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圖:視覺中國

文:張宏傑  

乾隆中期,產生了許多離奇的、今人的思維很難理解的案子,這些案子都是冤案,而且都是乾隆皇帝一手製造的冤案。

乾隆性格中有很善良的一面,但是這些冤案,反映的卻是乾隆性格的另一面。

先來講第一個案子。

乾隆四十五年(1780 年)七月的一個早晨,廣西布政使,也就是主管一省財政的官員朱椿,他前兩天連着好幾天,忙着全省的財務核算,累壞了。今天正好忙完了,給自己放一天假,想到桂林城外,去轉一下,散散心。他坐着轎子,剛剛出了胡同,突然路邊搶出來一個老者,六十多歲,身穿長衫,鬚髮花白,看上去像是個讀書人,顫巍巍地跪在路邊,手中高舉一冊文書。朱椿一看,看來這是又遇到一位告狀的。哎呀,真是掃興,想給自己放個假都不行!

有告狀的就得審理,於是他命令隨從把老頭手裡的那冊文書拿過來,坐在轎子裡一看,哦,原來不是告狀的。文書封面上,寫着兩個字,「策書」,是一份政策建言書。建了甚麼言呢?朱椿打開一看,只見裡面,端楷正書,字寫得很漂亮。

有四條建議,哪四條呢?一、請朝廷進一步減免錢糧,減輕底層人民負擔;二、建議各地添設義倉,就是慈善機構,來救濟貧民;三、禁止種煙,以多打糧食;四、裁減寺僧,就是控制和尚數量,來減輕社會負擔。

朱椿從頭到尾讀了一遍,發現這篇文章,層次清楚,邏輯嚴密,是一份十分認真的政策建議書。而且和一般老百姓上的建言書不同,這份報告裡面還有許多定量分析。比如建議禁止種煙,建言書中詳細分析了種煙的成本,說:「今種煙之家,十居其半。大家種煙一二萬株,小家亦不減三千。每萬株費人工十或七八,灰糞二三百擔……」就是說,如今廣西,有一半農民家裡種煙。多的種一萬多株,少的也有三千。那麼每一萬株煙,就需要十個人工,需要肥料二三百擔,數字非常詳細。可見他寫這篇建言書,進行了大量調查研究,一個老人關心家國的拳拳之情,躍然紙上。

那麼,看到這份建言書,布政使朱椿是甚麼反應呢?是不是非常感動,把這個老人叫進府中,和他把酒暢談呢?不是。看完了這份建言書,只見朱椿臉紅頭漲,神色大變,命令身邊的幾個隨從:「立刻把老頭拿住捆上,絕對不許逃脫!」

朱椿顧不上再旅甚麼遊,立刻轉轎回府,升了大堂,把老頭帶過來細細審問。老頭一看布政使大人不但沒有把他待為上賓,熱情款待,反而疾言厲色,如臨大敵,老頭一時搞不懂甚麼狀況,跪在地上,原原本本從頭道來。原來這老頭名叫吳英,是廣西平南縣人,讀了一輩子書,只考上了一個秀才。如今六十多歲了,身體多病,眼看着來日無多,不甘心一肚子才華,就這樣埋沒了,便想着把自己對朝廷和皇帝的忠愛之情,化為這一紙策書,獻給官府,這樣能對社會有所貢獻,也算不負到人世來了一趟吧。這就是他寫這個東西的動機。

朱椿把這個事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了,就命人把老頭關進大牢,然後連夜給廣西巡撫寫了一個彙報。朱椿說,這是一起重大案件。為甚麼這麼說呢?第一,是一個普通秀才居然膽敢批評朝廷現行的政策,這是不允許的。第二,老頭行文中犯了聖諱。原來,這篇策書中有一段話,「聖上遵太后之遺命,命免各省稅糧,其德非不弘也,……聖上有萬斛之弘恩,貧民不能盡沾其升斗」(《清高宗實錄》)。這一段,兩次用了皇帝御名「弘曆」中的弘字,沒有避諱。所以這是一個大案,得從嚴查處。

