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司馬遷的Gap Year:不只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

文:宋怡慧

司馬遷(前一四五或前一三五~前八七?),字子長,西漢夏陽(今陝西韓城,一說山西河津)人,他的嘔心瀝血之作《史記》,被魯迅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司馬遷是典型「生前低調,死後出名」的歷史名人。無聲的他,在喧囂嘈雜的歲月,堅持守護「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的人生哲學,後人頌揚的史聖,到底是用什麼心情寫下中國綿亙三千年的歷史大作?

司馬遷的Gap Year:不只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

  圖:VCG

逐利紛亂的俗世,司馬遷堅持高潔的情操,面對宮刑的恥辱,仍一筆一墨地寫下他心中的真英雄――伯夷、叔齊的身影;屈原、孔丘、荊軻的氣度。司馬遷把自己的心境也投射到書寫中,這些令人激昂的豪傑,都有司馬遷執著寧謐、堅忍不拔的影子。

司馬遷每受一次的屈辱,就有人勸他放棄吧,放棄吧。他仍然挺直了腰桿,站好了位置,為了實現自己生命的價值,不顧他人譏諷嘲笑,始終真心不渝地守著他對父親的承諾。傾盡所有,只想寫完一本書, 即便失去一切,就是要寫完《史記》,這個人很傻,卻傻得讓人想奔向前擁抱,一個知識分子最動人的傻勁,卻引起無數人內心鏗然的共鳴。

       

司馬遷的師傅都很牛逼

司馬遷第一個學習的師傅就是爸爸司馬談,這個在長安做太史令的史官,是一個聲名遠播的大學問家,不僅常置身在當時的國家圖書館中,閱讀大量的古籍,自家藏書更是汗牛充棟。

司馬家族從周代就開始擔任史官工作,如何當個好的史官,可謂是世代傳承的使命。司馬談曾受教於三大名師「學天官於唐都,受《易》於楊何,習道論於黃子」,因此,天象觀測與曆法、周易、道莊都難不倒他。司馬談博學多聞、熱愛學習,展現對史官具有高度的工作熱忱。太史令不治民,這個看似無實權的職位,卻是掌管國家典籍和天文曆法的官員,更是保存國家文化與史實最重要的關鍵人物。司馬遷從小在父親的家學薰陶下,史官完美的形象烙印在司馬遷心底。

司馬遷的Gap Year:不只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

 圖:VCG

父親是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說起民間傳聞,更是觸動司馬遷對文學、史學的求知欲。年少的他,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常常把自己聽到的傳聞,說給鄉里同伴聽,充滿歷史況味的神祕故事,都讓同行者聽得津津有味、欲罷不能。

司馬談有投資家的眼光,他立志要寫出一本跨世代的史書,因此,除了靠自己力挺,還要有計畫、有目標地栽培自己的兒子。他思想先進也時髦,早有培養出接班人的念頭,他請來當時最牛逼的名儒孔安國、董仲舒,讓兩位名聲響噹噹的大師教司馬遷做學問。兩位先生人品高、學問好,孔安國開創古文經學,董仲舒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三綱五常」,是漢代文壇巨擘。孔安國為司馬遷打下古文寫作的基石,董仲舒教導司馬遷《春秋》的內蘊,不僅讓司馬遷開展知識的眼界,更帶給司馬遷端正思想與君子人格的奠基。司馬談栽培兒子的用心良苦,不只傳遞公正耿直、眼光精準的身教,也期待未來兒子能克紹箕裘,繼承史官之業。

司馬遷的Gap Year:不只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

董仲舒(前192年-前104年)  圖:Wikimedia Commons

最早的「Gap Year」青年壯遊行

司馬談對司馬遷的史觀養成記,不只要他讀萬卷書也要他行萬里路。父親知道,要讓司馬遷成為中國歷史上無人能比擬的史官,對他的教養就要不一樣。身為高階史官後代,司馬談先讓司馬遷實現「Gap Year壯遊」。一個人對世界的了解,無非有兩個來源:一個是直接經驗,一個是間接經驗。讀書是讓他理解世界的樣貌,因此,司馬遷年十歲就能背誦古書,透過讀書長期累積豐富的知識,無論是《春秋》、《尚書》、《左傳》、《國語》等,都是他琅琅上口的,但要成為出類拔萃的太史令,只有間接經驗仍無法撐起司馬遷史家的高度與亮度。

