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文:橘木俊詔

八年前,我寫了一本《日本的經濟格差》(岩波新書,1998年),並在書中指出,日本「一億總中流(或稱一億總中產,九成左右的國民都自認為是中產階級)」的時代已經過去。具體來說,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日本社會貧富差距很小,絕大多數人都有一種中流意識,不過現在這一時代已宣告結束,日本的貧富差距正在擴大。此書一經出版,就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人支持,也有人批評我的統計方法,爭論不休。這種爭論已不僅限於經濟學領域,甚至波及其他的研究領域。

對於格差社會(格即階層)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大眾媒體和各大智庫紛紛開展國民問卷調查。面對「你覺得日本的貧富差距正在擴大嗎?」的問題,幾乎所有的調查結果都顯示,七到八成被訪者做出了肯定回答。可以說,很多日本人對於逐步擴大的社會格差已有切身體會。

在這一時代浪潮中,人們圍繞着格差再起爭論,其契機是2006年1月內閣府公佈聲明,該聲明認為日本格差擴大只是老齡化引發的表面現象。內閣府的這一見解引發爭論,有人認為格差的確在擴大,也有人認為格差不過是表面現象。

我認為這次爭論與以往各次的性質都不同。小泉首相在國會出人意料的發言:「哪個社會都有格差,出現格差絕非壞事」、「有人嫉妒成功人士,拖強者後腿,如不遏止這種風潮,社會將停滯不前」,就明顯地反映了這種變化。

今天爭論的一大特徵就是上述思考方式,即認為「格差有何不好?」、「格差擴大又有何妨?」。這種思考方式,遠比此前的「社會格差是否在擴大」、「日本社會是否還是『一億總中流』」這樣的爭論,更能觸及社會的根本問題。而且,連以首相為首的領導層也開始持此種主張,這一點也很重要。這種現象的背景是甚麼,我們該如何看待這一現象?這是本書(《格差社會》)將探討的重點。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結果平等與機會平等

我們說「平等」、「不平等」時,必須區別說的是結果還是機會。在談及結果的平等與不平等時,我們關注的是人們從事職業活動或經濟活動所獲得的成果,即看收入和資產等經濟成果方面有無格差。

另一方面,談及機會的平等與不平等時,我們關注的是人們從事職業活動和經濟活動的機會是否存在差距。具體來說,人們在學校接受教育,然後就職,在企業裡一步步晉升。我們關注教育、就業和晉升這三個階段中大家是否被賦予了平等的機會,這就是機會的平等與不平等。

機會平等有兩個原則。一是全體參與的原則,即人們希望接受教育,想就業、想晉升時,所有有意欲參加的人全都能參與,人人都被賦予成為「候選人」的機會。另一個是無歧視原則。比如假設人們要應聘某一崗位,需要參加選拔考試,那麼這一選考是不能帶有歧視的,無論男女老少、個人資質如何,都不能差別對待。

只有同時滿足上述兩個原則,才能說一個社會賦予了很多人平等的機會。然而現實中不乏無法滿足上述兩個原則的情況。下面我們將具體考察。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只有高收入者的孩子才能接受優質的教育

首先關注教育方面。可以通過觀察人們是否能接受自己希望受到的教育,來考察教育機會是否平等。

現實中,要想接受自己希望受到的教育是受種種條件限制的。比如,除了自身的能力外,還受到父母收入和父母教育水平的影響。說白了,誰都想在名牌大學接受教育,但是無法輕易實現。因為,首先自身能力有差別,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除此以外還有付出努力多少的差別。能力和努力的差別,是不能用平等原則來討論的。

不過也有人從平等和不平等的角度看待人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差別,比如身體能力、頭腦、容貌、性格等。甚至有極端的主張,認為現實存在的天賦差異本身就是不平等。這類討論已經超出了本書的範圍,在此不作展開。