第二天,這樁案子就轉到了廣西巡撫姚成烈的衙門了。巡撫會怎麼處理這個案子呢?是不是會怪這個布政使小題大做呢?不是。姚成烈一看見這個案子,馬上放下手中所有事情,全力處理此案。他派人趕赴吳英老家平南縣,抄家捕人,把老吳家搜了個底朝天,把吳英所有直系親屬二十多人都捆到省城,連夜進行審訊,對所有人都動了大刑,當場打殘廢了兩個人。審訊的重點是這份策書後面還有沒有其他同謀。

審了好幾天,所有人都交代,這份策書確實是吳英「實思獻策,冀得功名」,是自己一個人閉門所寫,與其他任何人沒有關係。

審問清楚了,姚成烈立刻寫了一份奏摺,向乾隆皇帝彙報了此案。

我們說,廣西的這些地方官,把一個給官府寫建議書的老人關進大獄,真是非常離奇。那麼,案子彙報到北京後,乾隆會如何處理呢?是不是會批評這些地方官員亂抓人呢?

不是。

乾隆皇帝接到奏摺後,十分重視,和大學士九卿等人,反覆多次認真研究了這樁案件。這一年九月,他做出了如下終審判決:

第一,「秀才吳英生逢聖世,……不知安分,妄遞策書……冒犯聖諱」,並且有批評指責朝政之處,因此「殊屬喪心病狂,案情重大,未便稍寬」,不能輕判。所以以「大逆」之罪,把他凌遲處死。

第二,吳英的兩個兒子吳簡才、吳經才,斬立決,立刻砍頭。吳英的弟弟吳超,還有侄子吳逢才、吳棟才,斬監候,等到秋後再處決。

第三,吳英的妻子全氏,妾蒙氏,兒媳婦彭氏、馬氏,以及他的九個孫子,都發配給功臣之家為奴,世世代代永遠做奴隸。(以上均見《清代文字獄檔》)

那麼大家會不會覺得乾隆的處理太殘酷了?太離譜了?在中國古代,布衣上書言事乃是常事。比如漢代的東方朔曾經上書漢武帝,寫了三千根竹簡的一篇長文,結果漢武帝很欣賞他,封他當了郎官。唐代的李白,給唐玄宗寫了幾首詩,成了翰林。另一個唐代大詩人杜甫也曾經向朝廷獻過《三大禮賦》,歌功頌德,也想換個官當,不過他沒成功。

所以在傳統社會,一般讀書人上書,每個朝代都有。其目的無非兩種:一種是出於社會責任心,揭露疾苦,為民請命。另一種是賣弄文筆,逞露才華,希圖獲得些獎賞。應該說,吳英獻策,主要是前一種目的,想讓這個王朝發展得更好,沒想到卻落了個這樣一個慘烈的結果。

那麼,乾隆皇帝為甚麼要這麼處理吳英呢?難道他真的看不出吳英對大清是一片關愛之心嗎?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圖:視覺中國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還要再看幾起類似的案子。

乾隆四十一年(1776 年),皇帝大駕出京,去拜謁清西陵。天氣晴和,一路風景優美,乾隆心情也十分舒暢。不料走着走着,出了點意外,御道邊上出現了一個長得很瘦削的年輕人,鬼頭鬼腦,遠遠地向着皇帝的大轎方向不停張望。負責巡查的護衛趕緊拿住此人,進行審問。

一審,這個人姓馮名起炎,是山西臨汾人,今年三十一歲,也是個秀才。他跑到御道邊上,原來是想面見皇帝,獻給皇帝一本自己所寫的書。書的內容是甚麼呢?以《易》解《詩》,就是用《易經》的原理來解釋《詩經》,一本學術著作,不過乾隆簡單翻了一下,發現這本書寫得牽強附會,水平很一般。然而這個馮起炎把這本書獻給皇帝的動機卻很特別,為甚麼呢?為了愛情。

