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丁穎茵

收集博物館故事與思考的收藏家

【博物館想什麼?】如何與大眾面對疫情?

文:丁穎茵

博物館的難題

2020年標誌著美國憲法第19修正案正式生效百週年,婦女終於爭取到投票權,博物館策劃了連串展覽活動想像公民社會的未來。

2020年也是護士之母南丁格爾誕辰200週年,不少博物館有意從她對護理學的貢獻開展當代公共衛生課題的反思。

這一年,各地藝術館紛紛紀念文藝復興畫家拉斐爾逝世500年,書寫藝術家對後來者的影響,並且重新演譯古典美的當代意義。

【博物館想什麼?】如何與大眾面對疫情?

疫病來襲,與人區隔成為日常,博物館也迫得暫停開放。我們只得從網絡追蹤拉斐爾筆下的聖母與聖嬰,透過電腦屏幕尋求美與善的慰藉  圖:大都會博物館館藏

可是,一場橫掃全球的疫病擾亂了我們的生活秩序,上班族停工、學生停學、不少公共服務停擺,博物館也得配合抗疫政策,暫停對外開放。這當下社會運作幾近癱瘓、人人忐忑不安,博物館談公民社會、談護理學、談藝術欣賞又於世道人心有何裨益?何況,博物館必須緊急關閉,又如何與大眾共同面對停頓的世界?難道館方將館藏與展覽資料一一上載至網站或社交媒體,就可以稱聲業界於網絡世界如常營運?

網絡世界的延展

網絡科技的發展促成了Blog、Facebook、Wiki、Youtube、Instagram、Tweeter等資訊共享平台,也改變了博物館與公眾互動的形式。今時今日,博物館不但架設官方網站,也於活用不同網絡平台分享知識、儲存知識,甚至更推動公眾參與知識的創造與應用。體現著館方對歷史文化的承擔,博物館的網絡資源往往包羅館藏資訊、展覽介紹、教育活動、互動遊戲等,務求將博物館現場延展至網絡世界,促成了全年無休、廿四小時不間斷的文化體驗。

如架設於網絡的泰德藝廊(Tate Galleries)就像一座經年累積的資料庫,邀請觀眾重新想像日常生活、跟著藝術家玩創作,甚至參考前人的經驗摸索出自己的青雲路。網站不但細意劃分消閒、求知、玩樂與教材設計等各式各樣的需求,也以當代文化課題,如家的聚散、遷徙的期盼與失落、性別身份的省思與建構等,切入藝術意念與創作手法的討論。無論藝術新手、抑或專職用戶,人人也可以從其音樂播放清單、創意手作、藝術家訪談又或多媒體展演等資源,設計自己專屬的網絡藝遊。

疫病來襲之際,博物館就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繼續提供多元紛繁的網絡資源,鼓勵大眾處變不驚,投入藝術世界發揮創意、連結他人。事實上,Tate早已掌握其網絡遨遊之道——搜羅藝術作品的故事,也收集理解藝術的不同視點,發掘層出不窮的奇巧點子連結藝廊、藝術與社群。其網站可視為網絡汪洋的碼頭,而其Facebook與Tweeter卻是乘風破浪的快艇從碼頭取得補給再隨機而變,與網絡用戶一起激蕩出千姿萬態的創意浪花。面對疫情的陰霾,其社交平台不時分享與孤獨、恐懼相關的藏品資料,又鼓勵大眾以尋常用品創作出鼓舞人心的藝術,甚至邀請網友妝扮成藝術品玩轉自我形象、叩問我是誰。

【博物館想什麼?】如何與大眾面對疫情?

在泰德藝廊的Facebook平台,化妝師Wendy從Yinka Shonibare的作品「大英圖書館」(The British Library)汲取靈感,挪用書本所用的非洲紋飾妝點自己,訴說其家族遷移至英國的辛酸往事  圖:Facebook@Tate Collective

在這人人蒙面抗疫的當下,把酒言歡不再、親友相擁相抱不得,群聚共樂的活動也取消了。阿姆斯特丹的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不無傷感的指出,此刻大眾無法聚在一起欣賞藝術、也難以分享不同人對藝術的想像。為求打破自我隔離的拘礙,館方特意整理網站資源,以#rijksmuseumfromhome將藝術的故事帶入家居生活。這些資源回應了觀眾發掘館藏故事、認識館方幕後運作,又或以藝術文化消磨時間等需求。貼心的是,博物館無意掩飾異常工作狀態的困迫,反而由在家工作的策展人向觀眾介紹館藏,坦言異常生活的日常。聊聊幾分鐘的Youtube片段,有的策展人分享自己情有獨鍾的文物,投入藝術家的想像地域﹔也有人因應世情,與觀眾一起閱讀古舊地圖、歷史照片集、植物標物等,轉換視點重新發掘自己所處的環境。其實,博物館與我們一樣勉力維持毫不尋常的「日常」,而此刻我們需要的,不一定是什麼藝術經典、歷史常識。可是,博物館藉由網絡平台提供的教育及娛樂資訊,卻使得典藏緊緊扣連社會脈絡,發掘文化藝術的當代意義,與大眾一起思考眼前發生的種種。

