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鄭梓靈

香港新一代愛情小說天后

【鄭梓靈專欄】女孩多少次擦掉眼淚成為大人

【鄭梓靈專欄】女孩多少次擦掉眼淚成為大人

圖:《小婦人》電影劇照

名著《小婦人》有三個主題:家庭生活、工作和真愛,三者密不可分,是建構女性獨立身份必要元素。新版電影《小婦人》的改編,幾乎完美地將原著精神演繹出來,而且四姊妹的成長故事所帶出的命題當代女性仍然會有共鳴。

以前的女子除了嫁得好,幾乎沒有可以靠自己賺錢的途徑,熱愛寫作的女主角Jo卻早有覺醒,不打算嫁人,因此拒愛、出走大城市、投稿、夢碎、回鄉,貫穿這條主線的是另外三姐妹的故事,包括夢想是做個好妻子的大姐,體弱卻善心一片的三妹和一心嫁入豪門的四妹。

女人若沒有自己的工作機會,對婚或不婚的選擇,就沒法真正以愛為考量。正當人人都以為四妹遇上乘龍快婿,今後衣食無憂,更可幫補家人,但她就是沒法愛上對方。該愛的人我不愛,不該愛的我愛了。要真愛還是要麵包,對女人而言從來都是一場豪賭,幸好現代社會女人有獨立財政能力,同樣要賭,賭注也沒那麼大了。

電影有一句很深刻的──女主角Jo對母親抱怨,不想女孩被當成滿腦子只會談情說愛,然而確實又會寂寞。女人似乎一生都活在矛盾中,希望自己易於滿足,但又老是感覺匱乏;想享受平淡,有時又不甘平凡;想要追逐愛,卻又渴望被愛;不願妥協所以寂寞,妥協太多又會失去自己。這些迷思,現代哪個女生沒有過?

如何處理矛盾,如何在當中提升自己,正是我們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實踐、去修練的。有一幕是母親在外面遇到不開心的事,在回家前先抹掉淚痕,深吸一口氣,才開門笑面迎向女兒,那吸一口氣的光景,跟女兒Jo到出版社投稿預備開門前吸一口氣的一幕相呼應──為了愛的人,為了追尋夢想,女人一輩子不知幾多次強忍眼淚調節心理,裝出從容,一步一步由女孩邁向自己所嚮往的女性形象。

Jo指出女人不可能只有情感需要(還有個人目標的完成),似乎也意味著女人不可能永遠擔當感情輸送的角色,不可能永遠溫柔體貼、笑臉迎人(那可能只是男性的想像)。所以當看到女人(尤其成為母親的女人)不倦地輸出愛的時候,不禁會想她們內心其實經歷了多少掙扎?是什麼使女性在困難中仍作願意付出耐心與溫柔?一定是愛。

有一幕母親對Jo自白:「其實我也脾氣大。」「從沒見過你生氣?」「我用了四十年去練習不輕易發怒。」我們明白唯有在自己的崗位上自強不息,練習控制自己的情緒,擦掉自己的淚痕,不再軟弱任性,才能更好地做出忠於自我的決定,包括有自由愛我所愛,如此活過才算無悔。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鄭梓靈專欄】不去恨,是為了尊重自己的感情

對付一個決絕的人,唯一的方法只有比他更決絕。

2019-12-31 14:10

【鄭梓靈專欄】就算想念,沒必要讓他知道

許多痛苦就是出於無用的幻想,出於要放不能放、欲求欲不得的尷尬,其實過去的只能留在過去的時空,你做什麼都無法逆轉對方的想法,也換不回昔日他對待你的溫柔。

2019-12-23 14:13

【鄭梓靈專欄】相同的經歷,不同的風景

即使兩個人擁有相同的經歷,也不代表看得見相同的風景。

2019-12-16 14:4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