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文:胡輝

霍去病到舅舅府上的第二年,即元朔元年(前一二八年),衛青第二次奉旨率部迎擊匈奴,兵出雁門。這一次,衛青再次展現了無與倫比的軍事天賦,與匈奴甫一交手,便斬下千餘首級,大勝回朝。

朝堂上下,對衛青盡皆稱頌。

公孫敖也將消息告知霍去病。

霍去病聽完了公孫敖的講述,並未十分激動,而只是問了一句:「我舅舅此次率軍多少?」

「三萬精銳騎兵。」公孫敖回答。

「三萬騎兵,只殺敵一千,我覺得舅舅還可以多殺十倍匈奴!」公孫敖聞言,不禁震驚,說道:「去病,你不知道匈奴的騎兵有多厲害。你舅舅能將匈奴擊敗,已經是前無古人的戰績了。你知道當年秦始皇手下的大將蒙恬嗎?」

霍去病答道:「我自然知道,他奉命率三十萬大軍北擊匈奴,最後只能在黃河以南設縣,不算有本事之人。」

公孫敖聞言,眼睛都瞪圓了,說道:「蒙恬當年威震邊關,匈奴也不敢南侵啊。」

霍去病嘴角一撇,頭向上仰,說道:「如果我是蒙恬,手下有三十萬大軍的話,我會將匈奴殺得片甲不留!」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圖:電視劇《霍去病》(2018)

公孫敖與霍去病相處得久了,倒是聽慣了他的驚人之語,此刻不驚反笑,說道:「等你和匈奴人真正交鋒的那一天,你才會知道對方有多強悍。」

霍去病聽出公孫敖不相信自己,鄭重說道:「當年勾踐裹甲征吳,西楚霸王破釜沉舟,那時他們手下有多少兵士?對方又是多少兵士?」

公孫敖訝然說道:「去病,那可是歷史上以少勝多的罕見戰役啊。」

「我知道罕見,」霍去病說道:「可畢竟有人做到了。以後我也一樣能做到,甚至超越他們。」

公孫敖凝視霍去病片刻,忽然笑起來說:「去病,你有大志,公孫叔叔真是喜歡,怪不得你舅舅也那麼喜歡你。」

霍去病笑了起來,說道:「公孫叔叔,其實你說的我都知道,除了舅舅,也沒有人值得我崇拜。」他剛說完這句話,忽覺不妥,臉上漲紅了,又補充一句:「我也喜歡公孫叔叔。」

喜歡畢竟不是崇拜。公孫敖哈哈大笑,說道:「去病,公孫叔叔只打過敗仗,還能被你喜歡,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霍去病不好意思地笑笑,說道:「今天我們繼續比箭,昨天輸了三箭,今天我要贏回來。」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圖:視覺中國

對衛氏一門的所有人來說,元朔元年是極為重要的一年。

衛青第二次擊敗匈奴尚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衛子夫終於誕下了整個國家翹首以盼的皇長子。

武帝十六歲登基,迄今已過去十三年。不論對武帝還是對整個國家,天子是否有繼承者,是比戰勝匈奴更為重要的大事。帝祚綿延、順承有序,才能緩解天下子民的焦慮。

天下狂歡之際,武帝為皇長子取名劉據,冊封衛子夫為皇后,大赦天下。

官封車騎將軍的關內侯衛青兩敗匈奴,已深得武帝之寵,其姊衛子夫誕下皇長子,登上皇后寶座。衛氏一門,在短時間內登上他人畢生也難以抵達的權力高峰。

就連年少的霍去病,也有了皇長子表兄的耀眼身份。

衛青的府邸開始人頭攢動,朝廷大員絡繹不絕地拜見關內侯,也順便奉承霍去病。

衛青不適應這樣的恭維,尚未成年的霍去病更不適應。後來,只要有客登門,霍去病便與公孫敖至後院練武。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圖:視覺中國

總在府中,不足以開闊視野,衛青和公孫敖開始帶些侍從,與霍去病前往長安外的少華山、太白山、驪山、終南山等地練習武藝。

群山連綿,霍去病登高望遠,心中起伏。是的,眼前所見,便是綿亙不絕的大漢江山。將來他也要像舅舅一樣,保衛大漢江山,不許匈奴人侵入。他下定決心,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要像舅舅那樣名揚天下。

衛青此時已告知霍去病其身世。他的生父叫霍仲孺,和衛少兒是在平陽相識,那時衛青和衛子夫也還在平陽侯府當騎奴和歌女,他們姊弟仨還經常見面。衛青記得非常清楚,霍仲孺離開衛少兒母子時,霍去病剛過完兩歲生日。正是那一年,衛子夫入宮,衛青也前往建章宮當差。霍去病也不再為此事糾結,他的天地已經廣闊許多。他不僅操練兵事,又經常把軍士分為兩組,後逐漸增加軍士,每次分為數組佈陣時,霍去病都會認真思考自己應如何指揮,飛快地從中領悟兵法之道。

