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

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

【好聲行】是校歌呀,哈利(下)

文:陳子謙

有些學校特別重視校歌,第一堂音樂課就教你唱,第二堂就考你歌詞,背不出就得受罰。其後上課還得不斷操練,彷彿它是比《聖馬可受難曲》更重要的經典。周會時,校長會點名批評哪些班別唱得不好,罰你多唱一兩次。禮堂裡有幾百人,究竟他怎樣揪出低調的不良品?如此聽力,退休後可以做指揮了。有的教師會在唱校歌時巡視,走到哪裡,哪裡的學生才急急高唱。音場變幻,歌聲一直熱情地熊抱着一個人,他應該滿意了。

壓迫越大,反抗越大。有人自豪地告訴我︰他唸了六年中學,從來沒有唱過校歌。也有人升上高中後,不再介意自己唱不好,反而盡量大聲唱,走調越遠越開心。還有男生愛在嬉鬧時才唱校歌,一邊亂脫對方褲子或搞甚麼happy corner,一邊齊聲合唱。歌聲莊嚴,一如驚慄電影的殺人場面中響起的童聲聖樂。是愛呀,哈利。

也有人衷心喜歡校歌。說到底,若你以學校為榮,唱校歌就像高聲宣示︰我也有份!就算歸屬感不大,只要旋律悅耳,唱上六年就成了老夫老妻,總有點感情。甚至有人跟我說,校歌好難聽,好洗腦,所以她漸漸愛上了──別問我「所以」是甚麼意思,反正愛是不講道理的。還有人說,她喜歡中學校歌全是文言,兮來兮去,深富文人氣息。她的同學都反對,起碼屈原會同意。

喜歡也好,恨極也好,大家通常只記得中學校歌,小學的早就忘了,至於大學……人人都震驚地反問︰大學有校歌嗎?在香港,部分是有的,在中國大陸和台灣似乎更多,只是不太受師生重視。有的台灣大學以校歌為歌唱比賽曲目,結果全校就只有參賽者會唱。大學校歌形同虛設,多少因為學生毋須全體聚集,沒有甚麼場合要你定期合唱,通常只是在開學禮和畢業禮發獃時隱隱聽到。大學校歌甩掉了中小學的周會,就是無愛無恨也無人記得的孤魂。

很多人唸中學時不喜歡校歌,卻在畢業禮唱得特別大聲,還想再唱一遍,彷彿把歌聲拉長一些,中學生涯就不會結束,神秘的未來就會一直靜候,待你準備好了才徐徐敞開。畢業後,舊同學行山或婚宴時,偶爾有人會唱起校歌。那是懷舊,也是自由,畢竟沒有人能夠逼你唱了。

校歌一如校訓,提倡的諸多美德幾乎總是落空,跟校政毫無關係。然而,只要它不是一味教你歌功頌德卑躬屈膝,越離地往往越像反抗,彷彿在諷刺學校以至整個成人世界的功利與冷漠。校歌可以是獄卒,也可以是解放者,難怪陳滅在詩裡急切地低呼「再唱一次與社會相反的校歌」。有中學轉型為直資學校,部分學生、畢業生和家長擔心學費暴漲,變相排斥基層學生,遂冒雨繞校以示異議,雨中邊喊守護學校,邊唱校歌︰Thy Spirit may be present in our school always......

這一刻,歌詞終於道成肉身了。

【好聲行】是校歌呀,哈利(下)

圖:經處理網上圖片

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好聲行】是校歌呀,哈利(上)

唱校歌,誰沒試過夾口型?當所有嘴巴默默張合,大家似乎找到了更深的默契。

2020-03-09 10:22

【好聲行】李白的emoji

一些慷慨的教師願意在鏡頭前露面,學生便樂了,抓住轉瞬即逝的特寫怪臉,晾在社交平台獻世。顏值低調如我者,寧願裝作電台主播,任簡報流過。

2020-03-02 11:01

【好聲行】半張臉的腹語

口罩太小,嘴巴的動作大一點也會頂到,你漸漸刪減了口罩外內的表情,用最小的臉部動作來說話。

2020-02-07 14:2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