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鄭梓靈

香港新一代愛情小說天后

【鄭梓靈專欄】輕輕觸碰,然後抽離

【鄭梓靈專欄】輕輕觸碰,然後抽離

圖:unsplash

從小別人教我們要努力,好像只要努力就該什麼都能得到,得不到只因你未夠努力。

但世事不是這樣,把我們弄得好糊塗。

我記得在我的貓與腎病搏鬥四年後,醫生最後對我說:「Some battles you have to lose。」醫生知道我是如何歇盡所能去醫治牠,也知道我們曾經有過打勝仗穩住病情的時刻,但終究還是得接受,有些仗你是要輸的,不管我做得再好,牠也是會離開我的。

因為當時非常傷心,我的記憶讓我忘記了這句說話,也許是無法接受吧。但過了一些日子,這句話緩緩浮現,開始慢慢思索它的意義。

尤其在我們面對無法割捨的關係、或者想要再次傾注感情卻害怕受傷的時候,我發現提早做好放手的準備,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勇氣。

我最喜歡的科幻小說作家Ray Bradbury也是一位詩人,他寫過一句話治癒了我的心:「學習放手應該先於學習得到,生命應該是輕碰,而非扼緊。做人要放輕鬆,順其自然,讓其他人做他們的事。」

這個所謂的「輕碰」(Touched),意味深長。我認為這不是消極或悲觀,反而是樂觀,而且把其他人也考慮進去,所以是更成熟的觀點。

我們好像窮一生精力去學如何「得」,不得不失去時才勉為其難去學習「放」,其實這個次序不太對,力度也不太對。無論手握得多緊,也捉不盡所有東西,所以我們不需要害怕失去,而是與失去共存,方法就是調整自己的期望。不必假設太多你應該得到什麼,或者有什麼是必須持續到天長地久。當然也會不捨,也會流眼淚,但只有「輕輕觸碰」然後抽離,才能不至於常常太難過,才能更加堅強、不對誰做成負擔地活下去。

很多事錯過了,後來卻又發現原來也沒錯過什麼緊要的,人生真正重要的東西並沒有我們當初想的那麼多,而且隨年紀會越變越少。要是真的為錯過了的事情懊悔,那就真心誠意地盡最大努力去修正,保持冷靜,帶著旁觀者的視點看待事情的變化,別把自己看得太大而陷入失望中。牽涉到另一個生命的事情,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你只能盡你那部份的努力,過了某個關口便得把功勞和責任都從肩上放下來,這樣生活才能更自在。

責編:Nico Liu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鄭梓靈專欄】真實的生活不用每分鐘都有意義

當你懷疑自己最近會不會過得太懶散,好像沒做什麼去持續值明你的價值,這時候請你告訴自己,過真實的人生決不是浪費時間。

2020-05-11 12:27

【鄭梓靈專欄】他是怎可以同時愛兩個人的?

真正愛一個人,有那麼漫長的路要走,哪會沉悶?有那麼多成長的體會,哪會空虛?沉悶和空虛,不過是藉口,同時愛兩個人,也許只是證明誰也不愛,最愛他自己。

2020-05-04 10:56

【鄭梓靈專欄】他的所有感覺都比你淡一千倍

為什麼他能做得出那些傷你心的事?用那個毫不珍重的態度對待你?你的不解困惑著你,但請記得一件事,你便會找到解釋一切的答案──其實,他的所有感覺,都比你淡一千倍。

2020-04-27 12:5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