眼見霍去病進步飛速,衛青心中喜悅,不時給予鼓勵。

很快,一年時間過去了。衛青知道,若再拘泥於府邸和這幾處山巒,外甥的本領很難再更進一步了。

下一步該如何安排?讓外甥隨軍嗎?他還太小了。尤其是,霍去病天賦雖異於常人,但若將他帶往軍中,難免會有人以為他徇私提拔親屬。

他忽然想起了建章宮。

那裡的期門軍是當今皇上劉徹一手親建,是真正行軍佈陣的練習之所,也是真正的錘煉勇士之處。

衛青迅速做出了決定。

是年,正逢衛青擊敗匈奴白羊王與樓煩王,收復河朔,被加封為長平侯,皇上詔令設朔方郡(今內蒙古鄂爾多斯),命蘇建修朔方城,徙民十萬。

衛青已預料到,匈奴不甘失敗,必騷擾朔方,培養新生將領已迫在眉睫。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漢武帝劉徹  圖:Wikimeida Commons

再者,公孫敖兩年前兵敗,貶為庶人,衛青也盼他能東山再起,唯一的可能便是待來日大戰,重立軍功,自能再得武帝歡心。

想到這裡,衛青決定將公孫敖與霍去病都帶往建章宮。

聽到這樣的安排,公孫敖和霍去病都很高興。公孫敖早盼能得再起之機,霍去病則渴望另一片更開闊的天空。

沒有哪隻幼鷹,不渴望展開翅膀迎風翱翔。

尤其,建章宮是舅舅的起步之地,舅舅走過的每一個地方,無不令霍去病心馳神往。更令他激動的是,舅舅帶他到建章宮前就答應他,待他年滿十八,便帶他上陣殺敵。

武帝對騎兵的經營極為重視。自高祖以來,從未有哪位先帝戰勝過匈奴,核心原因便是漢朝騎兵不強。大漢立國之初的窘境,還讓人記憶猶新,馬匹的缺少竟使貴為天子的劉邦也找不出四匹顏色相同的馬,連韓信、蕭何這樣的將相坐車也只能以牛代馬拉車。如今漢朝已歷數代,國勢大增,但騎兵仍然缺乏。是故,武帝很是下了一番心血。

到建章宮後,霍去病和公孫敖都有如魚得水之感。二人箭法、騎術俱是驚人。期門軍人都知公孫敖騎郎出身,若不是兵敗代郡,恐怕已登侯位。他雖吃過敗仗,但畢竟是與匈奴面對面交鋒之人,無人敢輕看。倒是霍去病,雖人高馬大,但終究是少年。初至期門軍時,很多人以為他不過是倚仗舅舅權勢而來。不料,短短幾天,霍去病的精湛騎術及箭法便令所有人刮目相看。沒有哪處障礙,能阻攔霍去病胯下的馬匹;整壺羽箭,箭箭中的。

建章宮的每一項訓練都極為嚴格。這裡的環境和衛青府邸大不相同。在衛青府邸,只有他和公孫敖兩人,一傳一學,即便在山中,人數終究有限。此刻是數百人同時出馬,霍去病的激情被宏大的場面喚起,他不僅在各種攻防演練中游刃有餘,在手搏訓練中,更是全軍翹楚。

沒有人再質疑他的年齡,只記得他的勇猛、天份與刻苦。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圖:電視劇《霍去病》(2018)

很快,關於霍去病的消息傳到武帝耳中。剛聽到時,武帝不禁啞然失笑。在他看來,一個十來歲的少年如何能在自己精挑細選的六郡軍士中首屈一指?應是那些軍士不過因為霍去病乃長平侯外甥而有所退讓。

念頭一轉,武帝又頓覺不對。這支他親建的軍隊都是年輕熱血奮進之人,不可能出現退讓之事,出自建章宮的衛青就是他們活生生的榜樣。

終於有一天,心懷好奇的武帝親來建章宮視察。

他真的沒有失望。霍去病的非凡英姿、出類拔萃的武藝使武帝當即擢升他為騎郎。所謂騎郎,便是平時在宮中充當輪流值班的護衛,當皇帝出行時,則充任御輦旁的車騎侍從。官職不大,身份卻極為顯赫。

大漢王朝最為輝煌耀眼的將星,即將冉冉升起。

  

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嗨!有趣的故事:霍去病》

一代名將霍去病:幼鷹展翅

《嗨!有趣的故事:霍去病》

作者:胡輝

出版社:中華教育

出版時間:2020年2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萬里遐征】徐霞客:我本痴人

良久,徐霞客走出泉池,面對群山,赤身坦蕩,張開雙臂,讓雪花飄滿胸膛。泉水洗身,雪花沐心,正可蕩滌肺腑。

2020-03-20 11:36

【和魂洋才】德川慶喜:勇於退出歷史舞台的政治家

權力之手,握緊容易鬆開難。登上歷史舞台,政治家固然需要勇氣;退出歷史舞台,更考驗政治家的膽識。德川慶喜能夠選擇退出歷史舞台,實在令人感佩。

2019-11-20 14:56

【讀歷史】劉邦的無奈選擇

劉邦心想,奮鬥半生,終於掌握了國家機器的鑄幣權,自個兒鑄錢花的日子可算到了!但是當他真的興高采烈想鑄錢的時候,卻發現手裡的銅少得可憐。

2019-09-30 17:2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