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錢樸

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讀史驚奇】熱血青年不一樣的成長路:章士釗三之一

文:錢樸

上文說到1905年同盟會以軟禁逼章士釗入會失敗,章太炎改用美人計,請「清末四公子」之一吳保初之女吳弱男勸章士釗加入按此重溫〈【讀史驚奇】暗殺年代的超克〉)。吳弱男在1901年14歲時赴日本青山女子學校留學,是有學識美女。章士釗見到美人,心情其實極激動,但仍不肯入會。吳弱男來日本前在南京讀《蘇報》時,原來已剪存章在上面發表的文章,輯成一集並譯成英文,對他印像甚佳,所以才一口答應章太炎。吳弱男勸說任務雖然失敗,但成功征服章士釗之心,兩人未幾成為情侶,1907年共赴歐洲,1909年在英國結為夫妻。

【讀史驚奇】熱血青年不一樣的成長路:章士釗三之一

章士釗  圖:Wikimedia Commons

酷事未完。說回吳弱男遊說章士釗入同盟會不果,章士釗反要求吳弱男轉語中山先生,「愛情與政治不能相結合」。史家寫到這裡便沒下文。好奇的我推想此句句義是,章士釗反對出於政治目的之愛情,向同盟會表示,縱使你們用美人計,我守得住,你們不會得逞。對於何故要轉語中山先生,我的推想是,吳弱男1905年加入同盟會後,義務為孫中山當秘書,用英文打字機打過很多秘密文件,經常接觸中山先生;中山先生是同盟會精神領袖,章士釗通過吳弱男向領袖表白堅決不會入會,不要再來煩他。

【讀史驚奇】熱血青年不一樣的成長路:章士釗三之一

章太炎  圖:Wikimedia Commons

想深一層,美人計是章太炎又不是孫中山使的,章士釗要奚落曾軟禁他的章太炎,此話不是應該回贈給章太炎嗎,怎會贈話給孫中山?章太炎在赴日前早與章士釗在《蘇報》共事,知其才幹,所以務求網羅他入會。中山先生日理萬機,忙於籌款,與章士釗交情不深,不會如章太炎那樣關心招收會員之事。用以上推斷解釋章士釗句義,不值一哂。

於是我推想「愛情與政治不能相結合」另有所指,不涉章士釗吳弱男事。因為此話必因一事而起而事不關章士釗,則此事必涉在日孫中山。上網查到1902年時37歲的孫中山避難於橫濱山下町,納女傭淺田春為妾。淺田春未幾病死,1903年,孫中山娶15歲橫濱高等女子學校三年生大月薰。15歲在日本當時是合法結婚年齡。大月薰的父親大月素堂原是中日貿易商,居於孫中山樓上,庇護當時藏匿的孫中山。1906年大月薰生一女。

【讀史驚奇】熱血青年不一樣的成長路:章士釗三之一

大月薰  圖:Wikimedia Commons

當時留日華人圈極窄,且被強拉入同盟會,章士釗不知道孫中山與大月薰婚事,不知道吳弱男替孫中山生做秘書,可能性極低。要求轉語中山先生「愛情與政治不能相結合」,此句語義在此脈絡下可理解為1)章士釗反對中山先生在革命時期,在妾死後,立即與少女結婚。「愛情與政治不能相結合」,是指中山先生不應兩者兼得。2)章士釗暗示吳弱男,不要因為與中山先生共事,把革命激情與愛情結合混和。

