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錢樸

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

文:錢樸

1905年1月,俄國日本如狼似虎在旅順大戰,完全漠視清廷主權,加上鄒容之死,另一位愛國留日學生陳天華在東京自絕,留下《警世鐘》作遺言,引發愛國青年熱血沸騰,1878年生,不是現時當紅武打明星的那位吳樾,是反應最激烈的一位,誓要北上刺殺清政府中滿族少壯派領袖鐵良。

吳樾出身清寒,好古文,嚮往俠風,族人吳汝輪,時任京師大學堂總教習,推薦他入直隸高等學堂,接受新式教育,卻不知道吳樾已經秘密加人「北方暗殺團」。1905年7月,他在安徽與另外兩個剪掉辮子年輕人陳獨秀、趙聲,密謀狙擊行動。趙聲搶着要北上,吳樾問:「捨生一拚與艱難締造,孰為易?」趙聲答:「自然是前者易,而後者難」。吳說:「然則,我為易,留其難」。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

吳樾  圖:Wikimedia Commons

吳樾到北京後改變暗殺對像,由一人變五人。事緣清國因危機感迫使開明派發憤圖強,竟也回應《革命軍》當中一些訴求,推出以前難以想像措施,先廢科舉,後更計劃派五大臣出洋考察各國政治以實行君主立憲,建立共和政體。在革命黨眼中,君主立憲一旦成功,清國便可延續,革命再無合理性。吳樾在京時,適逢五大臣將動身出國,吳樾便圖暗殺五人以壯革命氣勢。

吳樾又選了兩個好友張榕、孫岳,作他掩護和助手,又從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的暗殺團長楊篤生取得撞針式炸彈。在等待五大臣來火車站的日子,吳樾在客棧寫下《暗殺時代》,指革命年代往往從暗殺年代進化而來。暗殺喚起革命,即便身死,也是引發革命狂飆的一粒火種,「予願死後,化一我為千萬我,前者不而後者繼,不殺不休,不盡不止,則子之死為有濟也!」又寫給未婚妻,又與堂姐介紹認識的女俠秋瑾,又寫好了遺囑,還寫萬言《意見書》。暗殺前夜,他與張榕、孫岳等設宴招待各方友人,席間慷慨悲歌,言談出格,發壯士悲慟之慨,有人不解,問這酒是為甚麼而喝,三人笑而不答,淒然淚下。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

《革命軍》  圖:資料圖片

1905年9月24日吳樾扮僕役混入隊伍進入車站,上了第四列車。張榕被擠隔在月台。吳樾試圖進入五大臣包廂時,被衛兵攔下,他衝前,舉炸彈正要擲向五大臣時,火車鳴笛開動,因慣性引起震動,震落炸彈,瞬間引爆,炸出車廂頂大洞,硝煙中,飛濺鮮血、斷肢落下。吳樾與衛兵軀幹七零八落,員警把尚可辨認的吳樾頭用藥水封存,拍成照片,讓人辨認。身份大白後,經辦人順藤摸瓜,找到了吳樾等三人曾入住客棧,拘捕好多無辜者。為吳樾擔保人的金壽民,是保定蓮池書院講習,受牽連入獄。張容被追蹤就擒。五大臣輕傷或無傷。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

五大臣出洋  圖:資料圖片

暗殺年代暗殺十居其九以失敗告終,皆源於暗殺方法失效及執行失當。

1904年革命黨人何海樵從日本帶了六個殺手,潛入北京準備行刺慈禧,但等到經費用完也沒下手的機會,不得已解散。

萬福華,1904年從好友劉師培那裡借來一把手槍。他在上海英租界四馬路的金穀香菜館,行刺前廣西巡撫王之春,扣板機時不聞槍響,原來手槍撞針壞了。萬被捕判監十年。

吳樾本來想刺的是清廷少壯派領袖鐵良,搜刮財富,仇視漢人,禁留日生學軍事,克制漢軍。湖北革命黨人王漢不值其所為,早在吳樾入京前,趁其外巡返京途中槍殺之,但因缺乏訓練,舉槍對準鐵良時,竟然連發不中,逃亡中投井自殺。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

鐵良  圖:Wikimedia Commons

1907年徐錫麟捐官赴安慶任巡警學堂會辦,近距離槍殺提拔他的巡撫恩銘後,率領學生軍起義,攻佔軍械所,但未懂使用大炮,失敗被捕處死。秋瑾編制光復軍制,商定地方起義及攻略路線,本要呼應安慶起義,但處處失利,更因被洩是徐錫麟同謀而被處死。

何海樵刺慈禧失敗後南下上海英租界發展江浙愛國人士成立暗殺團,1904年成立「軍國民教育暗殺團」,入會式要宰一雞,瀝血於誓言,紙和雞血於酒而飲,跪而宣誓,比起「支那暗殺團」富有中國風。骨幹人物有楊篤生、黃興、趙聲、徐錫麟、秋瑾、章士釗、陳獨秀、蔡元培等。箇中人物熱衷研究高效暗殺方法及訓練暗殺技術。

【讀史驚奇】暗殺年代

蔡元培  圖:Wikimedia Commons

蔡元培最先選擇毒藥,因毒藥易製、攜帶方便、殺人無聲無味。蔡元培不懂調製毒藥,便吸收愛國女校的化學教師鍾憲鬯、俞子夷進暗殺團,向上海唯一的科學儀器館購置原料。為了試驗氰酸藥效曾請校工灌貓幾滴,即死。但蔡以為藥水不如固體粉末佳,於是又購外文藥物學、生藥學書籍,繼續研製。他又想到以催眠術輔助執行,請人翻譯了有關的外文書。研發出體積小、威力大的炸藥後,天天一起練投炸彈。他提出以女子去實施比男子成功機會大,因此特別注重女校化學課的講授,推行STEM,物色對象培養暗殺種子。的確是大學者本色,有一手資料寫《暗殺博物學》。

_________

錢樸,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責編:LQ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讀史驚奇】前暗殺年代

《革命軍》由當時鴻儒章太炎作序,被當時《蘇報》主筆章士釗力薦,。短短數月,行銷上百萬冊,一向被認為不夠客觀的小報,突然公信力大增,舉國矚目。

2020-03-25 12:45

【讀史驚奇】作人新村與紅荔山莊

周作人1918年在《新青年》撰文推介武者小路實篤宣揚反戰及人道主義劇作《一個青年的夢》,魯迅翌年譯出,同年又訂購《新村》,武者小路實篤收到訂單即在雜誌發文「一位支那人,從支那訂閱《新村》,這使我們愉快...

2020-03-10 11:37

【讀史驚奇】安那其一定要讀巴金

巴金無政府主義者的身份,經常被有意忽略,一如馮至否認自己是唯心主義浪漫派。

2020-03-04 10:1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