如何讓司馬遷獲取直接經驗?最快的方式,就是讓他去壯遊天下。司馬談送給弱冠之年司馬遷的生日禮物,就是讓他真實地大江南北走一回。他告訴司馬遷,你不只要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從遊歷的過程獲取當地人口口相傳的故事,最重要的是,驗證書中知識的真偽。哥的「背包客Online」不是到風景景點自拍上傳,炫富討讚數,他所遊歷的足跡,都是他完成史記的素材,哥用心觀察歷史留下的可考細節、認識大人物的後代子孫,找到更足以採信的史實,邊走邊了解當地的風土民情,結交不少民間友人,接觸廣大庶民的經濟生活,體會到社會百姓的思想、感情、想望,對未來自己完成史記有極大的幫助。

司馬遷的Gap Year:不只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

 圖:VCG

司馬談要司馬遷透過「Gap Year」的經歷,真正體會一個史官的價值,從壯遊中自我追尋,也找到寫史的意義,哥不只沒有浪費闊氣爸爸給錢的信任,他「三十而南遊江、淮,上會稽,探禹穴,闚九嶷,浮於沅、湘;北涉汶、泗,講業齊魯之都,觀孔子之遺風,鄉射鄒嶧;戹困鄱、薛、彭城,過梁、楚以歸」。意思是:司馬遷成年儀式是全國走一回,繞一遍的深度之旅,不只是南游江淮地區,還登會稽山,甚至探察禹穴,也觀覽九嶷山,泛舟於沅水、湘水之上;接著,北渡汶水、泗水,在齊、魯兩地的都會研究學問,並為了考察孔子的遺風,在鄒縣、嶧山行鄉射之禮;他走歷於鄱、薛、彭城時,遭逢苦難試煉,經過梁、楚之地,最後回到家鄉。

這次gap year 的生活,讓他在孔子家鄉鄒魯尋找素王留下的遺蹟,明白平民教育改革的意義,也在汩羅江邊緬懷屈原為國為家愁悶的真摯情感,以及不被重用的憂鬱,更在楚漢相爭的古戰場憑弔英雄豪傑,如今多是黃土一培,抑或是無人聞問的灰飛湮滅;到姑蘇眺望范蠡泛舟的五湖風光;到淮陰訪查韓信的發跡故事;到豐沛探查劉邦、蕭何的故鄉,探看一代英雄的發跡;到楚地訪看春申君的宮殿遺址,春秋公子養世的風範充於胸臆;到薛地考察孟嘗君的封邑,多少人生起伏都在念頭之間︙︙前人留下的點點滴滴,在遍布的足踏中,他明白孔子說的,史官重於史德,如何還原歷史真實,如何給予賢士一個定位,都是自己未來寫史的核心價值。

這次的出走,促使司馬遷大量積累知識,開拓視野胸襟,更看出司馬談對兒子成為一代史官的培育不只是用盡心力,也是下了重資血本的育史計畫。

         

——————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國學潮人誌,古人超有料》

司馬遷的Gap Year:不只玩得有深度,還要帶回寫史的任務

《國學潮人誌,古人超有料》

作者:宋怡慧

出版社:麥田出版

出版時間:2020年4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歷史筆記】《史記》只是司馬遷的發憤之作?

司馬遷對於記錄史實,非常嚴謹。非根據古書,即根據訪問,從未隨便紀一事,傳一人。

2020-04-27 11:19

【歷史筆記】秦王朝,東方世界的開拓者

當秦王朝的亞洲東部遼闊的土地上建立起一個強大的封建專制主義國家的時候,世界上最大多數的人民還是生活在歷史上的野蠻時代。

2020-04-20 16:40

【論三國人物】魯肅的早年生涯

青年時代,魯肅是一名遊俠,也是一名傳奇性的人物。

2020-04-21 16:3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