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文:梁鶴年

兄弟四人一起長大,吵架難免,而且是非難辨。剛才還玩得好好的,一下子就吵起來了:弟弟說哥哥欺侮他,哥哥說弟弟不守遊戲規則;弟弟說哥哥沒有把規則說清楚,哥哥說規則誰都知道──究竟誰是誰非?

哥哥說弟弟故意弄壞他的玩具,弟弟說不是故意的,而且哥哥前天也弄壞他的玩具──到底是不是故意?

弟弟說今天不應是他當值洗碗碟,昨天做了,哥哥說弟弟抵賴,昨天家裡不做飯,吃外賣,沒用碗碟,弟弟說昨天他收拾外賣盆子,今天應該是哥哥值日──怎樣才算公道?

俗話說「清官難判家庭事」,因為家事是永遠糾纏不清的。更關鍵是法官判了案就了事,但家事是永遠沒有了結的。父母不是法官,兄弟不是證人。如果是,家無寧日。

我家只有一個原則:愛。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表現在「父慈子孝」,兄弟之間的愛表現在「兄友弟恭」。哥哥對弟弟要愛護,也就是說,哥哥做得對不對全看他是不是為了愛護弟弟,弟弟做得對不對全看他有沒有恭敬哥哥。法庭上證人對質是口說無憑,事事憑證據,因為法治的假設是私利當前,人人不講真話。如果把家庭弄得像法庭,把家人看作證人,那就太可憐了;兄弟之間沒有實話,家就完蛋了。怎樣培養兄弟之間說實話?我家的做法是「先聽話,後說話」,在總體上是「兄友」,在具體上是「弟恭」。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圖:中和出版

在家庭文化上,我們要求哥哥處處愛弟弟;在兄弟爭執上,我們要求弟弟次次聽哥哥。「兄友」與「弟恭」都是沒有先決條件的。「兄友」是兄的本分,無論弟恭或不恭;「弟恭」是弟的本分,無論兄友或不友。這是因為長幼有別,上下有序。家沒有民主,因為長幼、上下都是沒有選擇的。不想做哥哥的仍得愛護弟弟,不想做弟弟的仍要恭敬哥哥。這些,我們做父母的在旁監注,事事提醒。

哥哥沒有愛護弟弟是哥哥的不是,例如,與朋友玩耍沒有關照弟弟,重的東西沒有幫弟弟拿。久而久之,養成哥哥對弟弟的愛護、弟弟對哥哥的信賴。如此,哥哥的「權」是建立在愛的基礎上。弟弟沒有恭敬哥哥是弟弟的不是,例如,搗亂哥哥的遊戲,搶哥哥的玩具。久而久之,養成弟弟對哥哥的尊敬、哥哥對弟弟的放心。

行為上,哥哥有照顧弟弟的習慣,弟弟有尊敬哥哥的習慣;心理上,哥哥對弟弟沒有戒心,弟弟對哥哥卻有信任。家庭裡,尤其是孩子未長成前,是不應平等的,因為長幼不同,上下有別;但應有公道,也就是對稱的權利與責任。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圖:Pixabay

良好習慣和平衡心態相輔相生,同樣重要。孩子是沒有大奸大惡的,這些都是長大後才現形,但都是在成長中成形。頑皮是孩子天性,但父母過縱與過嚴都會使孩子心態失衡。聰明的就假裝或掩飾,不聰明的就放肆或反叛。因此,良好習慣和平衡心態不可缺一。在這基礎上,偶爾的爭執就好解決。我家的原則是「解鈴還須繫鈴人」,兄弟之事兄弟清楚,關鍵是他們能否想得通和看得開。

紛爭有兩類。一是物之爭,例如爭玩具。我家是這樣處理的。首先,兄弟兩人都不准玩,各坐飯桌一端,不准說話,不准做任何事,直到問題解決。怎樣解決兩人自己定。往往是這樣的情形:頭一分鐘兩人怒目相看;第二分鐘,兩人悶;第三分鐘兩人開始互相逗笑。此時我們就問:「還爭不爭?」齊說:「不爭了。」我們也不管兄弟間是怎樣解決的,反正是解決了。由於從小就是這套,孩子也學精了,知道吵是浪費玩的時間,所以也很少真的吵。

二是理之爭,例如是爭公道。我家是這樣處理的。首先問弟弟:「聽了哥哥的話沒有?」我家規矩是就算不服氣也得先聽話。弟弟做好了,我們就問哥哥:「你準備怎樣去表示愛護弟弟?」此時,哥哥的氣消了,總會找到一些可以讓弟弟覺得好受的事情,例如下一次多讓點弟弟、多給點弟弟。當然,我們會跟進,不容抵賴。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圖:Pixabay

