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採訪、撰文:Trista Luo  拍攝、剪輯:Soniel Pan

在網媒、紙媒、電視節目、社交網絡百花齊放的今天,人們因為對信息的獲取太快速便捷,漸漸遺忘了過往可以將一張報紙翻來覆去看一個週末的時光。從前的日子什麼都慢,從前的傳媒人也有和今時今日迥然不同的經歷。

資深傳媒人陳青楓不久前推出新書,名為《香港傳媒五十年》,在書中,他回望香港左派報紙從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的發展歷史,並以畫外音形式將昔日大環境與周邊人事串聯,透過他的文字,可以看到香港傳媒的流金歲月的生動細節。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陳青楓  圖:Soniel Pan

初出茅廬的十六歲

在陳青楓成長的年代,不少年輕人能夠中學畢業已經足夠幸運,大部分人十四五歲就出社會幹活,陳青楓也不例外。起初他去做電器學徒,學做風扇,做了一段時間之後,覺得技術活實在不適合自己,加之從小就喜歡寫文章、繪畫,便決心進入新聞界。進入《晶報》的那一年,他只有十六歲。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青年陳青楓  圖:《香港傳媒五十年》

彼時的報紙行業分工不像如今這麼精細,寫文、攝影、剪片,各司其職,而是有需要的話,什麼都要「一腳踢」。除了採訪、寫稿、拍照外,因為技術條件的限制,記者往往還需要學習沖相。不過陳青楓非常樂在其中:「當你有興趣時就不會覺得辛苦啦!」他更打趣稱,因為有沖相技能,在拍拖追女孩的時候,也有很大的優勢:「因為我沖了很多很大張的美女照,才成功的(笑)。」

最初做港聞記者時,陳青楓便遭遇「震撼事件」:「我做的第一單採訪就是香港仔海鮮舫大火,我見到一條條火人跳入海中,又看到消防員抬著燒焦的屍體上岸,覺得很殘忍……當天黃昏時間,我又去保良局訪問孤兒……這麼集中地去訪問這麼慘的事情,我又比較感性,就心想,我真的不適合做港聞記者吧?過了沒多久,老總也了解我不適合做記者,就把我調去做編輯了。」

舊時也有舊時的好處:編輯在辦公室坐久了見不了世面,加之對電影特別感興趣,幾年後陳青楓主動請纓去做娛記,報社也放手任他去闖。陳青楓花費不少心思去找資源、尋找受訪者,最終也做得風生水起。而他也很懷念舊時的狀態:寫專欄的作者也好、記者也好,與電影界的明星可以成為真誠的朋友,不會胡亂爆料。「內容比較平淡,但是好處是大家彼此真誠」。

隨後,陳青楓相繼在《田豐日報》、《新晚報》、《香港商報》任職,日常也會在《大公報》、《文匯報》、《快報》等媒體寫文章、開專欄,傳媒事業一做就是四十多年,他也在四五十年間,見證香港傳媒的變遷。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陳青楓與劉德華  圖:《香港傳媒五十年》

舊時今日大不同

問及舊時今日報紙的變化,在報紙副刊工作多年的陳青楓首先想到的就是副刊內容的區別:「現在打開報紙,相信你很難見到有長篇連載小說的位置了。」

在五六十年代,讀者有買報紙追看長篇連載小說的習慣,每次花幾毫子拿一份報紙,獲得的是一份讓人滿足又繼續魂牽夢縈的快樂。金庸、梁羽生……這些武俠大家,最初作品的起步,都是由報紙開始。

因此,陳青楓也覺得所謂「雅文學」、「俗文學」之間,並不存在明確的分界:「有些搞純文學的人看不起在報紙寫稿的人,這是很大的錯誤。不少日後被奉上神壇的文學作品,最早源於報紙連載再出書。」他認為,如出現有心人將上一代的報紙連載、副刊內容梳理整合,會幫助大家重新審視香港的文學形態。「有很多真正的文學是在報紙副刊中誕生的」,他說。

而另一個明顯的區別在於,當年早午晚夜不同時間段,都有不同的報紙推出,一日買三四份報紙也不是奇怪的事,而不像如今,基本只有早報和晚報。陳青楓覺得造就當年報紙百花齊放的原因有二:一是當時娛樂少,二是交通不發達,人們在渡輪上的漫漫時光,就靠一張報紙消磨。

事實上,早在互聯網對報紙產生衝擊之前,電視就已經引走了一大部分原本習慣看文字的觀眾,畢竟更直接更生動。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圖:《香港傳媒五十年》

那紙媒會不會慢慢消亡?這個問題自互聯網被廣泛使用,已經被探討多年,陳青楓在書中也提出自己的看法。他的答案很清晰:不會,但報紙可能需要改變經營觀念,走免費派發但以量吸引廣告商的路線,至於收費報紙,則應該考慮走更加專業的路線,而非「樣樣有又樣樣冇」。

當年粗放的管理下也有不少令人忍俊不禁的小故事。記者為了省事也方便提問,找到受訪者後自稱「差人」騙人開門,晃晃手裡的證件,對方往往也不會細究,關上門還以為真是警察上門,誰知記者已經把信息記入腦中,回報社寫稿了。當然,這樣的情況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就已經慢慢消失了。

書中還提到很多未曾被大家注意過的細節:將文言、方言、語體文(白話文)匯合起來運用的「三及第」文體、文社潮、出特刊等,有興趣者,不妨閱讀全書,一一了解。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金庸的副刊五字真言  圖:《香港傳媒五十年》

給今時今日的傳媒人

時代在變化,傳媒行業如今的人工和辛苦程度,讓記者編輯的位置早就不再是年輕人眼中的香餑餑,近年來也總有認為傳媒從業人員質素每況愈下的批評。

在陳青楓看來,現在的記者反而更辛苦。他曾經見到行家一人身背四五部相機,肩負不同的「出征」,或者一天要跟好幾宗新聞,趕三四個場,而要求大家在專業上更「精」的同時,也要有隨時全能的準備,壓力很大。

但他也承認,舊時的記者編輯有充分的時間和經驗積澱,基礎扎實,文字自然流暢專業不出錯,如今相對過去,每個環節的積澱都不夠,整體對比難免不如以往。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陳青楓  圖:Soniel Pan

陳青楓強調,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做傳媒一定要有良心」,不要容易被人收買,也不要在不偏不倚的旗號下,做著又偏又倚的報導。「我相信現在新一代的傳媒人比我們那一代更加好,更加有自我發揮的機會,香港也始終都有給你做這件事的環境。」他說。

【字裡人】資深傳媒人陳青楓聊香港傳媒五十年

《香港傳媒五十年》

作者:陳青楓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年2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字裡人】一書一世界,一本一旅程,六位文化人的閱讀選擇

一書一世界,一本一旅程。在今年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我們邀請了六位嘉賓,包括作家、學者以及出版行業的從業者,為大家推薦他們的閱讀選擇。

2020-04-23 21:06

【字裡人】大逃港:三十年逃亡歷史與港人身份認同

原來在深圳這片土地上,還有一段被忽略了太久的歷史——「大逃港」的歷史。不遺餘力、滴水石穿,陳秉安開始對這段歷史的追尋,最終完成了《大逃港》。

2020-04-11 18:08

【字裡人】《被誤認的老照片》:用溫情與同情來看老照片

網上流傳一張民初四大才子的照片,其中一幅美男照非常百搭,似乎哪裡提到公子哥兒與富二代,都可看到這幀照片。相中人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2020-04-03 22:3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