原來這個馮起炎,家境比較貧寒,所以三十多了,還沒娶上老婆,這在古代呢,可是超級大齡青年了。不過,他有兩個暗戀的對象,哪兩個呢?他交代說「嘗到臣張三姨母家,見一女,名曰小女,……又到臣杜五姨母家,見一女,名曰小鳳,可娶,而恨力不足以辦此。」原來他相中了自己三姨家和五姨家的兩位表妹。這兩表妹長得都挺漂亮,他都相中了,日思夜想,想把她們倆都娶回家。不過自己一沒房子二沒地,顯然兩個姨家不能同意啊?怎麼辦呢?此人平日酷愛才子佳人之書,頭腦中充滿了羅曼蒂克的幻想。

他想出了一個主意,給皇帝獻書。因為他覺得自己特別有才,說不定皇帝一看到他這本書,就會特別欣賞他,就會召見他,然後他趁機把心中夙願向皇帝傾訴,皇帝一高興,就會賜他銀冠玉帶,命他回家奉旨成婚,那麼自己豈不是既完成了愛情夢想,同時又功成名就了嗎?

所以在捱了許多板子,要被送進大牢之前,馮起炎還期待着皇帝會可憐他的一片癡情,嘗了他的夙願,所以苦苦哀求審案的官員轉告給皇帝一句話。甚麼話呢?「若以陛下之力,差幹員一人,選快馬一匹,克日長驅到臨邑」,「則此事諧矣。……二事諧,則臣之願畢矣」。就是說,皇帝您派一名幹員,騎一匹快馬,跑到我老家去,去給我說媒,您一說,那麼這個事肯定能成,這事成了,我一輩子心願也就了了。

想必乾隆皇帝登基四十一年來,還沒有遇到這麼好玩的事。他看着案卷,止不住地哈哈大笑,笑完了,還讓太監把這個案卷在後宮中讓妃子們傳閱,讓大伙一起歡樂一下。笑過之後,乾隆表現出了他在統治中期難得的仁慈。怎麼個仁慈法呢?真的派人去給馮秀才說媒嗎?當然不是,我們說乾隆仁慈,是他這次開恩,沒有按以前的案例,取了馮起炎的腦袋。

文學青年馮起炎很幸運地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乾隆決定,以「癡心迷妄」「欲瀆聖聰」之罪,「刺字發遣」,把他發配到黑龍江的冰天雪地裡,「給披甲人為奴」,給士兵做奴隸,在北大荒裡,讓他終老了此身。

這是另一個案子,秀才上書,沒被砍頭,但是被發遣到黑龍江。如果說馮起炎這個案子,還有點喜劇的成分的話,那麼,另一個案子,可就是徹頭徹尾的悲劇了。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圖:《延禧攻略》

乾隆十八年(1753 年),一個面黃肌瘦、衣衫襤褸的年輕人來到山東孔府,懷裡揣着一本書,叩開孔府的大門。看門的問,你是幹甚麼的?他說我是浙江人,叫丁文彬,從浙江千里迢迢跑到孔府來認親。看門的問,認甚麼親?這個丁文彬說,前些天上帝臨凡,給他託夢,夢裡對他說,已經把孔府衍聖公的兩個女兒都許配給了他,所以他今天跑來做上門女婿。他說他學富五車,寫了許多文章,「皆天命之文,性命之學」,要請衍聖公過目。

孔府家人一看,來人神志恍惚、胡言亂語,顯然不是個正常人,就把他送到官府裡。山東官員升堂一審,原來這個丁文彬,從小父母雙亡,靠哥哥帶着長大,家裡特別窮,所以已經三十多了,還沒能娶上老婆,貧困潦倒,生計無着,因此精神就越來越不正常。他說他經常能聽到一個小人,自稱是上天神靈,在他耳邊說話,說已經命他當了天子,管理天下之人。丁文彬於是就開始琢磨着,怎麼開創新朝,怎麼當皇帝。他給自己起了幾個年號,叫甚麼「天元」,甚麼「昭武」,又為自己的新朝設計過一個制錢的圖式,叫「太公九府錢」。又寫了些甚麼星象、天命之類的文章,把這些,都收進一本書裡,把這本書給官員看,說這就是我寫的,你們看我是不是挺有才?我這個制錢的圖樣,畫得是不是挺好看?

