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梁偉基

自小喜歡在歷史世界四處遊蕩的旅人

【歷史行旅】「靖康恥,猶未雪」:宋高宗堅持跟金朝議和之謎

文:梁偉基

《射鵰英雄傳》第一回〈風雪驚變〉有這樣一段情節:「楊鐵心想到妻子有了身孕,笑吟吟的合不攏口來,心想:『這位道長會做詩,那是文武雙全了。』說道:『郭大嫂也懷了孩子,就煩道長給取兩個名字好麼?』丘處機微一沉吟,說道:『郭大哥的孩子就叫郭靖,楊二哥的孩子叫楊康,不論男女,都可用這兩個名字。』郭嘯天道:『好,道長的意思是叫他們不忘靖康之恥、要記得二帝被虜之辱。』」

這部經典武俠小說以「靖康之恥」拉開了序幕,北宋(960–1127)卻以「靖康之恥」退出了歷史舞台。

這段宋人永遠不能忘記的國仇家恨,要從1100年開始講起。這一年,北宋第七位皇帝宋哲宗(1077–1100,1085–1100在位)駕崩。因為他沒有子嗣,所以由其弟端王趙佶入繼大統,他就是有「青樓天子」之稱的宋徽宗(1082–1135,1101–1125在位)。講起宋徽宗,大家對他的印象總是離不開書畫和道教,尤其是其自創的「瘦金體」堪稱絕藝。今天我們常用的「仿宋體」就是脫胎自這種字體。後世對他的評價是藝術修養極高,治國卻是一塌糊塗,甚至認為他「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耳」!他在位二十多年,真的是只顧享樂而無所作為?

【歷史行旅】「靖康恥,猶未雪」:宋高宗堅持跟金朝議和之謎

宋徽宗書欲借風霜二詩帖  圖:Wikimedia Commons

事實上,宋徽宗並沒有忘記宋太祖(927–976,960–976在位)「幽燕未定,何謂一統」的遺訓,也沒有忘記宋太宗(939–997,976–997在位)歲歲必發的箭傷,並繼承了宋神宗(1048–1085,1067–1085在位)以來「拓邊西北」的國策,以收復燕雲十六州為己任。他深明要「制服遼朝,收復幽燕」,便先要「制服西夏,收復河湟」,於是發動了對西夏的戰事,在成功收復鄯州(今青海樂都)、湟州(今青海樂都南)及洮州(今甘肅臨潭)、全面控制橫山地區後,便劍指遼朝。1113年,女真族領袖完顏阿骨打(金太祖/1068–1123,1115–1123在位)起兵反遼,佔領了遼朝大半土地。這時候,宋徽宗認為「制服遼朝」的時機已到,遂派遣使節跟完顏阿骨打商議夾擊遼朝,最終雙方結成同盟。

【歷史行旅】「靖康恥,猶未雪」:宋高宗堅持跟金朝議和之謎

宋徽宗畫像  圖:Wikimedia Commons

1122年,金軍攻陷遼朝中京(今內蒙古赤峰寧城縣),宋軍卻進攻遼朝燕京(今北京)不利。儘管宋軍最終攻陷燕京,卻在遼軍內外夾擊下,被逼撤出燕京。北宋唯有求助金朝,但金朝要北宋每年付他們一百萬貫「燕京代稅錢」,才肯交還燕京,北宋無奈接受,並將燕京改名為燕山府。1125年,金朝以北宋招納其叛將張覺(?–1123)出兵攻打燕山府,並長驅南下。宋徽宗嚇得將皇位傳給兒子趙桓(宋欽宗/1100-1161,1126–1127在位),然後逃往江南。宋欽宗派遣康王趙構(宋高宗/1107–1187,1127–1162在位)跟金軍談判,成功讓金軍撤兵。可是,北宋在是否割讓三鎮予金朝的問題上爭論不休,引來了金軍第二次進攻。這次金軍攻陷汴京(今河南開封),除了在城內燒殺搶掠外,更俘虜了宋徽宗父子以及大批皇族、妃嬪、朝臣及百姓等共三千餘人,並將他們押回金朝。這一年是靖康二年(1127)。

【歷史行旅】「靖康恥,猶未雪」:宋高宗堅持跟金朝議和之謎

宋欽宗畫像  圖:Wikimedia Commons

當金軍第二次進攻汴京時,宋高宗剛巧出使在外,避過了被金軍俘虜的命運。他在臣民擁護下在應天府(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陽區商丘古城)繼承皇位,建立南宋(1127–1279)。他馬上要面對一個重大的抉擇:是抗戰到底以報不共戴天之仇,還是忍辱議和以保住南方半壁河山?宋高宗最終選擇了後者。