網上有傳章士釗故意拒絕章太炎入會邀請,逼他改用美人計,使吳弱男成為他的囊中物。這裡提供另一可能性:章士釗是因為出於拯救吳弱男的英雄主義而立刻跟她拍拖的。

【讀史驚奇】熱血青年不一樣的成長路:章士釗三之一

網上拍賣網可見章士釗寫給吳弱男的明信片  圖:資料圖片

孫文在大月薰女兒1906年出生前就帶着大筆籌款離開日本,從此再也沒有回來見過兩母女,大月薰失去經濟資助,送出女兒為養女,後嫁給東光寺住持。

章士釗聰明細心,有英雄氣概,可是不修細行,縱情肆欲的本性難容於成為女權領袖的吳弱男。1929年吳弱男發現章士釗偷納妾殷德貞,金童玉女便分居了。

網上一段沒注作者名的文章,題為〈吳弱男與章士釗的感情如何?他們為何離婚?〉(2019年2月25日),題目雖是八掛資訊,作者明顯史識深厚,判斷精準,把從日本及歐洲回國後章士釗的事業發展、人際網絡,言簡意賅地交代,值得原文照錄:

章士釗是個奇特、複雜、多面、善變、獨具思想,我行我素,有棱角而又不欠圓滑,命運多舛,而又左右逢源的人,他既可以與黃興共事,也可以促成孫中山與黃興聯手;既可以做袁世凱的座上客,也可以與岑春煊聯合反袁;既可以與蔣介石、杜月笙、戴笠輩把酒言歡,也可以與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周恩來等友好相處。穿梭往來於不斷更迭的軍閥、政要、黨魁、豪雄、偉人等「猛人」之間,條陳諫言,如魚得水;雖備受責罵,一再翻車,卻敗而不餒,屢挫屢起。終其一生,亦官亦士,亦主亦客,最終得以頭頂「無黨派人士」的桂冠。他一生交遊甚廣,識人甚多,特別是與毛澤東的交情,更是歷史佳話。可以在最高領袖那裡說上話,甚至是別人不便說的,他卻可以說,而且似乎非常願意說。

上引段如果把大堆人名換成一眾金庸《鹿鼎記》小說出場人物,首三字便是韋小寶。當然章士釗的真材實料和品位比韋小寶高很多,而且韋小寶的氣質性格天生如是,而章士釗是基於對人生經歷的深入反思,結蛹羽化而出。結蛹羽化期,在「上海新敗」後1905年的日本。當時有很多熱血青年跟他有類似經歷,但像他一樣會沉澱反思的沒多少個,圖謀更恐怖襲擊同歸於盡的則有很多。這是為甚麼章士釗值得留意之處,理解他,有助自己的蛻變成長,有利自己在亂世中趨吉避凶,過有意義人生,做高品位韋小寶。

【讀史驚奇】熱血青年不一樣的成長路:章士釗三之一

章士釗(左)與毛澤東(右)  圖:資料圖片

年邁的章士釗再婚後與第一任妻子吳弱男仍有來往,彼此摒棄前嫌。第三任妻子奚夫人1970年去世後,他萌生去香港看望他第二任妻子殷德貞女士的念頭。1973年5月,92歲的章士釗終於以毛主席委託他與國民黨秘密接觸為理由,乘專機赴香港,7月1日在港病逝。資料說他不適氣候,抵港即病,對各方面說遺憾未能完成任務。他的專機是連醫療隊的,說明他本已病重。廚工知道勿橫柴入灶,何況章士釗,他是知道自己生命要走到盡頭了,所以就來了。這個多月,他必已見過殷德貞女史吧,雖然沒有報道提及。至死不修細行,臨終而縱情肆欲,此真人也。

_________

錢樸,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的超克

章士釗1904年參與刺殺被捕入獄,後東渡日本,結束了其暗殺年代。章太炎出獄後到日本在東京成立同盟會,再遇章士釗,邀之加入,但章士釗視野由暴力救國改為讀書救國,斷言拒絕。

2020-06-10 14:53

【讀史驚奇】火燒趙家樓之前後

章宗祥當日所簽「欣然同意」四字並非要賣國,一般人不辨細節,被政治宣傳牽着鼻子走,曹、陸、章予人的負面刻板印象,持續百年有多。

2020-05-27 12:02

【讀史驚奇】巴黎和會三奇

2014年7月《巴黎和會與中國外交》出版,揭開教科書沒載的實證史料,顛覆刻板印象,令人驚奇,至少三次。

2020-05-13 10:1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