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島上筆記

島上旅行,字裡迷路

【島上筆記】主婦home office

文:鄒芷茵

二月初起,學校改成線上授課。真不容易呢,我家的主要用途一直只是改功課、寫稿、睡覺、煮食和堆書;現在卻變成我的辦公室、課室、飯堂和會議室了。我也由一個不做家務的主婦,變成一個在家home office的、勉強做些家務的主婦。我現在正實行着這樣的時間表,一天分成三節:

第一節

早上起來,為了省口罩,會給自己煮早餐。吃過早餐,就硬着頭皮去洗碗;因為平日的家務專員要傍晚才下班,這樣擱着,午餐就沒有洗切的空間了。

這時段的工作,是備課和寫文件。把握一天最早的時間,謹慎地辦妥這兩類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大小圖書館都關閉着,如要籌集參考資料,就得早早打同儕各個私人圖書館的主意。我也借了自己的藏書給在寫畢業論文的學生。

【島上筆記】主婦home office

圖:作者提供

第二節

工作至下午一時左右,又到了用餐時間。繼續省口罩,再次扮演自己的廚師,做些跟早餐不大一樣的食物。洗碗後就在家裡的五米短廊來回步行,並告訴自己,這是散步。

這時段是上課和會議。很多工作會議都安排在中午後舉行;更幸運的是,我這學期的課都排在下午三時。我覺得很好,這讓我有充足的時間,去應付我家不時斷線的Wi-Fi。不知道為甚麼,在家如電台主持那樣上課,話會越說越多,下課時間沒有面授那麼穩定。

最可憐的,是我的論文學生,每人都給比平日囉嗦兩倍的我纏住個多小時。我不斷迫問他們口罩夠不夠、身體好不好、上課時可不可以請家中小貓給我幾聲喵喵。某下午須與J同學通電話,他說怕打擾我工作;而我則趁機纏着他討論了四十五分鐘。關掉傳訊軟件後,他們應該筋疲力盡吧?我卻很快樂。

【島上筆記】主婦home office

圖:作者提供

第三節

黃昏後的時間,則與平常差不多,都是晚餐和寫稿。如果當日是上課天,煮晚餐的話很匆忙,家務專員會帶着外賣回來。沒有排課時,大致會煮些簡餐。煮得太豐富的話,食材很快耗掉,又得浪費口罩去採購。晚餐過後,我如常窩在電腦前寫稿,偶爾會瞄瞄網上商店的口罩補貨了沒有。

學生的胃口倒是特別好:某同學說他登入課室前,已把三文魚扒拿出來解凍,下課剛好可以煎;另一同學下課後,就立即在個人聊天室,傳我一碟西蘭花炒帶子。他們令我很餓;但他們開心就好,現在開心最重要。

獨自在家工作,稍嫌安靜,總會放點音樂。我教書後沒有練聲,本來已唱不到High F。也許因為邊哼歌邊工作的時間變多,High F近日突然回來了。這夜寫稿,特別想聽鋼線結他轉chord時的磨擦聲。家務專員卻說他戴了一整天口罩,非常疲倦,不願意為我彈。我就給自己播起方大同重唱的〈紅豆〉來。

林夕在〈紅豆〉裡寫下:「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有一切有盡頭。」當日掛線前,我告訴J同學,我很想跟大家說話。J聽後答道,有機會的話,可以再用通訊軟件打給鄒老師。但願我的home office的風景有天看透,廚房鋅盆亦不須再細水長流。

【島上筆記】主婦home office

圖:作者提供

___________

鄒芷茵,香港地誌文學研究者,編有《疊印:漫步香港文學地景1、2》(合編)。飲食散文《食字餐桌》作者。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島上筆記】沙士的座標

炒牛柳上桌了,我和N早已把口罩脫下來,用酒精仔細擦着手。有沒有殺退千千萬萬的變種呢?

2020-02-14 14:10

【島上筆記】行到瘟疫處

雖然庚子是鼠年,但沒有人期待在這年,重迎1894年「太平山街鼠疫」般的流行病陰霾。惡疫橫行的太平山街,本應就在歷史裡夷為平地。

2020-01-31 11:43

【島上筆記】北歐半島(下):奧斯陸的翻譯課

也許負責招待我們的新朋友,把我們想像成每天都會吃白飯的人;在上課的三天裡,我居然吃了三頓白飯,比平日在香港吃的還要多。

2019-12-06 09:1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