山東巡撫楊應琚一看,有年號,有錢幣圖案,要建新朝,這是逆案啊,大案。不過,誰都能看得出這個丁文彬明顯是個瘋子,這怎麼處理呢?所以楊應琚寫了封奏摺,向皇帝彙報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還對丁文彬的精神狀態進行了一番合情合理的分析:「臣考察其情形,丁文彬乃是一至貧極賤之人,一旦識得幾字,自認身懷奇才異能,無出其右。因而妄想富貴美色,結為幻影,牢不可破。」(《清高宗實錄》)就是說,丁文彬因為太窮了,生活太灰暗,太看不到希望了,就逃避到白日夢中去尋找心理滿足,就得了妄想症。

楊應琚的分析應該說很有道理,很符合現代心理學的補償原理。楊應琚說,「聽其所言,不論何人俱知其妄」。這個人的表情、狀態,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瘋子,不是正常人。而且這個人身體很差,老在監獄裡關着也不行,請皇帝指示怎麼辦。

這個案子彙報到乾隆那,乾隆皇帝一看,也認為此人是個瘋子。那麼,對這個瘋子怎麼處理呢?是放了,還是交由家屬關起來呢?都不是。乾隆先沒說怎麼處理,而是先關心起丁文彬的身體狀況,他特意發了一道諭旨,問山東巡撫楊應琚,說你說過這個丁文彬身體很差,那麼現在怎麼樣,差到甚麼程度?還能活多長時間?楊應琚回覆說,丁文彬本來就病病歪歪,被抓起來後,又多次經過嚴刑拷打,現在已經奄奄一息,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乾隆為甚麼要關心丁文彬的身體情況呢?是不是大發慈悲,要給他治病呢,或者至少讓他提前出獄呢?不是。乾隆發了一道上諭,說我掐指一算,這個案子按正常程序,經三法司會審,再行判決,再傳達到山東,先後要一兩個月時間。很可能案子還沒審完,丁文彬就死在牢裡了。要是那樣,可絕對不行,那不就便宜了這個逆案的主犯了嗎?所以他命令楊應琚,不用審了,立刻將丁文彬當眾凌遲處死。為甚麼呢?因為只有當眾凌遲處死,才能發揮丁文彬這個反面典型的作用,讓老百姓都認識到想造反的下場。於是乾隆十八年(1753 年)六月十四日午時,丁文彬被駕上囚車,押赴法場,在萬頭攢動中被綁上木樁,接受千刀萬剮。在身上的肉一片片被割下來之時,丁文彬口中尚且喃喃有詞,希望上天來救他。

那麼丁文彬被處死,還沒完,他的哥哥丁文耀,兩個年滿十六歲的侄子丁士麟、丁士賢雖然對他想開創新朝這件事完全不知情,也被處以斬監候,秋後處決。另外不滿十六歲的兩個侄子被發配給功臣家,世代為奴。

應該說,丁文彬這個案子更讓我們難以理解。閱讀這個案件的檔案,讓人不禁懷疑瘋了的到底是皇帝還是「案犯」。前文說過,乾隆皇帝性格很善良,小時候宮裡小貓小狗死了,乾隆都會落淚。當了皇帝之後,有時看到地方上彙報災情,說老百姓生活多麼悲慘,他也會落淚。但是對於統治中期的這些並不嚴重的案件,他卻表現得極其殘酷。丁文彬不是個例。據不完全統計,乾隆一朝,類似丁文彬這樣的瘋子被處死的案件多達二十一起。其中七起案件中,當事者是被凌遲處死的。另外十四起是被從輕處理,不過即使從輕,也基本都是「斬立決」或者「立斃杖下」,就是活活打死。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圖:《還珠格格》

