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

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

【好聲行】黃老邪的偉哥

文:陳子謙

近日天氣轉冷,令人想起《射雕英雄傳》的碧海潮生曲。按照金庸的描述,黃老邪這曲子根本是冷氣機和暖爐的合體,而且變溫奇快。簫聲中的寒意,可以令人「霎時間便似玄冰裹身,不禁簌簌發抖」,曲調一轉,又「恰如嚴冬方逝,盛夏立至」。輕輕一吹,春夏秋冬就隨傳隨到,多麼方便。越看越懷疑,這支玉簫根本是從多啦A夢的口袋裡掏出來的。

再神奇的道具,大雄都有辦法搞砸,就像港劇改編時老是把黃老邪的玉簫搞錯。道具經費有限,我就不挑剔玉簫的色澤了,卻受不了曾江和駱應鈞飾演的黃老邪,永遠一臉孤傲地把笛子橫擱在嘴前,竟然沒有一個人糾正他拿錯了樂器。橫笛直簫,隧道和升降機完全是兩回事吧?擺錯方向也就算了,你還能清清楚楚地聽到,駱應鈞吹出銳利的笛聲而不是溫潤的簫聲。幸好近年的劇集已經痛改前非,黃老邪學會了端出正確的樂器,可見他的學習能力勝過大雄。

【好聲行】黃老邪的偉哥

曾江飾演的黃藥師  圖:《射雕英雄傳》劇照(1983)

【好聲行】黃老邪的偉哥

駱應鈞飾演的黃藥師  圖:《射雕英雄傳》劇照(1994)

劇中無人發覺黃老邪拿錯了笛,或許因為大家都中了他的幻術。小說中的碧海潮生曲的確就像幻術,除了令人忽冷忽熱,還可以引出情慾幻象。黃老邪原名黃藥師,原來賣的就是春藥。不過,比起古龍、黃易等武俠小說家,金庸堪稱道德家,哪怕寫情慾也是點到即止,幾近老少咸宜。碧海潮生曲摹擬浪潮,又從水意引出諸種幻象︰「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飄至,忽而熱海如沸,極盡變幻之能事,潮水中男精女怪漂浮戲水,摟抱交歡,即所謂『魚龍漫衍』、『魚游春水』、水性柔靡,更勝陸地」。水中的動作鏡頭,一閃即過。郭靖聽了,「心中一蕩,臉上發熱」,鏡頭始終牢牢守住了上半身。周伯通抵受不住,也不過「氣喘愈急,聽他呼吸聲直是痛苦難當」,像是哮喘多於發情。有時候,中招者的情慾會化作舞蹈,例如武功最弱的舞姬,聽了「全身震蕩」,「隨着簫聲而舞」,而修為不俗的歐陽克,則「不由自主地舉起手中竹枝婆娑起舞」。碧海潮生曲,無疑是最好的舞蹈教材。

【好聲行】黃老邪的偉哥

苗僑偉飾演的黃藥師  圖:《射雕英雄傳》劇照(2017)

限於電視尺度,曲子在劇集中的春藥效果往往更弱,有時候導演隨便拍點爆炸場面就打發過去。唯有苗橋偉飾演黃老邪的版本,嘗試把曲中引發的情慾幻象拍出來。歐陽克在小說中只是聞歌起舞,在劇裡卻看到性感舞姬浮在半空,像旋轉木馬繞着自己,他一伸手,就把軟軟的女體摟在懷裡。這些畫面的想像力,頂多足夠做避孕套廣告。鏡頭一轉,幻象破滅,他正癡笑着吻向石頭──劇人都在笑他,哈哈,我也在笑,嘻嘻,好沒趣的笑點。

黃藥師出題挑女婿  視頻來源:Youtube

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好聲行】獅子吼的靜音模式

金庸筆下的人物中,謝遜的武功不算頂尖,他的獅子吼卻是最霸道的胖虎系武功。縱聲一嘯,便把王盤山上的群雄震得「神經錯亂,成了瘋子,再也想不起、說不出以往之事」。

2019-05-30 15:16

【好聲行】看電視不如聽電視

電視能看,也能聽,就像舊劇集《十月初五的月光》的初哥哥,每一句手語都有張智霖的配音。電視劇總是充滿神蹟,連啞巴也會多嘴。

2019-11-19 10:19

【好聲行】鄰家不是鋼琴家

鄰居的涵養不錯,從來沒有投訴過我,倒是我一聽到樓上的小女孩練琴,就想殺人。當小女孩一再精準地彈出同一個錯音,我便想猛敲天花板大喊︰「又錯了!」

2019-11-08 10:0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