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文:張艷玲  拍攝:譚健斌  剪輯:譚健斌

與畢培曦教授約在香港中文大學做訪問,他領着我們從在山腰的校園本部,散步至山腳的崇基學院,只見沿途樹木繁茂,「山城大學」不負虛名。

之所以相約中大,與畢培曦的身份及其著作《日日植物日》有關。他的大學生活在中大渡過,同時曾在中大生物系任教,是該系的榮休教授。他又是國際著名植物學家胡秀英教授首批門生之一,二人於中大共同研究,師生情誼的點點滴滴,皆記載於《日日植物日》之中,真摯情感躍然紙上。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圖:譚健斌

一去幾十年,回不去了

問畢培曦與植物結緣的原因,他卻這樣說:「我讀大學的時候,本來打算讀動物學的。在一年級下學期,我們跟胡秀英教授到吐露港泥灘做生態學研究,被蚊子叮慘了,當時我就說:『以後不跟這位先生了。』」回憶起這件往事,畢培曦總是樂呵呵。

然而,他最後還是選擇了植物學,並選擇跟隨胡秀英這位先生學習。「到二年級時,課程有所調動,本來三年級修讀的課程,改在二年級修讀,接觸多了之後,對植物的興趣增加了。」在這段時期,他和幾位同學有機會跟胡秀英去野外採標本,到選科當日,畢培曦做了影響一生的抉擇──選修植物學,他自己也說:「從此一去幾十年,回不去了。」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圖:譚健斌

中大最老的樹

在崇基學院內有一幽靜角落,那是神學樓座落之處,畢培曦在此有過難忘的校園生活,除了留下回憶,還留下植物。他帶我們走到一棵鬱鬱蔥蔥的樹下,指着掛在樹幹上的一塊牌說:「這棵吊鐘王,是中大最老的樹。」及後娓娓道來一個故事:「當時我研究香港草坪的草,會到不同地方看各種公園、球場、哥爾夫球場用的是甚麼草。那時候我寫了一封信給港督,想看看能不能去港督府觀察一下他們的草。兩日後便收到回覆:來吧!那封信我現在還保留着。」

當時接待大學生畢培曦的是九龍公園的主管,眼前這棵挺拔的吊鐘王,便是主管贈送的禮物。「這種吊鐘王不是我們平時所說的吊鐘,這是另一科植物,我畢業時香港不多見,所以是相當珍貴的樹。當時是1972年,我們臨時找了一塊石頭,再用水泥貼出馬賽克,砌出「雋」字,是我畢業那一屆的社名。」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圖:譚健斌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圖:譚健斌

別具意義的鐵冬青

而在吊鐘王對面,不到十步的距離,栽有一株較矮的鐵冬青,是中大師生在胡秀英教授逝世後種下的。「胡教授是冬青科的國際權威,美國的冬青學會甚至稱她為Holly Hu(Holly指冬青),所以我們選擇種植鐵冬青來紀念她。」

老師的樹與學生的樹近在咫尺,對畢培曦而言,神學樓前的這個小小植物園,可追思的往事甚多。「胡教授本來在哈佛大學,當時是1967年左右,香港暴動的時候,中大裡年輕的教授都走光了,校長便去找她,請她來幫忙。她回來之後教很多科,我在那個時候從她身上學到很多植物學的知識。後來她從哈佛大學退休,長駐中大,繼續做研究。」

能取得中大師生尊敬,於其身後植樹以紀念,除了學術成就卓絕,人格當有可稱頌之處。「她每天都到標本室做研究,早上七點去,晚上七點走,一直維持到九十多歲。她對研究專注,待人亦很熱心,很多學生、同事向她請教植物的問題,她都願意花時間帶大家到各處去看。」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圖:譚健斌

日日都是植物日

而在畢培曦編寫的《日日植物日》中,除了元旦、新年、清明、中秋、聖誕等節日篇章,介紹不同的與植物相關的故事,還特別設一章取名為「胡秀英日」,細訴胡教授種種往事,包括她花畢生研究的冬青和以其命名的香港特有竹子品種「秀英竹」。

以節日為體例以編排本書內容,畢培曦認為反映了他心中所想:日日都是植物日。「我們每天的生活都與植物密不可分,我們呼吸,吃的食物,穿的衣服,都跟植物有關。我上課時常問學生,試看看四周,你看到甚麼?你見到的都是植物,因為植物才是大地的主人,它佔據着、盤踞着、掌管着大地。」

畢培曦同時期望著作以文化和教育理念所有交叉這特色,讓更多讀者通過文章,認識植物的好處,從而更欣賞這些一直圍繞着我們的大地的主人。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圖:譚健斌

【字裡人】草木有情:栽種師生緣

《日日植物日》

作者:畢培曦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時間:2019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知書】《這樣憶起陳百強》:聽陳百強的歌如見治療師

資深唱片收藏家黃國恩第一次聽到陳百強的歌,是在大概小學二三年班時。那時的他不會想到,這以玩笑開場的推薦,竟令陳百強成為他未來人生裡「心中第一」的偶像,而他去年更為偶像寫下一本書,名為《這樣憶起陳百...

2020-02-10 12:48

【知書】墊外人生:24小時的瑜伽課

「我深信瑜伽不只是屬於在墊上的練習。如果一種練習只能幫助你在墊上的發揮,另外的23個小時幫不了你,那你不能說瑜伽改變了你自己。」

2020-01-24 10:15

【知書】歷史的憂傷:董毎戡的最後二十四年

陸鍵東筆下的文字展現的是董毎戡生命最後24年的浮沉,更是那一代中國知識分子群體在這場政治運動中的命運軌跡以及那30年中國社會裂變的內在脈絡。

2020-01-17 17:5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