這三個案子,表面上看,太超出常情,不合情理,不好理解。但是我們仔細分析一下,這三個案子背後有一些共同的規律。它們有兩個共同點。一個當然是都與文字有關,所以被後人列為文字獄;第二個,和以前歷代文字獄主角都是上層社會的人不同,這三個案犯,身份都是不得志的民間底層文人,或者說布衣。吳英和馮起炎都是秀才,丁文彬不是秀才,不過也讀書識字,還寫了很多文章。他們三個,都是奮鬥多年,沒有在功名路上成功,所以想到了向官府送書獻策。所以這三起案子反映出,乾隆通過這些案子,要重點打擊的一類人,那就是社會底層失意的文人。

為甚麼要重點打擊這些人呢?這是因為乾隆對歷朝歷代滅亡的原因,深有研究。我們說乾隆沒事就喜歡讀歷史,通過總結歷史經驗,他得出一個結論,社會底層最危險的人物,最容易帶領普通老百姓起事的人物,就是「失意文人」。為甚麼呢?

第一,中國傳統社會,讀書人讀書的目的就是為了功名。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所以這些失意文人慾望特別強烈,一心想要功名富貴。一旦科舉不順,騰達無望,這些已經讀了半輩子書的人很難老老實實放下書本去做農民,而一定要想方設法,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他們最容易起不軌之心。

第二,這些人識文斷字,能說會道,很有能力,很容易成為民間起事的帶頭人。因為你要做成甚麼大事,一個字不識也困難。所以,中國歷史上那些大的農民起義,首領大多數是失意的底層文人。比如唐代的黃巢,幾次參加科舉考試,最後都沒考中,憤而起義。後來的太平天國領袖洪秀全也是四次考秀才都沒考中,才決定起義的。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圖:《還珠格格》

那麼,乾隆身為大清皇帝要極力維護自己的統治,這個我們能理解,不過,打擊這些普通的文人,關進監獄也就算了,乾隆為甚麼要採取這樣激烈的手段,要殺要剮呢?

這是因為,進入乾隆中期之後,雖然經濟發展,國力日盛,但是社會矛盾也更加突出,各地出現了好幾次造反事件。乾隆十七年(1752年),湖北大別山區就發生了一起聚眾謀反事件。有一個叫馬朝柱的人,在大別山中以燒炭為名,糾集眾人,製造軍械,準備起事。這個馬朝柱是湖北蘄(qi)春縣人,他雖然家境貧窮,但識文斷字,自幼胸懷大志,很小時候起,就做着皇帝夢,認為做皇帝,三宮六院,是最爽的事,人活一世,一定要當一回皇帝。

怎麼當皇帝呢?這個人有點小聰明,他主要就靠裝神弄鬼,來騙取大家的信任。他對眾人宣稱自己十六歲時,曾夢到太白金星降臨,指點他到安徽霍山縣的護國寺裡,去找一個叫楊五和尚的人為師,他千里迢迢找到這個人,和這個絕世高人學得了一身神奇的法術,甚麼法術呢?可以撒豆成兵,剪紙為馬。他成天這麼吹,又會變點小魔術甚麼的,時間長了,還真有一些人崇拜他,拿他當神人。

馬朝柱這個人很富於民間智慧,為了進一步擴大信眾範圍,馬朝柱想出了許多計策。乾隆十四年(1749 年)十月,他偷偷從外地定做了一柄造型很奇特的銅劍,劍身很長,劍上還刻着字,說是天命真人馬朝柱,然後悄悄把它藏到一個山洞裡,第二天,他召集眾人,說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神仙賜了自己一把神劍,可以斬妖除魔。這個夢到底靈不靈呢?我們大家找找看!於是他帶着眾人跑到山裡,果然在山洞裡找到了這把劍。大家一看,這個人看來是有天命啊,從此更崇拜他了,願意跟着他做大事。

乾隆十五年(1750 年),他又對大家宣稱,他從上天獲得了一把神奇的撐天扇,用這個扇,「能行雲霧中,三時可抵西洋。並稱西洋不日起事,興復明朝」(《清高宗實錄》)。就是說,他打着這把扇子,三個時辰就能飛到西洋,他要聯合西洋人,一起復興明朝。這些裝神弄鬼的把戲十分成功,眾人紛紛交給他銀錢,記名入伙,說將來成事了,大家都有官當。

