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

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

【好聲行】等一個人放屁

文:陳子謙

失明詩人周雲蓬有一首精彩的短詩,叫做〈寂靜降臨〉,寫「我們正說着房子、酒和演出」,寂靜驟降,「像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他們或許只是恰巧把想說的都說完了,或許是話題觸及了難以言說的隱痛,就這樣毫無先兆而意味深長地,靜了。大家都那樣小心翼翼的,不去打破寂靜,「怕/一丁點聲音會引起雪崩」。然而這令人顫慄的無聲極景畢竟不宜久留,一個屁帶來了拯救︰「座中有人放了個屁/大家笑起來被打回現在/誰也不提剛才發生了什麼」。笑鬧和寂靜之間,哪個世界更加親密,誰知道。

一個屁就可以扭轉氣氛,我倒是清楚極了。誰沒試過在嚴肅的場合裡,肚子作亂,一個屁橫空出世?如果你還算健康,總可以控制括約肌的鬆緊,讓氣流慢慢釋出,令屁聲不那麼嚇人,可惜縱是頂尖的管樂手也總會失手。其中臭屁和響屁,各有尷尬。臭屁往往餘香不絕,而且令人想到大便,難免比較噁心,但勝在源頭不明,方便推卸責任。你可以若無其事,可以借曖昧的視線嫁禍友好,又或者坦白承認,然後把話題昇華成腸胃養生。放響屁的就別想抵賴了,它早就洩露了屁股的位置,還好氣聲通常一瞬即過,長痛不如短痛。至於既響又臭的……你還是認命吧。

港產片流行過屎尿屁的笑話,《審死官》中的何大人放了一個響屁,飾演狀師的周星馳便藉詞為孩子換屎片,拖延時間。八府巡按剛開口斥責胡鬧,山西布政司卻又接力放了一個響屁,於是全場指着無辜的何大人高喊︰「又是你!」怪了,他明明和放響屁的真兇相隔老遠,然而人人搞錯,看來古人的聽力尚待進化。說真的,現在我不怎麼喜歡這類笑話(就像我不太喜歡放屁),但這都是深刻的童年觀影記憶。拿掉它,就像一個人拿掉了屁股。

放屁的擬聲詞,在香港是「呠呠」,在海外則是「噗噗」,用家可按響屁的長度把疊字無限拉長。兩種擬聲詞都突出了猛地噴氣的聲效,不能說不像。有少女直播美妝影片時,被五歲弟弟連串響屁打斷了,她嚇得在鏡頭前張大了嘴。而那句管樂,聽起來就像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好一個驚奇的尾音!)不過,呠呠也好,噗噗也好,我都嫌顆粒感太重了,無法勾勒某些高低抑揚的長句短句。氣流的疏密、鬆緊令屁聲千變萬化,有的就像吹不準的小號,有的更像短命的蚊子。

聽到朋友別具風格的屁聲,你可以選擇的反應不多,總不能鼓掌大喊bravo吧。《天龍八部》中的星宿派弟子為了討好掌門,他一放屁(可惜作者金庸沒有交代響不響),他們就大聲吸,小聲呼──那可是最含蓄而浮誇的讚美了。現實裡,中年人或會厚道地裝傻,少年人往往真誠地一起恥笑。多年後想起,說不定你還會噗哧失笑,嘻嘻,就像一個忍不住的屁。

【好聲行】等一個人放屁

Who Farted? 書影  圖:資料圖片

視頻:Youtube-周煌翔

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好聲行】是校歌呀,哈利(上)

唱校歌,誰沒試過夾口型?當所有嘴巴默默張合,大家似乎找到了更深的默契。

2020-03-09 10:22

【好聲行】李白的emoji

一些慷慨的教師願意在鏡頭前露面,學生便樂了,抓住轉瞬即逝的特寫怪臉,晾在社交平台獻世。顏值低調如我者,寧願裝作電台主播,任簡報流過。

2020-03-02 11:01

【好聲行】半張臉的腹語

口罩太小,嘴巴的動作大一點也會頂到,你漸漸刪減了口罩外內的表情,用最小的臉部動作來說話。

2020-02-07 14:2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