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

愛讀中外文學及博物學,愛去遠足攝影種花。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文:寵獬

(點擊這裡,重溫上文)

希活《漫遊香港》序言〈徒步禮讚〉說,「很少城市能像香港,被美不勝收的郊野包圍……此地有很多漂亮風景,能滿足我們城市人喜愛野外那份單純的渴求,無論是觀鳥、搜集昆蟲、爬山,或只是徒步,都可獲取審美經驗,或抒鬱解壓,鍛鍊身體,促進友誼,一切最終成為可稱道的回憶。這些令人愉悅的地方,只要搭半小時巴士、汽車、火車,便可到達起點。走入野外,城市便消失,煩惱被遺忘,難以相信山後幾里之外,便是二百萬人的名利場。」為何要設立郊野公園?希活的論點至今仍被廣泛引用,只是從來沒有人指明來源,至今亦無人說得比這段話更細節豐富。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希活手繪地圖  圖:作者提供

第二章〈土地概覽〉除不絕如縷地訴說野外香港之美(第20頁),作者更運用地質學解釋為何本地山頂多巨石(第14至16頁),以氣象學說明為何本地南北山坡植被有大不同(第16至18頁),以地理學解釋為何本地某些海峽兩岸削直不緩如挪威峽灣(第18頁)。殖民時代所有地理天文教科書不會採用本土事例,希活卻開展本土博物學,今日讀來仍津津有味,體嚐有溫度的知識之後,冷知識便比低很多。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香港南北山坡植被大不同  圖:作者提供

第十二章〈大嶼山〉,可視為《漫遊香港》總結。我們留心讀完十條路線後,他居然把辛辛苦苦寫完的全部內容予以否定,提出在下從未在同類書中見過的奇哉問:

也許你在山中迷路時,記起背囊放了《漫遊香港》,忙取出來求救,發現它根本救不到你;也許面對真正秀美風景,你發現本書未能傳達其萬一。其實要這本書來幹嗎?

希活的偉哉答是,「漫遊者不如探尋自己最壯麗的風景。這就是我寫本書的目的。」也就是說,如果你只會跟從希活走過的路線重走一次,你就並非他心目中的理想讀者。希活在序言中指「權充導遊」,現在反口,玩甚麼?本書題為《漫遊香港》,「十條路線」連個副題都不是,原因是作者請讀者細閱十條路線,汲取有關漫遊的意念與技巧,得意須忘形,否則你不是在漫遊,只是進行追踪。追踪當然也可以很有趣,如在電視播影的彩衣人,沿途手持上世紀初的鐵路旅遊指南,到站了,便讀一兩句原著,作今昔對比。Richard Gee 1992年的《漫遊香港》增訂版,比彩衣人早了三十年做這種事。可是,無論你追踪得有多有趣,始終比自行漫遊低一檔次。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圖:Pixabay

希活英式幽默至此收起,筆鋒一轉,向讀者提出嚴正要求:

容我懇請享受野外香港之美的大家,應該在我們的權能之內,盡力善待她,可否不要再去污損她?

希活批評不負責任的人們。人們當然不是指一般老百姓,而是指能讀他的書的有權能的管治階層,掌城市規劃的高級公務員,他們大部分像希活讀地理出身:

野外香港天下無雙,人們為保育她所作的措舉,卻至薄弱最簡陋。城市隨意擴展,不留綠地,不顧建築美學。更糟的是,道路網延向野外周邊,沿路建起難看樓房,大壞香港之美。其實有很多其他方法可供選擇,讓城市自有其美,審慎地、運用智慧地規劃土地發展,郊野便可以保留。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圖:Pixabay

希活知道這是一場跨世代的惡鬥,擔心他不在其位後,天文台不再捍衛香港郊野,所以他為部門立誓:

讓我們發願,我們的接棒人,沒有藉口唾罵我們,把如斯美景化為醜物之後交給他們。

而這誓言竟然成為該部門的文化,一路傳承,直到我這一代,仍然聽到後繼的台長說同樣的話。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圖:Pixabay

希活還提到一個我暫時查不出來源的典故,無論是真有其事還是純屬杜撰,也值得廣傳:

話說有一位最偉大的中國皇帝,在宮中闢室,置人工微縮山水,以備公務繁忙,無法往西山休憩時,躲進去偷閑減壓,冥想打坐。他找對了地方,我們也找對了香港郊野這處有益身體與心靈的地方,只需背囊與行山鞋便可通行,進入寶山,攫取更充實的生活和更溫馨的友誼而回,世間因是顯得更加美好及公平。

希活十條路線中,葉靈鳳直譯或撮寫了其中七條,收錄在《香島滄桑錄》〈香港的山〉。葉氏在其中四篇有提及資料來自《香港漫遊》,稱作者為「海烏」,有些版本則作「海鳥」,但完全沒介紹他是天文台台長,更沒說明是外國人。我自小學起記住「海烏」、「海鳥」這位作家,渡過中學和大學,遍尋不獲,直到翻譯香樂思作品時才覺醒過來,算是我讀書生涯耗時最長懸案之破解。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野外香港天下無雙:希活的香港山水下

圖:Pixabay

_________

寵獬,愛讀中外文學及博物學,愛去遠足攝影種花。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博物學的復興

在中國,並沒有專門的博物學研究,但在國際上,博物學卻受到科學史、環境史、文化史、科學哲學、人類學界的廣泛重視,成為了一種顯學。

2020-06-03 15:01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博物學的衰落

如果哲學是解答「我是誰」的問題,博物學便是對你有興趣的任何一物解答「它是甚麼的問題」。可是,博物學在香港卻一直被曲解、輕視,以至沒落。

2020-05-20 14:14

【博物旅行文學鉤沉】博物遊記的寫作方法

《辛亥遊錄》最早刊於《越社叢刊》第一輯,署「會稽周建人喬峰」,周建人是周樹人的弟弟,兩兄弟很可能同遊,但文章一定是哥哥寫的。要寫成這類博物遊記,要有李君毅曾提出的野外人才技能:能寫、能行、能研究、...

2020-05-12 13:4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