還是言歸正傳,討論機會平等問題的重點是看父母的收入能否支撐子女接受子女本人想要接受的教育。義務教育是憲法規定全體國民都能接受的,基本上不存在差別。但是在結束義務教育之後,在升入高中或大學之際,種種統計數據證明,就今天的日本社會而言,最具有影響力的因素是父母的收入。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舉個一目了然的例子。日本最難考的大學一般認為是東京大學。三十多年前,考入東京大學的高中生大多來自東京日比谷高中等各個都、道、府、縣的名牌公立高中。公立高中比私立高中學費便宜,誰都可以報考。只要考生有實力就可以考上。可以說,那時不太受父母收入的影響。

現在的情況如何呢?情況發生了變化。東京大學的學生大多來自私立學校。私立高中的教育內容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自由選擇。於是不少學校有針對性地進行應試教育,以便提高名牌大學的入學率。這樣也有助於更多的優秀學生報考自己想讀的學校。

私立高中學費昂貴,入學考試也很難。為了讓孩子考入私立高中,需要上補習班,或者聘請家庭教師。入學之後,還要交高額學費。如果父母的收入不高,根本無法入學。所以現實就是,東大學生的父母收入在所有大學中處於最高水平。二三十年前父母收入最高的要數慶應義塾大學等部分私立大學,而現在,東大已經快趕上慶應了。

最近還發生了一件引人深思的事。2006年4月新設立的愛知縣蒲郡市海陽中學是同時擁有初中部與高中部的寄宿制學校,旨在培養精英,每年需要350萬日元的費用。這樣算來,若想入讀這所學校,父母的收入必須在1,000萬日元以上。據說這所學校是想模仿英國的伊頓公學。作為階級社會縮影的英式教育制度能否在日本扎根,是最耐人尋味的地方。

這個例子在某種意義上告訴我們時代變了:現在只有父母收入高的子女才能接受優質教育。而這是會導致階級固化的,實在是讓人憂慮。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政府撒手教育領域

在上述教育機會平等性遭到破壞的情況下,政府應發揮怎樣的作用呢?先看看教育經費。

以前由公立學校考入國立東京大學絕不是稀罕事。公立高中和國立大學的學費要比私立的低,這是由於官方,即政府的教育撥款才得以實現的。公立高中和國立大學的大部分費用都依靠財政撥款,也就不需要學生的家庭負擔太多教育費用了。

然而這種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四十多年前我上大學時,國立大學的學費是每年12,000日元,現在國立大學的學費是50萬日元左右,即便考慮了物價上漲率,這種漲幅也太大了。私立大學的學費負擔就更重了。可見,這就意味着家庭要負擔的學費變得很多。

這一變化的結果是,父母的收入如果不夠高,就很難讓子女升學、考上好大學。所謂教育機會平等,說的是任何孩子都可以接受優質教育,與父母收入無關。因此應當完善獎學金制度,採取各種對策。

現在日本政府在大幅削減教育經費。國立大學的學費只是其中一端,除此之外還在削減公立教師的工資。以前地方公立學校教師的收入要比地方公務員高4%左右,這是因為教師要培養未來的人才,事關重大,相對較高的工資設定是達成了社會共識的。但是現在正在實施停止優待教師的政策。而且某種意義上這只是象徵性的第一步,緊接着,以削減義務教育的財政撥款為首,削減教育整體財政支出的政策將相繼出台。

日本教育支出的GDP佔比在發達國家中處於最低水平。教育意味着培養下一代,會極大影響一個國家的未來。一個國家的國民如果越來越不具備高素質,這個國家的未來無疑會一片灰暗。人們常說今天的日本孩子和學生學力水平下降,就更應當增加財政投入。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職業機會是否平等?

