foundation Kinwick Centre, Hong Kong, China   圖:sunpridefoundation

從南非開普敦A4藝術基金會的電梯裡,到芬蘭薩維薩洛島的樹林中。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A4 Arts Foundation Elevator in A4 Cape Town, South Africa  圖:Josh Ginsburg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Tiffany Zabludowicz Sarvisalo, Finland  圖:Tiffany Zabludowicz

無數人在過去一個月內拾起過這些餅乾,並讀過餅乾中以各國語言書寫的幸運寄語。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An installation at th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Tel Aviv.  圖: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Tel Aviv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A message from one of the fortune cookies.  圖:Brianna Calello

事實上,堆放幸運餅乾這一行為最早源自已故古巴裔美國藝術家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1990年完成的作品《「無題」(幸運餅乾角)》(Untitled﹝Fortune Cookie Corner﹞)。如今全球各地堆放的餅乾正是由他的遺產執行人安德烈婭·勞森畫廊(Andrea Rosen Gallery)和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 Gallery)發起,邀請全球1,000位人士重新呈現岡薩雷斯-托雷斯的這件作品,並記錄下整個過程。受邀請人包括作家、策展人、藝術家、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友人、他作品的愛好者等等。而現在在安德烈婭·勞森畫廊的網站上,我們已經可以看到有近400位參與者在近100個地點放置了幸運餅乾。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Installation view: Loving Correspondence. Massimo Audiello Gallery, New York, NY. 1 – 30 Jun. 1990.  圖:Massimo Audiello

岡薩雷斯和他消逝的愛人

那麼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當初為何要創作這樣一件作品呢?

1991年岡薩雷斯-托雷斯的伴侶羅斯·萊考克(Ross Laycock)因愛滋病去世。在萊考克患病期間和逝世之後,藝術家創作了一系列以糖果或餅乾組成的可食性觀念雕塑來哀悼自己的愛人。而他1990年的《「無題」(羅斯在洛杉磯的肖像)》(Untitled﹝Portrait of Ross in LA﹞)是由10,000個糖果組成。為什麼是10,000個糖果?因為那正是萊考克感染愛滋病前的健康體重,175磅。觀眾一顆顆取走糖果,就像萊考克不斷消瘦的體重以及其生命的流逝。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左)和伴侶羅斯·萊考克(Ross Laycock,中)以及湯米·範納布勒(Tommie Venable,右)1985年的合影  圖:Little Bristling Soul

然而,岡薩雷斯-托雷斯並非一味地消極,他會定期補充餅乾,就好像肉體雖然在消逝,生命不會消失,而他對愛人的記憶也會不斷延續。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無題」(羅斯在洛杉磯的肖像)》,1991年。糖,彩色玻璃包裝紙,數量無限。總尺寸可變。理想重量:175磅。  圖: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基金會

在新冠疫情期間重現作品

20世紀90年代是愛滋病蔓延的年代,而如今的世界正面臨著新冠疫情的威脅。無疑,《幸運餅乾角》這一作品的重現正說明了在疾病大流行的時代人們的孤立和悲痛。

但正如當年岡薩雷斯-托雷斯的態度,如今的幸運餅乾也承載著不尋常的意義。在這個世界絕大部分都被封鎖的當下,於實體空間與一件藝術作品相遇本身便已經是難得的了。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Philara Collection Düsseldorf, Germany  圖:sammlungphilara

而拿取幸運餅乾的行為可以幫助參與者恢復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互動——食用餅乾以重建信任,閱讀籤語以改變心態。

【藝聞】岡薩雷斯-托雷斯的幸運餅乾 送給消逝的愛人和驚慌的世界

Quetzal Art Center Vidigueira, Portugal  圖:quintadoquetzal

當然更重要的是,在此次安德烈婭·勞森畫廊發起的「幸運餅乾角」的行動中,參與者同樣要求要在6月份補充一次幸運餅乾,這也指向了作品最根本的含義:消逝和再生的觀念,以及我們生存時的價值。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Esther Wang

編輯推薦

【藝聞】創作「I❤NY」扭轉紐約經濟 設計師Milton Glaser逝世

美國平面設計師Milton Glaser日前逝世,他創作的「I❤ NY」(我愛紐約)標誌,至今依然風行全球。

2020-06-29 16:50

【藝聞】日本便利店消費附送「一袋小說」 籲公眾珍惜膠袋

購物也能免費看小說?日本便利店推出三天限定「小說袋」,內外都令你目不暇給。

2020-06-23 16:17

【藝聞】音樂打破地域限制 全球21隊合唱團唱響《大地之歌》

來自世界各地總共21隊合唱團及167位歌手組成名為「Sing Around The gloBe」的演出組合,在不同地點錄影,演出相同的曲目:《大地之歌》。

2020-06-23 12:1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