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採訪:劉曉君  拍攝:邱梓彬  剪輯:邱梓彬

    

2020年,「沒有歌,怎敢說心事」尚且過時,如果你仍哼著「風裡笑著風裡唱」或「留下只有思念」,那你一定是留在上世紀的老餅歌迷。

不過,插畫專頁「留情」創辦人、今年20歲的留情卻以這樣的身份為榮。訪問前她辦了首屆老餅同樂會,一大群熱愛八十年代明星如張國榮、梅艷芳等的年輕歌迷聚首——大部分人可能從未見過偶像,卻以另一種方式追星,緬懷逝去的傳奇。

        

「隨風輕輕吹到/你步進了我的心——梅艷芳《風的季節》(原唱:徐小鳳)

「香港女兒」梅艷芳離世前一個月,留情在慶祝4歲生日。爸爸常播舊歌,以致她長大後不覺得這些歌有何「老套」,反而是一種經典。十多歲的時候,她看了梅艷芳、張國榮主演的《胭脂扣》,從此真正迷上了八十年代。

「看了《胭脂扣》之後,我喜歡上梅姐(梅艷芳),是超級、超級無敵喜歡。於是我不斷上網找她那時候唱的歌、拍的戲,越來越了解梅姐,於是喜歡的範圍開始擴散到整個八十年代,甚至是整個過去。」留情提起梅姐,有著小粉絲的激動。很多人問她為什麼會喜歡上梅艷芳?「梅姐很美,這是必然的!但如果你問我,我覺得我始終喜歡她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美,而是因為她是一個好人,有才華的人。她怎樣做戲、怎樣唱歌、怎樣去做好每一件事,她的認真很吸引我。喜歡就是喜歡,我很難去解釋,是一種緣分吧。」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電影《胭脂扣》,梅艷芳飾如花,1987  圖:電影截圖

青春時,總愛跟朋友交流追星的快樂。對留情而言,這話題有點尷尬——「很孤獨。」17歲的年輕人,當同學都在追韓流聽K-POP,誰會跟你聊八十年代?留情笑言,當時反而跟較年長的老師有共同話題,在這方面聊得來。追星的寂寞令她渴望知音,於是有了一個主意:在網上開Page。

「我開『留情』這個插畫Page,希望可以認識到同樣喜歡香港流行文化的人。」留情這個名字,是當時的數學老師替她改的,因為她的名字有「留」和「情」的同音字。對她而言,留情還有留住情感的意思,正合初衷:「留住值得留住的東西,傳承值得傳承的精神。」

              

「風也清/晚空中我問句星/夜闌靜/問有誰共鳴?」——張國榮《有誰共鳴》

留情在專頁上分享了不少「追星」故事和她親手畫的插畫,尤其是她鍾愛的梅姐在演唱會和電影中的不同造型。隔著一個世代追星,她有過一件很深刻的事。

當時留情剛喜歡上梅艷芳,一個人跑到尖沙咀參觀梅姐紀念展。期間,她發現一張海報被人簽上了名字,梅姐的臉被劃花了。當時她有一股衝動,立即通知梅艷芳歌迷會,因此認識了一些歌迷,也幸運地獲得修復海報的機會。當晚,新海報貼上去後凸出了氣泡,她們不得不用針戳穿以撫平它。「這個時候,有一個男人走過來,他很不爽,說:『你們為什麼要用針戳梅姐的臉?』甚至罵我們,說:『你不怕梅艷芳回來找你們嗎?』他覺得我們不應該這樣。當時我也挺震撼的,我們不過是幫忙做一件事,卻受到這樣的對待。換一張海報已經這樣,歌迷在梅姐走了這麼多年來,到底有多辛苦?」這件事,進一步令她下定決心用自己的方法做點事,將偶像的精神傳承下去。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圖:邱梓彬

留情在中學時已喜歡繪畫,她筆下的巨星很獨特:有臉孔的形,卻沒有五官。更特別的是,即使沒有五官,讀者還是很快地辨認出他們是誰。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Beyond《Beyond IV》,1989  圖:留情instagram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陳百強《等待您》,1990  圖:留情instagram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徐小鳳《風的季節》,2001  圖:留情instagram

