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錢樸

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讀史驚奇】化蛹安那其

文:錢樸

話說1911年10月,支那暗殺團圑長劉思復,帶着丁湘田、鄭岸父、莫紀彭四人,原本決定上北京行刺袁世凱。途經上海,被剛出獄的汪精衛勸止,四人便留在上海,入住別克登飯店。安頓後,四人到咖啡廳聊天,剛聊完汪精衛,再論其他。以下綜合多方正野史料,進行對白設計。

莫紀彭提到,港商韋玉是他的香山同鄉,有一次設宴,莫以同盟會南方統籌總支部代表出席,席上韋玉拿出一份合同來娛賓,上有胡漢民同盟會南方支部,兼陸軍部長黃興的大紅印,合同內容是:同盟會保證李準人身安全,建國後請他擔任民國陸軍中將軍一職。韋玉笑說,武昌起義後,憑着他跟李紀堂的關係,李準才有機會跟胡漢民談投降條件。劉思復、丁湘田、鄭岸父知情,莫不駭然。丁湘田道:「這個水師提督,明明只管水師,近十年率部鎮壓廣州洪全福起義、潮州黃岡起義、廣西欽廉起義、廣州新軍起義,是我們革命黨不共載天的仇人啊!思復的一隻手,就是製造為他而設的炸彈時犧牲的。成立暗殺團的最初目標,就是為了他。前兩個月前在廣州終於把他炸傷,但我們的戰友林冠慈和陳敬岳,為此都犠牲了。現在國民政府讓他做陸軍中將,林冠慈和陳敬岳豈不白白犠牲?如果我們現時加入陸軍報效國家,豈不成為這仇敵的下屬?我們還要暗殺他嗎?(史料見莫紀彭,《三年回憶語》,載《莫紀彭先生訪問紀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7年)

【讀史驚奇】化蛹安那其

莫紀彭  圖:東莞市博物館網

這位莫紀彭,東莞師範學堂畢業後,因鼓吹革命被縣令查禁,成立愛國劇團支援救國,在各地演出頗受歡迎,1909年獲孫中山邀往香港演出,加入同盟會。翌年協助倪映典新軍起義,倪映典在戰鬥中犧牲,莫紀彭轉戰至彈盡糧絕,沿廣九鐵路退回香港,是年根據孫中山指示,在澳門協助建立同盟會南方統籌總支部。翌年9月,莫紀彭帶領澳門同盟會會員,入香山起義,攻克石岐,統一各路起義軍,改編為「香軍」。莫紀彭出任參謀長,誓師北上,於11月9日抵達廣州,與同鄉劉思復會合。

劉思復補充,這個香港商人韋玉,才真可惡。我曾跟興中會元老馮自由閑談,他說1895年10月26日,興中會發動第一次廣州起義,散處新安縣各處之義士會黨,聚集沙頭角後,再到九龍,組成二百餘人先鋒隊,乘保安輪船進省,準備在廣州起義。這個韋玉早就向清廷買來官位,出入廣東官場,為清廷駐港密探。當時興中會臨時主席黃詠商,有一位姐姐,嫁給了韋玉,韋玉因這關係,得以加入興中會。興中會多次在韋家開會,所以他獲得情報,電告清廷粵吏,使為戒備,黨軍私運短槍六百餘杆,因此為海關扣留,革命還沒發一槍,就宣告失敗。(史料見馮自由,《革命逸史》,新星出版社。韋玉告密的動機,是擔心他們兄弟投資的廣東「闈姓」所收賭款巨大,因廣州起事大受損失。見澎湃新聞2015年10月26日〈「韋小寶」真有其人!他還告密破壞了興中會廣州起義〉)