1141年,宋金兩國達成和議,在南宋「世世子孫,謹守臣節」的承諾下,金朝冊立宋高宗為皇帝,「國號宋,世服臣職,永為屏翰」。也就是說,南宋向金朝稱臣,成為金朝的從屬國。為甚麼宋高宗要屈膝向金朝稱臣,是貪生怕死還是有其他原因?和議成事前,他曾經跟群臣表示:「朕有天下,而養不及親。徽宗既無及矣。太后年踰六十,日夜痛心。」他非常想念並希望接回被金軍俘虜的生母韋太后(1080–1159),若金朝願意釋放她回南宋,他不惜屈膝以求和。那麼,宋高宗是因為要盡孝,所以不惜代價跟金朝議和。這套說辭反映出宋高宗過人的政治智慧,一方面美化自己的求和行徑,另一方面以「盡孝」令群臣沒有反對和議的餘地。然而,宋高宗更在意的似乎是宋欽宗,因為宋欽宗在個人利害關係上威脅到自己的皇位、在國家利害關係上威脅到南宋的合法性。金朝先後擁立的兩個傀儡政權:楚和齊,對宋高宗來說毫無威脅性可言,可以亂臣賊子的罪名加以討伐。假如金朝擁立的不是張邦昌(1081–1127)、劉豫(1073–1146)此等投靠金人的叛臣而是宋欽宗,難道宋高宗可以等同視之?如果這樣的話,宋高宗就真的變成亂臣賊子了。宋高宗的擔憂並非沒有根據。李大諒的《征蒙記》記載金朝的完顏宗弼(?–1148)曾經告誡左右說,如果有朝一日「宋若敗盟,推賢用眾,大舉北來」,你們就「遣天水郡王安坐汴京。其禮無有弟與兄爭,如尚悖心,可輔天水郡王,併力破敵」。「天水郡王」就是宋欽宗。可見金朝絕對有可能將宋欽宗作為牽制宋高宗的棋子。所以宋高宗堅持要跟金朝議和的原因,就是要爭取金朝承認南宋的合法地位,只要金朝承認南宋,姑勿論是平等的或是不平等的關係,金朝便沒有擁立宋欽宗的合理性了。

【歷史行旅】「靖康恥,猶未雪」:宋高宗堅持跟金朝議和之謎

宋高宗畫像  圖:Wikimedia Commons

一直以來,我們皆認定宋欽宗之所以不獲釋放,是因為宋高宗害怕哥哥回國後自己的皇位不保。但是,對宋高宗來說,將宋欽宗放在自己身邊總比放在自己敵人身邊自身安全得多,加上宋高宗已統治南宋十多年,根基非常穩固,作為亡國之君的宋欽宗根本沒有能力挑戰宋高宗的皇位了。那麼,是否有可能是宋高宗曾經爭取,但金朝堅持不肯放人,將宋欽宗作為架在宋高宗脖子上的一把利刃?

延伸資料:

陶晉生:《宋代外交史》,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2020年。

曾瑞龍:《拓邊西北:北宋中後期對夏戰爭研究》,香港:中華書局,2006年;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年;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9年。

郭建龍:《汴京之圍:北宋末年的外交、戰爭和人》,北京:天地出版社,2019年;臺北:啟動文化,2020年。

〔日〕寺地遵著,劉靜貞、李今芸譯:《南宋初期政治史研究》,新莊:稻禾出版社,1995年;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6年。

________

梁偉基,自小喜歡在歷史世界四處遊蕩的旅人。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歷史行旅】從推古改革到大化革新:一場移植唐朝文化的實驗

大化革新的內容涉及政治、經濟、社會、土地、稅收、文化及法律等不同制度,是一場全面性的改革運動。

2020-03-19 10:17

【歷史行旅】渤海國:一個充滿想像的神秘國度

渤海國是個曾經存在的國家,共有15位國王,國祚長達229年。713年,唐朝政府冊封大祚榮為左驍衛大將軍、渤海郡王,以其統治的地區為忽汗州,加授忽汗州都督,從此便以「渤海」為國號。

2020-03-11 10:50

【歷史行旅】靈州之戰:壓倒西夏王朝的最後一根稻草

西夏這樣一個僻處西北、土地不大、人口不多、資源匱乏的地方政權,竟然可以接連擊敗兩個大國,逼迫他們坐在談判桌上,以至形成一個近乎三國鼎立的局面。

2020-03-05 11:5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