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

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

【好聲行】俗氣的仙氣

文:陳子謙

【好聲行】俗氣的仙氣

圖:《西遊降魔篇》電影劇照

古裝片的角色耍帥,天地萬物都會自動配合。微風會識趣地給衣袖、裙邊拂出飄逸的波紋,恰好不會把髮型吹亂;落花片片,從來沒有半片枯葉落到黑亮的頭上。電影《西遊降魔篇》中的劍仙空虛公子,耍帥卻艱苦多了︰出入時總有碎花撒落,原來不是甚麼異象,而是四個臭臉的大嬸攜着盛滿花瓣的竹籃,沿路狂撒。這統統要付工資,人家還會頂嘴。空虛公子最不幸的,不是戰死,而是不知道自己身處於笑片裡。別傻了,編導會乖乖讓你耍帥嗎?

畫面以外,耍帥也少不了配樂。看過《賭神》的觀眾,肯定忘不了周潤發慢步走向賭枱時的配樂。小說做不了配樂,有時候便乾脆讓角色親身演奏。金庸《笑傲江湖》中的莫大,總是人未到,胡琴聲先到。第一次登場,他明明要出手殺敵,卻先躲在樹後奏一曲《瀟湘夜雨》︰「耳中傳入幾下幽幽的胡琴聲,琴聲淒涼,似是嘆息,又似哭泣,跟着琴聲顫抖,發出瑟瑟瑟斷續之音,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樹葉。」這是琴癮發作,還是想令敵人以為自己不帶殺意?我寧願相信,莫大──不,金庸只是耍帥。

莫大拉胡琴時,還會模仿電影配樂的淡出效果。他殺敵後離去,「一曲『瀟湘夜雨』在松樹後響起,漸漸遠去」。後來他隔牆拉奏《鳳求凰》賀令狐沖新婚,「琴聲漸漸遠去,到後來曲未終而琴聲已不可聞」。莫大總是沒讓人看到他邊走邊拉琴的樣子,為甚麼?唉,那畫面太狼狽了,不帥。樂師實際演奏胡琴時,得好好坐着,把琴筒擱在腿上。若要邊走邊拉,只好把琴牢牢綁在身上──莫大功夫深厚,或許可以運功把它黏住。至於怎樣令一塊大磁鐵顯得帥一點,我不知道。

【好聲行】俗氣的仙氣

圖:《倚天屠龍記》電視劇劇照

《倚天屠龍記》中的黃衫女子,也跟莫大一樣,隨身自備配樂耍帥,不過派頭更大,一律由侍婢代勞。按照金庸原來的設定,這應該是全書最有仙氣的角色,「容貌極美」之餘,視聽皆是素雅︰身穿「淡黃輕衫」,隨團的洞簫和瑤琴合奏「極盡柔和幽雅」。不過,我總覺得她率領樂團在武林中自出自入,跟她的祖先楊過一樣浮誇。而且,演奏舞台的位置太怪異了︰「忽聽得屋頂上傳下來輕輕數響琴簫和鳴之聲,似是有數具瑤琴,數枝洞簫同時奏鳴,樂聲縹緲宛轉,若有若無,但人人聽得十分清楚,只是忽東忽西,不知是從屋頂的哪一方傳來。」主角張無忌大概第一次聽到環迴立體聲,立即成了粉絲,「雖是身處極緊迫的局面之下,也願多聽一刻」。

樂團在屋頂上登場,還勉強可說是為了潛伏,然而他們離去也要躍上屋頂︰「那四名黑衣少女、四名白衣少女一齊躍上屋頂,琴聲丁冬、簫聲嗚咽,片刻間琴簫之聲飄然遠引,曲未終而人已不見」。此曲只應天上有,為了保持仙氣,相信她們三生三世都會留在屋頂上,偶爾下凡。

影片來源:Youtube

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責編:LQ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好聲行】殺我者乃十……

金庸的小說角色說話越簡潔,畫外音或其他角色的對白也越囉嗦,像要把字數連本帶利討回來。很明顯,金庸一點也不像他筆下的冷謙和南希仁。

2019-12-30 09:35

【好聲行】黃老邪的偉哥

金庸的小說角色說話越簡潔,畫外音或其他角色的對白也越囉嗦,像要把字數連本帶利討回來。很明顯,金庸一點也不像他筆下的冷謙和南希仁。

2019-12-16 11:34

【好聲行】看電視不如聽電視

電視能看,也能聽,就像舊劇集《十月初五的月光》的初哥哥,每一句手語都有張智霖的配音。電視劇總是充滿神蹟,連啞巴也會多嘴。

2019-11-19 10:1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