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文:王愷

絲綢之路上的絲綢傳播,先是實物傳播,後來是原材料和技術,再後來,是整體的藝術風格。生產技術落地在中亞和新疆一帶的時候,慢慢形成了自己的特點,最典型的是中亞的贊丹尼奇,也稱為粟特錦,大約是中國唐代開始生產,隨着粟特人的遷移居住,慢慢地從烏茲別克斯坦,反過來影響了中國的西北和內陸地區,他們的織錦和中國傳統的紡織技術互相影響,提升了雙方的絲綢生產技術。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栗特人  圖:中華書局

從西方倒過來傳播的絲綢文化

根據中亞史料記載,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布哈拉附近的贊丹那,一直到很晚還生產贊丹尼奇。趙豐(中國絲綢博物館館長)去到那裏的時候,只發現很多幾百年歷史的古桑樹,可是已經沒有人會紡織絲綢了。之後又去了鄰近的庫卡村,在那裏找到一位老農,才知道附近的村落在過去分工合作,都生產絲綢,有的村莊負責紡織,有的村莊負責染色,但是隨着蘇聯十月革命的到來,要求停止私營經濟,贊丹尼奇的生產在當地就停滯了。

現在只能從遺址裏發現關於贊丹尼奇的奧祕了,粟特的都城雖然被毀滅,但是考古學家發現了很多精美的壁畫,比如布哈拉附近的瓦沙拉遺址,上面的壁畫裏面所繪的紡織品有明顯的贊丹尼奇的聯珠花紋,另外在撒馬爾罕的宮殿遺址裏面,也發現壁畫上的人們穿着粟特錦,上面的圖案有綬鳥,有長着狗頭和翅膀的怪獸,還有雙人騎駱駝的圖像,駱駝鞍和馬鞍上也有大量的聯珠紋。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聯珠立鳥紋織錦   圖:資料圖片

隨着粟特人的遷移,在中國敦煌的壁畫上也出現了類似圖案,比如隋代洞窟裏就出現了類似的圖像,但是在其他年代洞窟則沒有,聯珠紋畫得很精細,裏面還有馴虎圖,說明當時很多人已經習慣於粟特錦的存在,而且基本就是那個時代開始傳入,畫工覺得精美,所以用在壁畫裏面。

中國管粟特錦叫波斯錦,西方卻習慣叫贊丹尼奇,主要是因為在比利時的輝伊大教堂發現團窠對野山羊紋錦,上面直接寫贊丹尼奇,因當時中亞最著名的生產村落贊丹那而出名。

贊丹尼奇紡織方式很有特點,與中國傳統紡織方式完全不同,一看就能看出來。在中國吐魯番的阿斯塔那墓地,發現了大量的波斯錦,其中野豬和馬鹿造型都很流行,而在敦煌的藏經洞裏也發現了大量波斯錦,不過目前,價值高的基本藏於英國。趙豐去看過很多次,發現了敦煌波斯錦很多不同的特點,有的完全是波斯傳來的,比如一塊分藏於英法的野外山羊紋錦,和著名的輝伊教堂的那塊很相似,有的是中國唐代自己製造的,比如一塊紅地團花錦,織法是波斯的,圖案風格卻是唐的,說明在隋唐的時候,中亞的紡織技術已經反過來影響了中原地區。最後,中原的絲綢織品吸收了中亞風格,又促進了大唐新樣,其中有兩位工匠何稠和竇師綸,在其中功不可沒。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唐 托盞侍女絹畫(吐魯番阿斯塔那187號墓出土)    圖:中華書局

大唐織錦

最早的傳播,應該是在中國的絲綢生產上,有了很多胡風題材,包括獅子、大象和大角羊,這是照西方人的圖樣來生產的,慢慢的,開始在技術和藝術風格上形成自己的特點,逐漸把外來文化吸收成為自己的東西。在這個過程裏,生長在中亞何國的何稠起了很大作用。何國靠近粟特,何稠的父親是玉雕大師,他自己到長安後,先在隋朝做到太府丞,後來在唐為將作少匠,管理絲綢生產的諸多事宜,最早是仿製波斯錦,後來使用了很多中國技術,織出來的錦繡比粟特錦要精細。在新疆墓葬裏發現過這種中原織錦,也有傳到日本,收藏於法隆寺的「四天王狩獅錦」,非常精美:騎士頭戴裝飾有日月紋的皇冠,馬有翅膀。這件唐聯珠紋錦是波斯風與唐風的結合,據說7世紀由遣唐使帶回,做過聖德太子的御旗。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四天王狩獅錦,日本法隆寺藏  圖:資料圖片

傳說中李世民的表兄竇師綸,被封爵為「陵陽公」,他所創造的很多樣式,也就成了「陵陽公樣」。樣,指的是風格和模式。當時唐流行的變形聯珠紋、寶相花外環,還有動物紋夾纈,都是他設計並突出的。而且,不僅僅在絲綢製品上,慢慢還在金銀器物上顯現,特別具有唐代特點。

在他的領導下,大唐創造出很多新樣,在很多詩人的詩歌裏都有提及。不過保存大唐新樣最多的,還是敦煌。敦煌的絲織品,先是被斯坦因帶到英國和印度,然後又被伯希和帶往法國一部分。其中,日本大谷探險隊拿走的絲綢文物在大谷破產後,賣到韓國,也有部分後來輾轉流到了中國旅順,所以有部分後來收藏在了旅順博物館,也算是幸運。這些絲綢文物,大部分趙豐都觀摩過。敦煌的絲綢文物,以幡為最多,幡分為幾部分,頭、面、手、足和身,每部分都有不同的圖案和紋飾,其中法國的吉美博物館收藏了許多,很多都有精美的花朵圖案,其中有一只上面的花鳥圖樣,和詩人王建提到的「蝶飛參差花婉轉」是近似的。花鳥圖樣在唐晚期,已經是敦煌絲綢的主角,敦煌的絲綢文物可以和壁畫形成對應關係,是一種豐厚的遺存。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敦煌壁畫  圖:視覺中國