「一開始這樣畫,是源於一份美術功課,那時純粹覺得現在很流行簡化圖像,於是便不畫五官。畫著畫著我覺得,如果你不替一個人加上樣子,也能知道他是誰,不就能突出那個人究竟有多經典,或他的造型有多經典嗎?」她舉例,《食神》中的家燕姐嚐了叉燒飯後,說:「哇!好好味呀!」這是深入大家腦海的畫面,所以,有的影像並不需要太多解釋。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電影《花樣年華》,張曼玉飾蘇麗珍,梁朝偉飾周慕雲,2000  圖:留情instagram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電影《春光乍洩》,梁朝偉飾黎耀輝,張國榮飾何寶榮,1997  圖:留情instagram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電影《霸王別姬》,張豐毅飾段小樓,張國榮飾程蝶衣,1993  圖:留情instagram

留情即席在本子上畫起梅艷芳的一個造型。「畫得多,(輪廓)大致熟悉了,便能畫得快。」她指畫造型最大的問題是當年演唱會的畫質很差,只能找雜誌或上網找別人收藏的高清圖,看清楚衣服的細節構造,才能畫出來。「演唱會真的很花心血、時間和心思,不斷做大量的研究,才能畫出來一張。」她笑稱。

不過,獨特型格的畫作,很快吸引了一批同樣愛好經典的年輕人讃好,有人共鳴,留情覺得幸運。如梅艷芳那首《由十七歲開始》:「瘋過野過,迷過也貪戀過。來讚美麗經過,又再來過。」17歲的「老餅」,因勇敢而拓展出新方向:除赴英攻讀藝術設計,前年更在台灣展出「親密愛人特展」,向她心中的百變天后梅姐致敬。「最近我還有一件事很想做,就是畫出所有梅姐、哥哥(張國榮)和Danny(陳百強)的演唱會造型。例如哥哥的2000年熱情演唱會,那時候他是有主題的:《From Angel to Devil》,很多東西都是外國知名設計師幫他設計的。還有他的長頭髮,很多形象都是無法忘記的。」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圖:邱梓彬

             

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蹤/好比天空疾勁野風——陳百強《疾風

與留情在『「深愛著你40年」陳百強珍藏展』見面,會場有老中青歌迷,又以中老年人為主。問留情這麼喜歡過去,有沒有覺得自己生錯年代?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圖:邱梓彬

【字裡人】最愛八十年代!少女用畫「留情」巨星:沒有五官更經典

留情常用的卡式帶錄音機  圖:邱梓彬

「現在已經沒有這個想法了。因為我很肯定,生在這個年代有我的理由。緣分用這個方式帶領我認識這麼多經典的歌手,我覺得自己和他們是在用另一種方式見面,再說,就算見不到真人,我也一樣喜歡他們。」她說,年輕人在這個年代可以好好想如何運用自己擁有的東西,而「留情」的身份,正是她追星和傳承文化的獨特方式。

去年《新喜劇之王》上映,背景音樂是陳百強的《疾風》:「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蹤/好比天空疾勁野風」,經典之所以經典,什麼時候去追都絕不過時。

                   

按此進入「留情」instagram專頁

*留情的新書即將推出,書中會分享她與梅艷芳、張國榮和陳百強等經典巨星的故事及插畫,更有年輕歌迷採訪,最新消息可留意留情專頁、橙新聞文化及非凡出版社的公佈。

鳴謝:陳百強歌迷會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知書】《這樣憶起陳百強》:聽陳百強的歌如見治療師

資深唱片收藏家黃國恩第一次聽到陳百強的歌,是在大概小學二三年班時。那時的他不會想到,這以玩笑開場的推薦,竟令陳百強成為他未來人生裡「心中第一」的偶像,而他去年更為偶像寫下一本書,名為《這樣憶起陳百...

2020-02-10 12:48

【知書no.82】梅艷芳與流行文化:香港當年的兼容並蓄是否消失?

「多謝梅艷芳是因為,她是定義香港過去幾十年文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人,而且她除了在臺前拍電影唱歌,幕後也樹立了很多典範,讓社會陷入迷茫的時候,可以去看看她做過什麼,她堅持過什麼。」作者李展鵬說。

2019-07-26 16:52

【知書 no.22】還記得那些排隊買張國榮唱片的好日子嗎

不知道是因為懷舊,還是跟不上時代節拍,比起時下的流行音樂,總是更喜歡聽老歌。時常懷念那個很慢的年代:車馬很慢,書信很遠,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2017-12-13 18:1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