【讀史驚奇】化蛹安那其

韋玉  圖:Wikimedia Commons

劉思復又說,他在香港教書時也聞說,英國與清國簽訂租借新界,1899年4月接收前港英派輔政司駱克進行實地調查及報告。報告建議施政盡量維持現狀,包括不要沒收田地房屋,保存傳統及風俗。此方針雖然獲港英政府接納,但並沒有向鄉民解釋清楚。有一間香港公司借此漏洞散佈謠言,說當英國接收新界時會充公土地,因此村民紛紛以低價賣給這間公司。這間公司的跑腿名吳老三,又名吳瑞生,便是韋玉的團防局更練長,也是他的親信,粵語稱跟班。韋玉當時出任香港定例局(後改稱立法局)議員,兼營地產業務。充公土地傳聞引致以屏山鄧氏為首的大族,決定武力反抗英國的接收,引致鄉兵死傷甚眾。(史料見長春社保育香港歷史筆記(第三期)2014年9月第八頁引述港督ト力在1899年4月28日寫給張伯倫信,又見於《廣東文史資料存稿選編》第五卷第661頁)。

【讀史驚奇】化蛹安那其

吳瑞生  圖:資料圖片

鄭彼岸總結,新政府一開始就暴露種種黑暗腐敗,議會制在中國實行的條件尚不成熟。這位鄭彼岸,也是香山人,1906年曾策劃香山起義,比莫紀彭及劉思復更早投入革命。1908年創辦《香山旬報》聲討清王朝,劉思復曾在此發表文章。三人又談到一路上耳聞目睹的慘事,各省都有同志死於爭權奪利中。說着說着,失望、不滿,對政治鬥爭感到厭惡,對孫中山感到失望。

【讀史驚奇】化蛹安那其

鄭彼岸  圖:資料圖片

丁湘田在劉思復旁邊,只多點頭同意或同聲歎息,沒發表甚麼。她最關心的問題是自己和劉思復是甚麼關係。回說1906年夏,劉思復從日本回香港後,任《東方報》主筆,可收入不足糊口,經創辦人易次乾介紹,到由鍾芬庭(嶺南大學校長鍾榮光之妻)任校長的安懷女學任教,因此認識教師丁湘田。劉思復囚香山監獄後,丁湘田才知道他是殺手,卻未被嚇怕,反更愛慕,從香港親赴香山,在他家住了五十多天,透過劉的弟弟劉石心交信給他,說會設法救他,但被劉思復拒絕。劉是亡命之徒,怕誤她終身。另一說是丁湘田試圖組織革命黨人,武裝劫獄營救他,他堅決不同意,認為這一計劃行不通。丁湘田應該沒這把炮。出獄後她因劉思復而加入暗殺團。他們二人關係最甜蜜的是在上海期間,劉、丁、鄭、莫四人同住在別克登飯店,劉、丁二人一間房,鄭、莫二人另一間。初時四人一起共晉早餐,但其後劉、丁二人日上三竿仍不見人,好事的鄭彼岸在他們房間窗下窺探,發現他們仍未起床。(史料見長春社《保育香港歷史筆記》第三期增刊二2018年4月第一版第十站支那暗殺團總部摩羅廟街23號)

【讀史驚奇】化蛹安那其

榮光與鍾芬庭  圖:資料圖片

丁湘田豈會知道,劉思復不久之後,會主動邀請她加入心社,成為安那其團隊一員,而心社十二規條裡,第六條竟是不婚姻。

_________

錢樸,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讀史驚奇】兩個殺手不太似

劉思復、鄭岸父、丁湘田、莫紀彭四人,葬林冠慈於紅花崗後,原本決定上北京行刺袁世凱。途經上海,與剛出獄的汪精衛晤後,四人趁空檔到咖啡廳聊天。

2020-02-05 11:04

【讀史驚奇】知識分子如何踏入殺手途?

他們認為,執行政治恐怖任務的革命者必須具有自我犧牲精神,必須勇於承擔恐怖行為對他人和社會造成的不良影響。

2020-01-29 13:47

【讀史驚奇】高劍父的骷髏頭

高劍父有畫《白骨猶深國難悲》,畫中那骷髏頭,就是二十八年前儀式所用那一個。為了掩人耳目,把白蠟燭置在畫幅外,只露其光。

2020-01-22 13:2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