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島上筆記

島上旅行,字裡迷路

【島上筆記】北歐半島(上):娜拉出差

文:鄒芷茵

很快就要出差去挪威(Norway)了。說起挪威,我非常不務正業地先想到三文魚,然後是村上春樹和The Beatles;接着才是魯迅、胡適和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

初中的音樂課,曾提及易卜生的劇作〈皮爾金〉(Peer Gynt)。因為音樂課都以挪威葛利格(Edvard Hagerup Grieg)〈皮爾金組曲〉(Peer Gynt Suites)為中心,所以我之後就忘掉易卜生這號著名劇作家了。上了大學,很多老師喜歡選魯迅1908年發表的〈摩羅詩力說〉、〈文化偏至論〉,以及1924年發表的演講辭〈娜拉走後怎樣?〉這些提到易卜生的文本為教材,於是我又重遇易卜生。

【島上筆記】北歐半島(上):娜拉出差

易卜生  圖:Wikimedia Commons-Gustav Borgen

在魯迅的著作裡,「挪威」叫「瑙威」、「諾威」;「易卜生」叫「伊孛生」、「顯理伊勃生」。魯迅在〈娜拉走後怎樣?〉討論的故事人物「挪拉」(Nora),來自易卜生代表劇作《玩偶之家》(Et dukkehjem,英譯A Doll's House,魯迅中譯為「傀儡家庭」):

娜拉當初是滿足地生活在所謂幸福的家庭裡的,但是她竟覺悟了:自己是丈夫的傀儡,孩子們又是她的傀儡。她於是走了,只聽得關門聲,接着就是閉幕。這想來大家都知道,不必細說了。[……]但娜拉畢竟是走了的。走了以後怎樣?伊孛生並無解答;而且他已經死了。即使不死,他也不負解答的責任。因為伊孛生是在做詩,不是為社會提出問題來而且代為解答。

——魯迅〈娜拉走後怎樣?〉(節錄)

【島上筆記】北歐半島(上):娜拉出差

魯迅  圖:Wikimedia Commons

民初的五四作家,為這樣探討女性地位的社會問題劇(problem play)深深感動;感動的除了魯迅,還有胡適。胡適於1918年發表〈易卜生主義〉,提倡易卜生的「寫實」創作理念:

易卜生早年和晚年的著作雖不能全說是寫實主義,但我們看他極盛時期的著作,盡可以說,易卜生的文學,易卜生的人生觀,只是一個寫實主義。[……] 易卜生的長處,只在他肯說老實話,只在他能把社會種種腐敗齷齪的實在情形寫出來叫大家仔細看。他並不是愛說社會的壞處,他只是不得不說。[……] 《娜拉》戲裡的娜拉忽然看破家庭是一座做猴子戲的戲台,他自己是台上的猴子。

——胡適〈易卜生主義〉(節錄)

【島上筆記】北歐半島(上):娜拉出差

1918年,《新青年》以 「易卜生專號」將其作品帶進中國  圖:資料圖片

胡適認為,易卜生是一個敲破家庭、人際關係等社會問題的作家,讓觀看的人看了劇作便「動心」,認同改變之必要。至於怎樣改變呢?他卻說,易卜生是只診症,不開藥方的醫生,因為世上並沒有「包醫百病」的藥方。

除了魯迅、胡適外,易卜生對田漢、曹禺等筆下的中國現代劇作,影響亦為深遠。在這些力求改變的作家中,魯迅顯然是對「挪拉出走」的結果最感悲觀的人。他認為,看着挪拉出走的中國群眾「永遠是戲劇的看客」,好像在羊肉店「張着嘴」看店家「剝羊」的閒人一樣,覺得「愉快」,然後「忘卻」。

重讀〈娜拉走後怎樣?〉後,我也突然變得很悲觀:挪威除了三文魚,還有羊肉。我吃不了羊肉,如果羊肉來到餐桌前,我該怎麼辦呢。某頓晚飯,P給自己點了烤羊架時,我又想起易卜生了。

___________

鄒芷茵,香港地誌文學研究者,編有《疊印:漫步香港文學地景1、2》(合編)。飲食散文《食字餐桌》作者。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你在這裡可以買到任何配件/隨意組合東方之珠的映象」,說得真好,準確得讓人心疼。人情小事、尋常美味,就是舊區的文化資本。

2019-10-18 09:04

【島上筆記】沙田的幸福

我們在車公廟前祈求平安,在靈基營裏思考真理與生命,在曾大屋下一親山水恩澤。屬於我們的幸福,也許不在沙田裏,而在那碟幻想中的梅菜扣肉裏。

2019-10-04 10:31

【島上筆記】珍重新亞(上):中文系,進「新亞」

香港中文大學坐落馬料水,俯瞰吐露港,遠眺八仙嶺,可謂山明水秀。它也是香港唯一設書院制的大學,各書院各具特色。這次跟隨作者漫遊中大之巔──新亞書院。

2019-08-30 09:0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