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

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

【好聲行】殺我者乃十……

文:陳子謙

金庸的小說角色說話越簡潔,往往越有公信力。《倚天屠龍記》的冷謙「平素決不肯多說一個字廢話,正因為不肯多說一個字,自是從來不說假話」,連正在跟他決鬥的人也如此堅信。《射雕英雄傳》的南希仁,句句都是深思熟慮後才說,所以「不言則已,言必有中」,受到兄弟尊重。不過,他們說得越簡潔,畫外音或其他角色的對白只好越囉嗦,像要把字數連本帶利討回來。

《倚天屠龍記》的冷謙,「殺了他頭也不肯說半句廢話」,在男團五散人中可算是最低調的成員。他有時只會虛應一聲「嗯」,再詳盡也只肯吐出零碎的詞組︰「正東,武當五俠!」冷謙似乎有什麼隱疾,嘴裡永遠吐不出超過四個字的句子。在原文的脈絡裡,那句話的意思倒很清楚,沒有什麼好解釋,但金庸實在是太盡責的監護人,立即代為翻譯:「他說這六個字,意思是說:『正東方有武當五俠來攻。』至於武當五俠的名字,反正大家都知是宋遠橋、俞蓮舟、張松溪、殷梨亭和莫聲谷,那也不必多費唇舌。」是的,我也覺得不必多費唇舌。

很明顯,金庸一點也不像冷謙。

【好聲行】殺我者乃十……

圖:Pixabay

《射雕英雄傳》的南希仁,說話風格跟冷謙一樣,但更零碎。江南七怪想收好孩子郭靖為徒,但嫌他太笨,人人灰心,唯獨南希仁沒頭沒腦地說:「很好。」兄弟追問,他就加上主語:「孩子很好。」終究沒有解釋好在哪裡。妹妹急了,他才逼出了更完整的解釋:「我小時候也很笨。」這一次,金庸忍住了多餘的解釋,只是借另一個笨兄弟之口點破,即使沒有天資也可以成功:「對!對!我幾時又聰明過了?」後來眾師父誤會郭靖投靠仇家,商議要廢他武功,又是南希仁獨排眾議︰「不能。」兄弟追問,他說︰「不能廢了。」兄弟再追問︰「不能將靖兒廢了?」南希仁便點點頭。其實他每次跟人對答,根本是小學擴張句子練習︰很好。孩子很好。不能。不能廢了。不能將靖兒廢了。

南同學,你合格了。

金庸的小說中,南希仁幾乎是最無辜而惡劣的兇案證人。他被毒蛇咬過舌頭,說不出話來,只好奮力寫字指證兇手:「殺我者乃十……」為了配合劇情,他沒寫完就乖乖去死了。「十」字懸而未決,誰才是兇手?讀者比鬼靈精黃蓉更精明,紛紛吐槽:明知快死了,為什麼還不先寫名字呢?其實我倒不意外,畢竟他和冷謙都在極簡的口語美學以外,私藏了另一套造句系統。永遠吐不出五字句的冷謙,心裡竟能這樣滔滔不絕︰「楊逍武功雖高,但和韋一笑也不過在伯仲之間,未必便能勝得了他,再加上說不得等四個人,楊逍萬萬抵敵不住,何以他以一敵五,反而似操勝算,其中必有古怪?」至於南希仁,死前對文法如此堅持,足以成為語文教材供奉的聖人。

很好。你們很好。

【好聲行】殺我者乃十……

圖:Pixabay

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責編:LQ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好聲行】黃老邪的偉哥

金庸的小說角色說話越簡潔,畫外音或其他角色的對白也越囉嗦,像要把字數連本帶利討回來。很明顯,金庸一點也不像他筆下的冷謙和南希仁。

2019-12-16 11:34

【好聲行】獅子吼的靜音模式

金庸筆下的人物中,謝遜的武功不算頂尖,他的獅子吼卻是最霸道的胖虎系武功。縱聲一嘯,便把王盤山上的群雄震得「神經錯亂,成了瘋子,再也想不起、說不出以往之事」。

2019-05-30 15:16

【好聲行】心跳殺人

近年教學,驚覺年輕人都不太讀武俠了,我偶爾隨口提到一兩個經典的武俠典故,台下一臉迷惘,彷彿我教的是《易經》。

2019-07-11 11:4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