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錢樸

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讀史驚奇】客家心魂與血性

文:錢樸

看譚樹林(2007)〈近代來華基督教傳教士與客家源流研究〉,說沒有洋教士就沒有客家人或許誇張,說今日各種對客家人的論述,全都在複述着百多年前洋教士的論點,則並不為過。

從中原避難到南方山區的一個漢族支系,初隱於山野,本無人認識,但因人口增長,其分佈漸及本地鄉村。加之遷海令引致華南原鄉人口流失、土地荒棄,清廷為南方沿海招來此一民系重建拓墾,開始被本地人認識,稱之為客。他們接受這個稱呼,並作為自稱,繁衍數百年,人更多勢益眾,與周邊本地民系,開始為爭奪資源而械鬥。為了平息紛爭,希望本地民系不要稱之為客賊,或在客字加狗爪旁。1808年有客家學者徐旭曾,提出客家人先祖是中原衣冠舊族,語言是中原正音,崇禮耐苦,質而有文,耕讀傳家,女子才能不低過男子。

郭實獵1831年入中國南方沿海了解民情時,客家人一詞並未確立,但郭對他們已留下深刻印象,在1843年致德國教會信中,稱「客族」勤儉耐勞,「吾既習其語言,與之過從,且招之集會祈禱」,郭1846年教客家話予巴色會韓山明,派他到深圳布吉傳教。洪秀全堂弟洪仁玕1853年受洗,跟韓回港,引薦為洋教士中文教師,洪仁玕要上南京協助洪秀全,韓山明為他出版《太平天國起義記》,以稿費安排他上南京,因清廷交通封鎖,回香港時韓山明死,改投理雅各(James Legge),獲任佈道者、助理傳教士、英華書院中國文史教師。洪仁玕住港四年,得傳教士稱許,工餘吸收西學知識,孕育出現代化改革的政治綱領,1859年終抵南京,被封為「幹王」,為太平天國推行《資政新編》,1860年容閎來訪助陣。袁偉時(2016)指當時中國惟二人真正了解西方文明,兩人之建國方略比之前所有救亡建議水平高很多。但因諸王內鬥,未有實行。太平天國1864年覆亡,洪仁玕同年被清軍處死,但《資政新篇》的現代思想已在中國播下。

【讀史驚奇】客家心魂與血性

《資政新篇》  圖:資料圖片

巴色會另一牧師歐德禮(E. J. Eitel),1862年由香港上深圳布吉附近之李朗客家社區傳教,工餘實行客家人種研究,在1867年,他區分香港及深圳(當年英國並未租借新界)民系有本地、客家、福佬三種,稱客家與漢族不同,是既剛毅又仁愛的非凡民系。1879年應港督軒尼詩聘為政府視學,1898年英國租借新界,其三大民系分類,成為駱克調查新界人口其中一項必查資料。

巴色會另一教士畢安(C. Piton),1864年來港即往嘉應傳教。1866年被派往深圳龍華大浪,因客家人及其他民系的形貌、習俗、信仰、語言差別不大,堅持客家是漢族。他觀察到客家男人勇武,留家中不參與械鬥者會被視為是一種恥辱。但他又揭發,很多客家族譜都上溯至皇帝或某朝名臣,是為抬舉自家及本族聲譽而杜撰,牴牾正史。他又指出不是所有客家人都願四處流浪,如嘉應客家就定居該處數百年。

【讀史驚奇】客家心魂與血性

客家人聰明而耐苦  圖:Pixabay

1873年歐德禮研究大量客家族譜後指出,客家先祖上溯公元前三世紀周朝的山東,至秦朝時被清洗,開始南下逃難,經歷五次大遷徙,修訂了「客家與漢族不同」見解,但其前見在1905年被順德人黃節所編教科書引用,指客家非粵種,也非漢種,引起客家學者群起,成立學會,予以澄清。英國教士肯比爾(G. Campbell)在梅縣傳教數十年,參與其事,指客家人體貌跟福佬與廣府人無別,但比城市人勇敢自主,熱愛自由。據語音可溯源於中原河南光州,五胡亂華時第一次遷徙,連黃巢之亂、宋室南渡共三遷。他認為客家人自成一圈,很少與其他人發生關係,所以血統純粹,沒與少數民族如瑤人混血,而且由於來自較文明地區,比少數民族優秀,比漢族土著有來歷,有才智而進取,在政軍、經商、文教、建築方面,具突出才能,可以預見其與中華民族的奮發和進步,將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云。客家學者羅香林把肯比爾論述予以系統發揮,稱客家是中華民族裡的精華,出版首部華人客家學論著。