由於從小就是這套,弟弟知道不想聽哥哥話也得要聽,但事後總會有些甜頭;哥哥也知道對弟弟的權力是有相對應的責任的,因此對弟弟的施威也會權宜。這培養了兄弟之間的默契,各人懂得避重就輕,成長後做人處世也懂點分寸。當然,孩子長大後自然不會爭玩具、爭分工,但對家事、世事的不同看法並沒有構成他們之間的芥蒂,反成為他們聚在一起時佐談的材料。

法庭上,每件紛爭獨立處理,要「了結」,有勝有負。家庭裡,血緣關係是沒有「了結」的,家和萬事興。「和」的基礎是「平」,不是平等,而是平衡。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平衡,家庭才會和睦。但平衡是動態的,就像一個天平;孩子成長中,千千萬萬的事情會令天平傾斜。爺爺婆婆或對其中一個孩子偏愛,其他孩子豔羨之餘,或會妒忌;叔叔嬸嬸寄來一件玩具人人想要,給誰都會有人抱怨。做父母的就要不斷地調撥天平去維持平衡。我們的經驗是在父母的愛之下、長幼有序之中,兄友弟恭可使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在兄友弟恭的家庭文化下,孩子也會發揮他們的智慧去淡化一些無可避免的「爭」。印象最深是分食物。四兄弟怎樣分一塊蛋糕或一盆菜?他們的辦法是誰都可以負責分,但負責分的人一定要最後一個去拿。例如,要是老大分,就其他人先拿,最後一份才是老大的。因此負責分的人就會想盡辦法分得最「公道」。每次分東西,但見分的那個聚精會神,其他的在旁指指點點。有次分月餅,一個月餅分四份,也就是兩刀。餡裡頭有兩隻蛋黃,人人想吃,但是要切開月餅才看得見。老大操刀,有說這邊下手,有說那邊下手。一刀下去,餅分兩半,哄堂大叫,因為看不見蛋黃。看來第二刀下去,可能有人會得全黃,有人要拿全白。老二說,這不妥當,大哥最後拿,肯定全白。老三聰明,說「分八份,每人拿兩份,但分兩輪拿,先四份,再四份」。我在旁看,四兄弟的童真和相互關懷,可愛極了。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圖:Pixabay

我不知道有無科學依據,但總覺得他們兄弟間是心有靈犀、互相感應的。盛夏的一天,朋友請四個孩子去他家游泳。四個男孩子,加上人家的小女孩,五個孩子在池裡嬉戲、在池邊曬太陽,玩得很開心。妻和朋友在旁一邊聊天,一邊看管。老四才五六歲,雖然也懂點游泳,但水深過頂,所以坐在池邊的妻對他特別留神。

那一刻,只有老四在池中,其他孩子都在池邊追逐。老四跟媽媽揮手,媽媽也跟他揮手。忽見老大跳進池裡,急游到老四旁邊,把他托起,拖上池邊,馬上給他做人工呼吸。老四的臉色開始變得死灰,時間好像停頓下來。突然,他吐幾口水,張開眼睛。早有人拿來浴巾,妻給他擦身,抱着。孩子就是孩子,擾攘一番,危機過後,馬上又去玩了。只是妻尤有餘悸,剛才看見的老四揮手原來是掙扎。她問老大:「你怎知弟弟有事?」才十二三歲的老大說:「不知怎樣知道,但就是知道。」

到了今天,兄弟調笑間,都說老四要聽老大的話,除了是「兄友弟恭」之外,還得多謝「救命恩人」。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圖:Pixabay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家有四男:從好男孩到好男人的成長記》

【家有四男】兄友弟恭非空話  落實執行令孩子懂分寸

《家有四男:從好男孩到好男人的成長記》

作者:梁鶴年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2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孩子患抽動症 父母從不解到接受:有缺陷的孩子不可自憐!

老大有病。七歲那年,學校屢次投訴,說他在課堂不斷打嗝,影響同學。某天,校長打電話到家裡,說孩子在學校實在太騷擾老師和同學,考慮要他退校。

2019-11-27 17:21

【解憂電影院】揭開家庭的傷痕

這個家庭表面上照常過日子,但每個人心中都有個難以紓解的痛處。一家子多年的怨懟與傷痕,在這兩天一夜,純平的忌日之時,一一被撕開與檢視。

2019-11-27 16:31

【日本暖心廣告】一條乳酪,看見兒子的成長

今天給大家分享的廣告來自日本雪印乳業,它以母親看著兒子成長的視角,講述了一個關於分享的故事。

2018-02-21 17:5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