時代的紀錄

身處於變幻的時代,我們無法何謂生活的常態,也難以明瞭感染全球的疫病將如何改寫我們的未來。然而,博物館館藏不但訴說著人類文明的高低起伏,也見證著世事的常與異常、變與不變。這些走過千百年光景的文物所蘊藏的經歷與知識,正好啟發人從五十年、一百年的歷史勢態反思自己的境況,尋找自己適意的生活。換言之,博物館的責任就在於,與大眾一起發掘館藏文物的故事,一起思考如何渡過非常生活的難關,如何順應世變而練就出更強韌的社群。有見及此,不少歷史博物館草擬應變收藏政策(rapid response collecting),邀請公眾紀錄自己、家人及社群如何面對公共衛生的危機,與他人分享其間的感悟與反思。

位於北愛爾蘭小鎮的Lisburn Museum策劃了名為「COVID 19與我」的社區文獻文物徵集活動,邀請大眾書寫此時此地的抗疫經驗,並且以攝影、繪畫與錄像等方式紀錄社區生活的轉變。究竟疫情如何影響社會上下的工作日程、生活喜好、人際交往方式、以至未來的願景?博物館不但旨在收集各式人等的經驗,也提議參與者從家族史、地區史又或世界史的角度追蹤流行病如何重塑生活的日常,從而思考社會如何回到「日常」、所謂「日常」又指什麼。有別於博物館慣常的收藏方式,社區徵集活動將大眾視為當代歷史的見證人,鼓勵人人自發書寫屬於自己的生活經歷。這些故事將個人生的點滴融會於時代的洪流,也將個體與社會情態相連結,促使人思考自身於社群的位置。博物館收集不同人的生命紀錄,也同時收錄不同的觀點與角度詮釋歷史多元紛繁的面相。隨著年月日的沉澱,社區的疫年紀事有助分析現象背後的政治角力、公共衛生的建置與文化轉向。

【博物館想什麼?】如何與大眾面對疫情?

紐約廉租公寓博物館一直公開徵集移民家庭的故事。因應疫情,館方特意收集安撫人心的「家傳之寶」,與人分享平凡又實在的抗疫心法  圖:廉租公寓博物館

博物館可謂掌管著社會集體記憶的公共機關,如何收藏、如何記取藏品的故事,也投射出館方的使命,及其如何實踐服務社群的承諾。如紐約廉租公寓博物館(Tenement Museum)向來以整理少數族群落根美國的歷史為己任。他們的疫症收藏策略也從移民家庭的經歷入手,徵集安撫人心的「家傳之寶」,分享平凡又實在的抗疫心法。我們往往想像家傳寶物必定價值連城,但是參與者念茲在茲的不過是老祖母精心調配的熱巧克力、兒時鄉間玩伴所繪製的生日卡、伴隨父親熬過生活起跌的盆栽……每一段回憶訴說著移民家庭適應新生活的歷程,也流露出面對困境的勇氣與強韌。此時此刻,博物館收集人與物的故事不但為我們、我們的下一代留下今日的所思所感,也促使大眾檢視家居珍藏的舊物、追問自己如何從過往的經驗看到未來的希望。

博物館的轉變

誰也不知道眼前的非常生活將如何維持、更難以預計我們如何應付疫病對文明體制的衝擊。不少策展人認為在這人人孤立自處、各國嚴守邊限的時刻,博物館不僅是辦展覽、搞活動的地方,更應該成為積極投入社區、服務社群的一份子。思考文化課題的本職以外,紐約現代藝術館向各家醫院捐贈口罩、手套等醫療物資,費城科學館—法蘭克林學院(Franklin Institute)則研發以3-D打印技術製作防護面罩,免費分發給醫護人員。聖地亞哥人類博物館(San Diego Museum of Man)更進一步反思館方如何與社群同行、而其服務的社群又是誰。他們下放決策權,向公眾徵集善用博物館資源、向社群提供協助的提案。其開明的管理方針得到公眾熱烈的回應,有人認為博物館大可撥出空間作為食物銀行的分發站、露宿者資源中心,又或防護設備製造場所。目前博物館正在研究各項建議是否切實可行,但其容納大眾參與籌劃正顯示館方於社會角色的轉變。

面對未來,博物館業界大都相信我們無法回復疫症未流行以前的日常,但他們卻認為眼前危機正好迫使人思考如何規劃未來的「新常態」。世界在變,我們也在轉變中,而博物館亦因應世情而調整其步伐。無論變與不變,我們必須問﹕在這全球人人休戚與共的年代,人類文明需要什麼?博物館透過分享、創作、收藏與思考做些什麼?此情此景我們又給後來者留下什麼?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Esther Wang

編輯推薦

【博物館想什麼?】如何解拆肖像藝術的偏見?

礙於時代所限,肖像藝術館所收藏的作品,大多歌頌達官貴人富人紅人偉人的事蹟,卻看不見窮人工人邊緣人少數族裔與平凡人的身影。

2020-04-15 11:11

【博物館想什麼?】收藏河井寬次郎的日常物及生活美學

斯人已逝,其人其事永遠停留於20世紀。但陶藝傳統延綿不斷,河井寬次郎留下的藝術之火總會燃燒著,隨時給墮入迷霧的後來者點起希望之光。

2020-03-19 13:41

【博物館想什麼?】憶「文盲」藝術家Traylor與他的黑暗時代

博物館是社會的記憶銀行。然而,政治操弄、社會好尚與學術盲點,莫不左右著博物館的抉擇,以至其有意無意抹去某些人與事的蹤跡。博物館如何彌補偏頗﹖重拾失落的回憶﹖

2020-02-25 15:5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