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伯爵茶跡】時代曲紀夢詩:洋為中用

文:陳煒舜

泰西宮徵費增刪,唱徹夕陽山外山。

三願偏憐長命女,玫瑰開落碧闌干。

時代曲起源的另一條脈絡,是清末民初的學堂樂歌和藝術歌曲。甲午戰後,新派知識分子提出要如日本那般引入西方教育體制。光緒三十一年(1905),清廷廢科舉,新式學堂紛紛建立。「樂歌」屬於新式學堂的美育課程。任課教師往往也參與了學堂樂歌的創作,其中佼佼者當推李叔同――也就是後來的弘一法師(1880-1942)。當代學者張俊將李叔同的填詞方式歸納成三類:一是為詞配曲,二是選曲配詞,三是為曲填詞。無論是哪一類,李叔同皆採用歐西諸國的曲調,務求令西曲中詞達到完美和諧。最具代表性的〈送別〉,乃源自1851年美國醫生奧德維(J. P. Ordway, 1824-1880)所作歌曲〈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此曲先傳入日本,名為〈旅愁〉。李叔同在這個基礎上填入了膾炙人口的歌詞︰

長亭外,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送別〉  影片來源:Youtube-wwww7455

當然,也有李叔同自行創作詞曲者如〈春遊〉︰

春風吹面薄於紗

春人裝束淡於畫

遊春人在畫中行

萬花飛舞春人下……

〈春遊〉  影片來源:Youtube-QUEMA

不難發現,這些歌詞依然充滿了古典詩的美感,但旋律方面即便是自創,卻盡量避開中式曲調,貼近西洋風格。

至於民國學院派音樂家創作的藝術歌曲,也與學堂樂歌有類似的趨勢。如1932年淞滬抗戰時,著名詞學家龍榆生(1902-1966)正任教於音專。他眼見校園遭日軍轟炸,玫瑰凋零,遂仿南唐馮延巳〈長命女〉之體,作詞抒發感慨︰

玫瑰花,玫瑰花

爛開在碧闌干下

玫瑰花,玫瑰花

爛開在碧闌干下

我願那妒我的無情風雨莫吹打

我願那愛我的多情遊客莫攀摘

我願那紅顏常好勿凋謝

好教我留住芳華

〈玫瑰三願〉  影片來源:Youtube-農夫

其後由黃自(1904-1938)譜曲,題為〈玫瑰三願〉。全曲尺幅千里,溫良雅緻卻波瀾壯闊。安祥平穩的小引後,第一願激越摧藏,第二願嬌麗柔婉,第三願望眼欲穿,情緒達到高潮。末了由agitato轉到adagio,音頻驟降,仍以安祥平穩的情調收結,餘音裊裊,揮之不去。又如黃自〈花非花〉、青主(1893-1959)〈大江東去〉(作於1920年,為中國藝術歌曲之年代最早者)等皆用古詞,劉雪庵(1905-1985)〈飄零的落花〉、韋瀚章(1906-1993)〈思鄉〉等曲的自撰歌詞也充滿古典風格。

值得一提的還有北洋政府國歌〈卿雲歌〉。其歌詞出自《尚書大傳》,旋律初版由比利時哈士東(J. Hautstont, 1867-?)所作,二版由蕭友梅(1884-1940)所作。前者西洋風格固不必論,後者小引也令人想起英國國歌〈God save the Queen〉。至於後來黃自替國民政府所作〈國旗歌〉,則參考了德國國歌的調式。歷屆政府既推崇西洋音樂,學堂樂歌、藝術歌曲乃至時代曲受到影響,就不足為奇了。

〈卿雲歌〉  影片來源:Youtube-MULTILINGALISM

________

陳煒舜,別號「尼古拉伯爵」,文化混血者,時空座標下的鄉愁客。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伯爵茶跡】時代曲紀夢詩:點土成洋

林懷青在《活在民國也不錯》中寫道︰「民初老歌聽起來很老,卻從來不會感覺『土』,因為無論是發音的方式,還是音樂的曲式,從一開始它們就是外來的。」

2020-01-23 11:09

【伯爵茶跡】時代曲紀夢詩:靡靡之音?

當一個普通都市白領滿懷倦意地回到家中,最想聽的大概還是自己熟悉的流行曲,而非聖詠、歌劇、藝術歌曲。這在1930年代和2010年代應該是沒有差異的。

2020-01-17 14:26

【伯爵茶跡】時代曲紀夢詩:楔子

海派時代曲是華人流行音樂的鼻祖,富於華洋交雜的特質,是隨着民國建立、國語運動開展、民族工商業興起、上海城市中產階級逐漸形成應運而生的。

2020-01-13 16:3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