當然,因為這些騙術太隨意太簡單,所以戲法也有玩露了的時候。為了獎勵一些手下,馬朝柱曾派人到外地製作了許多「蟒袍」和「冠帶」,分賜自己手下的「官員」,說是西洋之主從空中降下來的。這些「官員」興沖沖領了「蟒袍」回去仔細一看,這哪是甚麼上天降下來的,分明是戲班裡唱戲用的行頭,有的上面還夾着小布條,寫着裁縫和戲班的名字。這一失誤讓馬朝柱多年的努力幾乎破產。為了挽回影響,馬朝柱又宣稱西洋之主從雲霧中傳來詔書,下降到武漢黃鶴樓,給大家都封了官。他派人去武漢,果然從黃鶴樓裡取出了百餘道詔書,大講起事後的光輝前景,而且還給每個人都封了具體的官位,這才穩住了人心。

聽到這些情節,可能有的人會懷疑,乾隆時代的老百姓那麼好騙嗎?這些事千真萬確。一般來說,今天的大部分人當然不會相信這些說法,但是在當時,可不一樣。我們歷史讀多些,就會發現,中國古代社會底層一些百姓的知識素養和分辨能力,不能估計過高。

學者程歗(xiao)曾說過這樣一句話:中國古代「農民屬於低度文化、淺層思維的社會群體」(《晚清鄉土意識》)。他們比較缺乏理性精神和分析能力,可以輕易相信他們的領袖具有神通,「刀槍不入」「撒豆成兵」,也很容易被一些所謂「心懷不軌」的人所利用,充當炮灰,成為起事的主力。

總之,經過這樣長時間的準備,馬朝柱已經在全國各地發展了大量信徒,並且已經約同湖北、安徽、河南、四川等地的信徒,設立了四將軍、八太宰之類的職位,準備共同起事。不巧消息泄露,地方官率兵入山搜捕,查抄出軍械三百餘件,製造火藥的原料硝磺好幾百斤,捕獲起義骨幹共二百餘人。乾隆一看這個彙報,如果不是地方官僥倖事先破獲此案,很可能一場規模巨大席捲數省的反清起義一兩年後就要掀起。因此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這還不是孤案,就在馬朝柱案偵破後不久,乾隆十八年(1753 年),福建又破獲一起謀反案,福建漳州的秀才蔡榮祖與道士馮珩(heng)一起,也做皇帝夢,共謀起兵,要建立「大寧國」,同樣是因為事機不密而被提前破獲。

那麼為甚麼進入乾隆中期,出現了這麼多的謀反案呢?這些案件的發生,說明乾隆中期開始,在人口的壓力下,社會越來越動盪。

因此,到了乾隆中期以後,如何防止社會動盪,成了乾隆政治思維的新重心。從乾隆十三年(1748 年)到乾隆四十五年(1780 年),我們稱之為乾隆統治的中期。在這個時期,乾隆的政治思路,就是從各個方面,加強控制,把社會各階層的人都更加嚴厲地看管起來。他打擊朋黨,是從嚴控制官僚體系。與此同時,製造這些針對底層文人的大案,其實是他加強對底層社會控制的一個表現。

那麼有人要問了,乾隆殺一些底層文人,警告其他讀書人要安分守己,這多少還能看出一點邏輯關係。但是,他為甚麼要連瘋子都殺呢?一個瘋子,對他能有甚麼真正的威脅呢?

