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錢樸

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讀史驚奇】兩個殺手不太似

文:錢樸

劉思復、鄭岸父、丁湘田、莫紀彭四人,跟其他支那暗殺團成員齊集廣州,葬林冠慈於紅花崗後,原本決定上北京行刺袁世凱。途經上海,與剛出獄的汪精衛晤,汪指南北正議和,勸止前行,四人不但不知前路為何,更因感受太複雜糾纏,兼且為國事日晚粗勞十數載未有一日休竭,今番空檔,實為平生未遇之退修時機,便留在上海一帶。在別克登飯店安頓好後,四人到咖啡廳聊天。以下是當時對白設計。

【讀史驚奇】兩個殺手不太似

圖:Pixabay

丁湘田問,汪精衛貴為同盟會評議部部長,何以走上親手暗殺之路?孫中山一向反對暗殺,汪精衛對他忠心耿耿,何以逆意?

鄭岸父回應,直到1908年冬,同盟會發動了八次起義均失敗,捐款的海內外民眾都灰心、懷疑同盟會能力,同盟會士氣低落,反對革命的維新派此時冷嘲熱諷,梁啟超在《新民叢報》撰文批評革命黨領袖「徒騙人於死,己則安享高樓華屋,不過『遠距離革命家』而已」。一時在海外華人掀起批評革命黨領袖的風潮。1907年同盟會機關報《民報》主編章炳麟,發飆說孫某人私用日本捐款,使他無法主持,退會辭任去,同盟會內部掀起「倒孫狂潮」。孫中山詳列收支,澄清除了奔走中的食宿,他私人沒有花公家錢。汪精衛在憂心如焚中支持孫中山,想挽回輿論形勢,以實際行動回擊「遠距離革命家」的挖苦,想出的辦法,是由他去北京刺殺清廷領導,求事敗入獄或同歸於盡,讓社會看看,革命領袖可不是貪生怕死之徒,讓懷疑人士重振信心。莫紀彭向劉思復笑說,思復兄,孫中山本來反對暗殺,可是事關同盟會存亡,這次他應該是暗中贊成了。鄭岸父回應,汪精衛暗殺動機,跟我們的可說是相反。丁湘田莫名其妙。劉思復此時開口,一個是要消滅君父,另一個是要悍護君父。丁湘田更莫名其妙。

【讀史驚奇】兩個殺手不太似

圖:Pixabay

丁湘田問行動因何被捕?莫紀彭找喻培倫在日本做好炸彈,裝旅行箱運進北京,叫同盟會美女鄭毓秀約法國外交官同赴北京,幫提箱子過關。汪和黃復生在北京琉璃廠開了個照相館搞組裝。喻將炸彈埋在載灃每天出入的橋下,計劃是明早汪藏身附近陰溝,待載灃過橋時用電線引爆炸彈,和載灃同歸於盡。丁湘田插嘴,電線長些,炸藥分量準些,不就可以全身而退?

鄭岸父請丁湘田不要插嘴讓莫紀彭說下去。深夜埋炸彈時,被當地居民發現報警,兩人逃回照相館,汪精衛冷靜不即逃。警方知是革命黨人,但放出消息是皇族內哄,及已找到疑兇,讓四人放心留在照相館下,卻於安裝炸彈時,在當地購買的螺絲,成為被追查的線索,找到照相館拘捕汪精衛和黃復生。丁湘田回應,可見北京市民傳媒警察商戶都支持正改革中的清廷,並無推翻想法。鄭岸父說汪精衛也冷靜得令人懷疑。其實他清楚悄然返回廣州,只會讓輿論更看不起同盟會,說他演戲失敗。與其說北京警察學會西洋技術神速破案,不如說是沿着汪故意放的餌,最後成為汪釣上來的魚。他不入獄就白行了。

【讀史驚奇】兩個殺手不太似

圖:Pixabay

丁湘田問清廷何以放過他不殺?鄭岸父回應,汪知道在審訊時的一言一行都會成為全國新聞頭條,是同盟會扭轉形象的最後時機,便以同盟會代言人身份,精心編排,把法庭化成電視網站宣傳平台,把同盟會塑過造成一個極具愛國情操、高尚品格、犧牲精神的革命組織。其出眾外表,口才文彩,如「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征服了天下百姓,也令主審章宗祥及善耆愛才之心頓起,終免一死且多優待,兩年後武昌起義,清廷亡羊補牢,大赦黨人,汪得出獄。

丁湘田說難怪汪精衛出獄之日,路人爭睹風采至交通擠塞。丁湘田又說汪精衛見我們後,北上直接參加南北和議,孫中山以後必更重用此人,前途無可量限。見劉思復沒加一句便說,其實思復哥你在諸方面跟汪精衛不相伯仲,某些項目甚或過之,例如主持刺殺的成功率,為刺殺而犧牲的一隻手,又有統領香軍戰功,只是因為孫中山反對暗殺所以一直沒有提拔你。

劉思復無言,而最感嘆的是,在黨的指令下,昔日恨不欲生的暗殺對像袁世凱,突然成為要悉心保護的人,對黨有用時是的一片丹心,在對黨無用時成為麻煩障礙。

【讀史驚奇】兩個殺手不太似

圖:Pixabay

_________

錢樸,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讀史驚奇】知識分子如何踏入殺手途?

他們認為,執行政治恐怖任務的革命者必須具有自我犧牲精神,必須勇於承擔恐怖行為對他人和社會造成的不良影響。

2020-01-29 13:47

【讀史驚奇】高劍父的骷髏頭

高劍父有畫《白骨猶深國難悲》,畫中那骷髏頭,就是二十八年前儀式所用那一個。為了掩人耳目,把白蠟燭置在畫幅外,只露其光。

2020-01-22 13:29

【讀史驚奇】安那幸德 秋水迢迢

1911年1月天皇政府判處幸德秋水等人死刑。宣判時幸德秋水平靜道:「一個證人也沒有調查就判決,有這樣可恥的審判嗎?」

2020-01-15 13:4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