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編採:劉曉君  拍攝:李家明  剪輯:李家明  

近年的建築活化工程,「帶旺」了一些幾乎在歷史中湮沒的建築,如前身為中區警署的大館、脫自上世紀五十年代已婚警員宿舍的PMQ元創方,還有尖沙咀知名打卡點「1881 Heritage」,亦曾是過百年的香港水警總部。

大文豪雨果道:「建築是『用石頭寫成的史書』」,翻開這一本書,從建築中重拾城市的記憶,是陳天權十多年來的習慣。他的新作《城市地標:殖民地時代的西式建築》,以香港歷史為脈絡,串連殖民地時期各主要地區的地標,包括行政、軍事、法治、醫療等不同類別,當中大部分是法定古蹟或評級建築。有興趣者自可「按書索驥」,感受歷史現場的氛圍。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位於中環,前身為中區警署的大館 圖:陳天權

            

建築:歷史的活見證

「在此之前,原來香港沒有人正式寫過一本詳細介紹西式建築的書。」陳天權說。

不少香港人熟知殖民地歷史始末:1842年中英兩國簽訂《南京條約》,香港島正式被割讓。英國人以中環為城市中心,建起大量西式建築。二次鴉片戰爭後,英國取九龍半島,三十多年後再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強租今日部分九龍及新界土地。百多年間,華洋雜處,西洋建築也分門別類,有維多利亞時期、愛德華時期、包浩斯時期等風格,各有特色。

陳天權指,很久以前有書介紹這些地方,但多從歷史角度入手,建築特色說得很少。「那不如由我嘗試去寫,拋磚引玉。其實算大膽,第一我本身不是建築師,也不算是歷史學家,但我對歷史和建築都有興趣,所以想將兩件事串連在一起介紹。」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陳天權講解建築物   圖:李家明

陳天權出身新聞界,他笑言是「有翻工無收工」(忙到沒有下班時間)的行業,沒什麼時間發掘自己的興趣。直到2004年,他開始減少工作,並報讀了香港大學的建築文物保護課程,開始有系統地觀賞歷史建築。「考察過後便寫文章、發表。寫作可以幫你重新整理資料、重組記憶,對理解建築物很有幫助。」自2006年畢業,十多年來他這裡看看,那裡看看,越來越多東西「入腦」,解說也就駕輕就熟。

一點點串連起香港歷史

訪問當日,一團人隨陳天權到荔枝角的饒宗頤文化館參觀。饒宗頤文化館為香港三級歷史建築,原址有逾百年歷史,曾是清政府的海關分廠、華工屯舍、檢疫站、傳染病醫院及療養院,也是香港第一所女子監獄的所在地。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饒宗頤文化館   圖:李家明

下區建築群約於1910-1920年代建成,陳天權希望大家先看看樓房的磚頭。「外牆使用了大量紅磚,並以英式砌法組成,即長磚與短磚層層交替;建築物部件也用上了鑄鐵工藝,因此它屬於愛德華時期的建築風格,是在那年代建成的。」尖沙咀訊號塔(1907年)、贊育醫院(1922年)、英皇書院(1926年)等古蹟也是同一風格,可見其淵源。

再走到中上區,遠看相似的牆壁已完全不同,部分是修繕過的新式紅磚牆。看建築,果然要夠細。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從紅磚看建築時代   圖:李家明

「初期研究建築,我看得比較膚淺。」陳天權說。「現在深入多了,除了歷史,也看建築物與社會背景的關係:這座建築物為何出現?這區又何以成為它出現的原因?你擴大去看,便會發掘事物都是互有關聯的,這座與另一座原來是同一個時代背景的,於是便會串連出整個香港歷史。」橫向看建築特色,縱向看歷史發展,經驗累積,看到的便越來越多。

他特別推薦大家從中環入手,展開西式建築之旅。「中環肯定是一條(殖民地建築的)主軸線,由天星碼頭到皇后像廣場,然後是港督府(禮賓府)、香港動植物公園,這條主軸線便是香港的政經黃金地帶。」除了主軸,兩旁同樣精彩,「往東面走,你可以看軍事建築,包括香港公園一帶的軍事建築群;西面則可以看法治建築群,如大館一帶。再走遠一點,西營盤,也有很多醫院建築可看。」殖民地時代,香港島是最多英國人活動的地方,因此本書也多介紹港島的西式建築。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皇后像廣場   圖:陳天權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第三代天星碼頭   圖:陳天權          

政府保育工作有進步,但未到很好

近年,有關保育的議題引起不少熱議。香港素有古物諮詢委員會及古物古蹟辦事處等,為具歷史價值或文物價值的建築物評級。截至2019年9月12日,共有1444幢歷史建築獲得評級認證。按規定,一級歷史建築面臨拆卸威脅時,政府會介入保護;二、三級歷史建築也有相應的保護措施。面對城市發展與商業角力,未「入閘」的建築物是否有消失風險?政府在這方面做得是否足夠?

「有進步,當然未到很好。」陳天權指,保育工作有一條線。「以往只有戰前建築才能獲得保育,現在這條線已移到60年代,例如1962年的大會堂,也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了。另外,以前評級只限於單幢建築物,現在建築群也可以,例如荔枝角醫院,還有街道(如中環砵甸乍街)也獲評級。也就是說,評級機制已逐漸覆蓋了點、線、面。」

不過,這條線暫時只到60年代。70年代以後的建築物,政府暫時沒有跟進。「但它們也重要,例如郵政總局是70年代的,現在說可能會拆。那幢建築反映了當年流行的包浩斯建築特色,如果你拆了,日後不一定還在。所以現在開始要慢慢想,現代建築是不是也要考慮評級?而不只是考慮舊建築。」另外,部分評級建築由於業權原因,無法完全避免清拆的風險,如北角皇都戲院。政府在這方面有做工作,例如商議換地,但是否可多做一些?這些都值得思考、改進。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圖:李家明

陳天權曾出版十多本文化建築書籍,屬多產作家,更活躍於導賞工作,在古蹟群中上上落落,走得比記者和攝影哥哥還快。看歷史古跡,或許也是這樣——在它們消失之前,與時間競賽。

       

【知書no.96】香港百年路:建築裡的殖民地記憶

《城市地標:殖民地時代的西式建築》

作者:陳天權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時間:2019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資深建築師談巴黎聖母院的重建:維修古跡像是病態學

1163年開始建造的巴黎聖母院,經過九個世紀的沉浮,當中已經過不少的變化,重建也並非第一次。在近日舉辦的「開方講堂」中,澳門建築師呂澤強便向在場觀眾講解了巴黎聖母院的前世今生。

2019-06-03 18:37

【懷緬貝聿銘】傳奇一生:最美的建築該建在時間之上

華裔美籍建築師貝聿銘辭世,享嵩壽一〇二歲。他曾說過,「最美的建築,應該是建築在時間之上的,時間會給出一切答案。」

2019-05-17 12:08

巴黎聖母院:建築是凝固的史詩

雨果在《巴黎聖母院》裡寫道:「這座可敬的歷史性建築的每一個側面,每一塊石頭,都不僅僅是我國歷史的一頁,而且是科學史和藝術史的一頁。」

2019-04-16 14:1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