法門寺地宮裏的絲綢品也為數不少,可是很多尚未整理出來,有很多被包起來的尚未打開。其中有一包從側面看足足有幾百層,因為當時一件服裝就有多層,表裏墊、多件層就更多了,很多還能看出花樣。比如一件蝴蝶和穗狀花卉對排的,也算是大唐新樣。按照發掘人員的說法,剛進地宮的時候,發現有很多金線,一碰就會斷,應該是地宮裏懸掛着大量絲綢帳子,織進了金線,絲綢因為潮濕而腐爛,但是金線沒有爛,所以出現了這種情形。地宮旁的物賬碑上面有詳盡的記錄,說地宮有多少寶物,但是目前尚無法一一對應。其中,工作人員整理出來的一件繡裙,說是武則天的繡裙,但是根據趙豐的研究,這件團花紋樣的精美織物更可能是件包裹皮,近年和德國科學家合作打開的裙子與此完全不同,腰部的織金錦繡一對喜相逢的鳳凰,下面用銀手繪了裙腳,已經氧化發黑了,但是還可以想像這些裙子當年的豔麗。

    

尾聲:日本留存的中國絲綢名物

隋唐年間,中國的絲綢開始向日本傳遞,使日本成為絲綢之路的最東端。遣唐使帶回大量的寶物,很多都存放在正倉院和東大寺裏,中國由於改朝換代的頻繁,導致很多文物都被破壞,許多絲綢文物都是通過考古挖掘而出現的,而且集中在西部地區,但是日本因為自己的系統,保存比較完好,在正倉院能看到很多唐代的絲綢文物,尤其是聖武天皇年代正好是唐鼎盛年代,所以能看到很多唐物風貌。

在「國家珍寶賬」裏面,記載有袈裟,其中有件仿照樹皮色製造的,造工非常考究;裝載正倉院紫檀琵琶的寶花織錦袋子,也是一件傳世文物;屏風是另外一件與絲綢有關的珍寶,現在保存的山水夾纈屏風十二疊,屬於唐代的夾纈,這種特殊的夾纈織物,既有屏風作品,也有普通作品。除了山水外,還有鹿紋,鹿頭上戴有花盤,應該也是受中亞風格的影響,說明胡風跨越了整個中國,又傳到了日本。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夾纈  圖:資料圖片

夾纈屬於一種唐代宮廷發明的特殊印染工藝,傳說是唐玄宗宮廷裏柳才人的妹妹所發明,最初是祕密製作,後來傳遍天下,在絲綢之路上逐漸流行。日本保存的這些夾纈非常珍貴,因為在中國只能找到若干不完全的類似文物,但是日本在盛唐時代只派遣了兩次遣唐使,何以有這麼多夾纈絲綢製品,實在難以明白,日本並沒有自己的夾纈工藝,所以這些製品應該明確來自唐。

另外一個藏有大量絲綢文物的地方是法隆寺,正倉院有17萬件染織品,法隆寺只有3000件,但是裏面也不乏珍品,比如懸掛的3米左右的幡,雖然緯線都斷了,但是經線還在,還能窺探出原來的面貌。目前法隆寺的展品基本都在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因為保存條件更好,所以定期會拿出展覽。其中有幾件特別能看出中國、日本和整個絲綢之路的關係:比如一件黃地龜背紋綾,和青海都蘭出土的很相似;另一件獸面紋綾,上面有飛天的形象,這應該是北魏時期的產品,何時去了日本,並不清晰;還有一件著名的佛殿紋綾,上面織有少見的建築物形狀,周圍還有幾個人,可能是早期佛教題材。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絲綢之路  圖:視覺中國

很多紋樣在當時廣泛流行,在日本的絲綢文物和新疆出土的文物上都能看到,可見當時絲綢之路上的文化傳播的廣泛性。

還有一些絲綢製品,也能說明各個不同區域文明複雜聯繫。比如,新疆現在還在織的艾德萊斯,是一種扎經線的染色綢緞,但是在日本被叫作廣東裂,說明當時是從廣東一帶傳入的。東南亞也有類似的紡織方法,朝鮮也生產類似的織錦,還專門進貢唐朝。但是據考證,這種織法的起源地可能是在印度,說明某種絲綢文化的流行,在當時是席捲整個亞洲大陸的。

        

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穿越絲路:發現世界的中國方式》

【穿越絲路】中國絲綢的「胡風」

《穿越絲路:發現世界的中國方式》

作者:李偉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時間:2018年8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LQ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穿越絲路】國寶級文物「五星出東方利中國」,原來還有下半句?

1995年,尼雅墓葬群出土了著名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討(誅)南羌」五色錦,這句話聽起來很吉祥,而且又有「利中國」的字樣,因此被定的文物級別很高,但是真實的情況沒這麼簡單。

2020-03-06 12:38

【穿越絲路】東國公主私藏蠶種,才令絲綢西傳?

紡織成的絲綢早期作為屍體所穿的衣服,不是悲哀的含義,而是吉祥的意思,認為只有穿上這種衣服才能升天,這也是早期中國的墓葬群中發現大量絲綢織物的原因。

2020-03-04 14:43

【穿越絲路】為什麼是買賣「東西」而不是「南北」?

探尋「絲綢」這種人與自然共同成就的物品何時成為絲綢之路上的主導貿易砝碼,實際上也是在探尋東西方以心靈而不是純粹足跡丈量彼此間隔的過程。

2020-02-26 11:0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