我們應該看到,乾隆這樣做,固然是表現出了一個統治者的過度防禦,但背後仍然可以看出乾隆的策略考慮。對乾隆來說,殺掉這個瘋子,是一種低成本的、省事而高效的處理方法,第一,這可以最大限度地防止個別心懷不軌者裝瘋賣傻,逃過法網。第二,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製造恐怖,恫嚇「愚民」,「務必重處,以儆其餘」,使那些正常人越發不敢犯法。因此他才會下令將丁文彬當眾凌遲。底層民眾的幾條性命,在他的「政治大局」中是不值甚麼錢的。

因為以上這些案子都與文字有關。所以一般歷史學家也把這些案子,統統都稱為文字獄。但是顯而易見,乾隆朝的文字獄與以前朝代有很大不同。

中國古代以前的文字獄,受處理的主要是士大夫階層。據郭成康、林鐵鈞之《清代文字獄》一書統計,康熙、雍正兩朝文字之獄大約三十起,其中涉及官紳、名士,也就是上層社會人物的至少二十起,佔全部案件的三分之二。而乾隆年間觸犯文網者,則多數是下層文人以及普通百姓。在大約一百三十起文字之獄中,下層文人,也就是童生、秀才這些低級功名的獲得者,佔近四十起,平民百姓佔五十多起,二者合計,佔乾隆朝文字之獄總數的百分之七十二。

這些底層的職業五花八門,其中有甚麼裱糊店老闆、酒店老闆,有教書先生、算命先生、江湖郎中,有菜農、裁縫、轎夫,有無業遊民、和尚、瘋子,等等等等。這個現象,是乾隆以前,任何—個朝代的文字之獄所從未發生過的。這些離奇的案件,反映出乾隆中期之後,他把防範和打擊的重心從官僚體系內轉向了社會底層。

因此乾隆朝這些離奇案件,在血淋淋的案情背後,反映出的是乾隆皇帝對社會大動盪的恐懼心理。面對人口壓力導致的諸種社會問題,他偏執地選擇了高壓控制這一條對策。他認為,只要把這些犯上作亂的「苗頭」一一消滅於萌芽之中,大清王朝就會長治久安,太平萬年。而事實證明,乾隆的這一做法治標不治本,不但在他晚年就爆發了白蓮教大起義,而且在乾隆故去五十年後,正是四次科舉沒能考上秀才的「失意文人」洪秀全,利用「上帝教」起事,沉重打擊了大清王朝。

不過身處歷史當中的乾隆當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這種做法其實很荒謬,他固執地認為,要想長治久安,就只能這麼做。我們說乾隆皇帝的性格中並不缺乏善良的一面。雍正帝在遺詔中就特別強調乾隆這個人「秉性仁慈,居心孝友」。雍正甚至一度懷疑乾隆太仁柔,可能缺乏一個傳統統治者必需的殺氣。

但事實證明雍正看錯了,乾隆不是一個普通人,他的本質是一個政治動物。他一生為人行事,一舉一動,都是圍繞着「建立大清王朝萬代永固之基」這個大局出發。為了這個大局,他可以柔如絲,也可以堅如鋼,可以最仁慈,也可以最殘忍。

那麼,採取了這些措施之後,乾隆仍然沒有放心。他仍然在日夜提心吊膽,尋找自己統治的漏洞。比如,前面提過的彭家屏私藏野史案就反映出,留在民間的那些野史、反清檄文等,還有很多。這些東西,顯然不利於大清的統治,那麼,怎麼辦呢?乾隆心中形成了一個可怕的解決方案……

————————

上文節選自《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朝的離奇案件

出版社:中和出版

作者:張宏傑

出版日期:2019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Nico Liu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富察氏如何令挑剔的乾隆對她傾心?

乾隆的愛情生活,是怎麼樣的呢?影視文學作品中,乾隆通常都是一個風流天子的形象,那麼真實的乾隆果然是這樣嗎?

2019-08-26 15:21

【乾隆政治愛情與性格】乾隆身高僅一米六六,且極少微服私訪?

描寫皇帝的外表,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雖然理論上皇帝應該都長得很英俊,而實際上,絕大多數皇帝長相都很平庸。所以為了不犯錯誤,史官們就用一些格式化的詞語,比如甚麼「天日之表」之類的,來搪塞一下。

2019-08-19 12:07

這種逾五百年的古老信物是乾隆的小玩意,想要嗎?

乾隆皇帝擁有的這種小玩意,竟超過1800個,真可列為「達人」級數!

2019-04-03 12:1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