在談及機會是否平等之際,父母的職業與子女職業間的關係也是個重要考察點。也就是說,父母的職業會給子女的職業帶來何種程度的影響,這叫作「社會流動」。不被父母的階層和職業所左右,子女可以從事比父母地位高的職業,步入更高的階層,或者也會淪落至更低的階層,這就是所謂的「社會流動大」。

關於這種社會移動,社會學者佐藤俊樹發表過引人深思的數據,當中比較了父親的主要職業和子女四十歲時的職業,用開放性係數表示兩者間的關係。開放性係數越高,說明父子職業不同的概率越高。

數據顯示,如果父親是高級白領(管理層和專業性崗位),子女也成為高級白領的概率近來在上升。可以認為,90年代初以前,日本的社會流動性是很大的。這就意味着,子女很大程度上可以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可以與父母的職業無關。這種相對較大的社會流動性現在正在減小,父母職業決定子女職業的比重在上升。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以政治家和醫生為例

在考慮這個問題時,舉兩個典型的職業為例會更便於理解。那就是政治家和醫生。可以說,這兩者都是屬於上層階級的職業。

現在的國會議員中,有很多父母是政治家的第二、三代議員。曾經,所謂政治家主要可分為兩類,一是高級官僚出身的政治家,一是工會幹部出身的政治家。不過,我無意在此議論國會議員中高級官僚和工會幹部出身者很多這件事的是非。

中央機關的官僚和工會幹部在以往很少受到父母階層和職業的影響。比如,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高級官僚大多是從東京大學畢業的。但是正如前文所說,以前東大的學生多來自公立高中。這就意味着,在當官之前,他們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自身的努力。從東大考進中央機關,之後成為國會議員,一路走來,沒有那麼多來自父母職業和階層的影響。工會的幹部更是自願進入企業、成為工會幹部的,來自父母職業的影響甚至比高級官僚還要小。

今天的政治家則鮮有上述類型了。越來越多人的父母就是政治家,子女接過父母的「地盤」,繼任政治家。父母中有做政治家的,子女出仕會更為有利。社會流動的開放性變低,也說明階級出現了固化趨勢。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圖:Pixabay

再來看看醫生。根據拙作《富豪研究》中的調查,四成左右的醫生子女也是醫生。在醫生這個行當裡,有很多兩代行醫的案例。這就是說,相似的現象發生在醫生和政治家當中。

想當一名醫生需要很高的學力水平。醫學部的人氣很高,國、公立學校的醫學部入學考試競爭十分激烈。為了在考試中脫穎而出,父母要為子女的高額教育費買單。入學之後,如果是私立大學,昂貴的醫學部學費絕非普通家庭的經濟實力可以負擔。這些事實都說明,若非高收入的父母,是很難將子女培養成一名醫生的。醫生收入高,父母如果是醫生,子女就有足夠的條件走上這條康莊大道。

醫生是社會地位很高的職業。子女目睹父母的成功,憧憬醫生這個職業也不足為奇。可以認為,子女希望從醫,父母也熱衷於培養接班人,這才出現了大量兩代行醫的情況。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格差社會》

【日本怎麼了】格差社會中被剝奪的機會平等

《格差社會》

作者:橘木俊詔

譯者:丁曼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1月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過勞時代】你也被「科技」綁架了嗎?

人們曾經期待新技術能夠減少工作量、縮短工作時間。然而現在,可以說它們的存在反而令工作量增加、工作時間延長了。

2020-01-14 12:03

【周遊藝術】雪中夜歸人:川瀬巴水的浮世藝術

百多年前,烹茶賞雪仍是冬日之樂,畫家的雙眼如同鏡頭,在相機不普及的時代留下白雪紛飛的風光,出生於1883年的日本畫家川瀬巴水便是當中的佼佼者。

2019-12-17 16:54

【文化漫談】江南風格與江戶浮世

談到東亞17、18世紀的思想激蕩,外在的刺激,如豐臣侵朝、滿洲崛起、基督教東漸、海上交通頻密是重要誘因,但外來因素要施於內在環境,才會產生化學反應。

2019-12-16 12:0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