譚樹林指傳教士研究客家的目的,在促進傳教。基督教士讚賞客家人,可提升其自信自豪,增加親近,更易入教。成為基督徒令客家人更凝聚,基督教文明啟蒙客家人促進族群的現代化與世界化,確實對發揮其才智及影響國家社會起了作用。凌啟蓮及彭樂三先後畢業於李朗神學院,兩人共同在粉嶺松冚塘買地建客家教會及村落,松冚塘因此易名崇謙堂。現任匹茲堡大學人類學教授郭思嘉(N. Constable)在1979至1980年於該處進行族誌學研究,1994年由加州大學出版《基督心與中國魂》(Christian Souls and Chinese Spirits),結論庶幾近之。此書2013年由大陸學者謝勝利譯出。一本由本地學者著述有關粉嶺歷史的學術大作,在2019年新版特別加入N. Constble原書其中一章中譯,譯文中把中國最早的神學院及培養最早華人傳教士之所在地李朗譯為「里郎」,宜在第三版修訂。

【讀史驚奇】客家心魂與血性

2006年翻新前的崇謙堂  圖:Wikimedia Commons-Chong Fat

N. Constble在專著中曾提及日本學者中川學 (Nakagawa,1975)對洋教士的批判並予反駁,譚樹林則以中川學的批判作文章結論:英國人之鼓吹客家正統中原血統論,助長客家民族主義,挑動矛盾,使與本地民系及少數民族民系分化互鬥,防範他們同心合作對外抵抗殖民者,是英國政治家慣用技倆。又引用蘇聯民族學家托卡夫指,民族學其實是殖民者為統治殖民地而設的。想不到一直客觀引用、條分縷析的論文,最後採用廣傳於民間的簡易陰謀論作結。同樣的陰謀論可以這樣說:對近代中國搶掠最多的國家,英國遠在蘇聯及日本之下,兩國學者指控英國,搶掠就似與本國無關。

但是客家人之有血性易衝動因而容易被同胞煽動,是鐵一般的事實。廣西客家人被客家天王煽動,最後死守南京城的慘烈不用說了;太平天國被滅未幾,清吏利用客家人具愛國心正義感特性,搜剿土匪,演化出波及高要至新寧六縣之土客械鬥,1856至1867年內客家人死亡的竟有五六十萬;香港六日戰爭期間,被號召用落後火炮及刀劍去跟英軍對抗而死的,主要不是世家大族而是客家佃農。日佔香港期間,西貢及東北鄉郊客家人,而不是新界世家大族,被曉以愛國大義抗日,而死傷慘重。聽說香港人口中有客家血統的,到現時為止仍佔不少,我以為認識一下這些事件,予以fact check,也是值得一做的事。

【讀史驚奇】客家心魂與血性

1899年4月16日,「六日戰爭」期間,英國代表在新界大埔就接管新界所舉行的儀式  圖:Wikimedia Commons

(補記:關於之前〈絕代客家〉一文「虢歿絕代」一詞,近日查得邱冰珍(2014)《我係客家人客家方言趣談》寫為「瘑毛絕代」,瘑即「光禿」,瘑毛即「禿子」,即暗示對方「沒有子女」,邱冰珍指這是不忍心直說的罵辭,是厚道版。我記起叔婆有時也只說「瘑毛」,低沉拖曳地。突然提升音調的兩個入聲「絕代」,是「瘑毛」的複述,加強力度,是過癮版。各位客家兒女應如我一樣,聽慣的是罵辭。「虢歿絕代」成立的前提,是肯定它不是罵辭,這就不是一般客家兒女身處的語境了,所以當以邱冰珍解釋為準。到底是否真的存在過貴族氣的「虢歿絕代」,而因客家人身份的嬗變而演化出平民化的「瘑毛絕代」,是一個值得稽考的有趣問題。)

點擊這裡閱讀〈絕代客家〉一文。

_________

錢樸,第五代香港人,好打聽舊時故地前人逸事,願得見新世代憶記繼承轉化發揚。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讀史驚奇】實獵抑或士立?香港第二代牧師C. Gutzlaff(下)

如果沒有郭士立邀歐美差會來港宣教,創立培訓華人牧師獨立宣教的機制,可能就不會有今日的禮賢會、崇真會、信義會。有了郭士立,中國傳教士得以立身香港。

2019-12-04 13:43

【讀史驚奇】實獵抑或士立?香港第二代牧師C. Gutzlaff(上)

香港的摩利臣山及吉士笠街,分別以第一代傳教士馬禮遜及第二代傳教士郭士立命名。1835年,郭士立接替過身的馬禮遜,任英國駐華商務監督的中文秘書兼翻譯,1836年,成為義律駐華商務監督顧問,獻計賄賂官員以擴張...

2019-11-27 11:33

【讀史驚奇】絕代客家

有句客家話,我幼時每次在叔婆跟我媽媽閑談時都聽到,我一直以為那是粗口,用粵語拼音是Gou3 mou3 tsiet1 toi1,長大之後意識到後兩字應是「絕代」。

2019-11-19 14:0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