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島上筆記

島上旅行,字裡迷路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文:鄒芷茵

* 散步路線 *

鴨寮街 → 汝州街 → 北河街

出差在即,P問要不要替我去深水埗鴨寮街買「4G卡」。近來所有人的時間都不夠用,我覺得還是在附近的便利店搞定就好。

我是矮子,不擅長應付人山人海的地方,很少到深水埗,有事盡量請P代勞。上次去深水埗,已是數年前的事了。那天下午讓P帶我去拍些工作用的照片,還吃了一碟洋蔥豬扒飯。梁秉鈞在詩作〈鴨寮街〉寫的,也是拍照的事:

我們要拍攝心中的一幅圖畫

左轉右折結果卻來到這裡

你在這裡可以買到任何配件

隨意組合東方之珠的映象

你說甚麼我透過鏡頭金屬的眼睛

看見你的承軸兩端扭鬆了

你鑛床的嘴巴裡有許多廢棄的齒輪

你耳朵內側有鬧鐘鳴響嗎我的腸胃

是錄音的磁帶我們被人在這裡拋售

已有許久了會有人來扭開我們

調整天線重新令我們的畫面清晰?

──梁秉鈞〈鴨寮街〉(節錄)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鴨寮街  圖:Wikipedia user -Wpcpey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南昌押  圖:Lord Jaraxxus

「你在這裡可以買到任何配件/隨意組合東方之珠的映象」,說得真好,準確得讓人心疼。人情小事、尋常美味,就是舊區的文化資本。媒體常把深水埗一帶等說成有趣的旅遊景點,又或者生硬地標籤為「基層」,任觀看的人隨意組合。社區別扭地滑動於意象兩端,或是過份美好,或是過份悲慘──充滿人情味的故事背後,通常是種種不近人情。

從鴨寮街走到南昌街,往汝州街的方向前行,可以看看「南昌押」,或者汝州街「三太子宮」、「北帝宮」這些歷史建築。力匡於1937年首次逃難來港,在散文〈三個香港〉裡說,當時在汝州街安頓下來,留下不少青蔥足印:

我們那時活動的範圍只限於深水埗。在汝州街騎腳踏車,到北河戲院看電影,再到戲院對面的甜品舖吃一碗紅豆沙。[……]我到北河街吃了一碗龜苓膏,膏底色黑,上加白糖,白瓷碗,小湯匙,呼嚕呼嚕,一下子就吃完了。

──力匡〈三個香港〉(節錄)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三太子及北帝廟  圖:Chong Fat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北河街  圖:Qwer132477

汝州街的下一個路口,就是北河街。北河街很長,而力匡所說的「北河戲院」,即是現在位於北河街、福華街交界的「北河大廈」。我曾走到「北河大廈」附近, 1937年的紅豆沙和龜苓膏固然沒有找到;但「北河大廈」地下「坤記糕品」的紅豆糕,倒是挺受歡迎的。

李國威與力匡一樣,曾經住在深水埗。他在散文〈深水的回憶〉裡記述,自己與祖母住在「北河街街市」附近,這可說是整個深水埗最為人潮如湧的地方。跟力匡的汝州街很近,跟「北河戲院」、紅豆沙、龜苓膏和1930年代很遠。李國威的愛情,也在1969年的深水埗開始:

深水埗好像沒有多大的改變,那些我們去過的大牌檔,不少還是存在的。這對我來說,就真像一個奇迹。

從現在的家去深水埗,實在太容易了。在我不快樂的時刻,去深水埗那麼一趟,心情也許會平靜下來。記得那些美好的日子,記得愛情開始的時候。

愛情在那裡開始,我又怎會忘記深水埗呢?

一九六九年,我記得是一九六九年。

──李國威〈深水的回憶〉(節錄)

我們那天在深水埗的拍照工作,於晚上七時完成。深水埗的晚市非常熱鬧,大家都去吃大牌檔、黑牛栢葉、豬潤麵;P卻帶我到他從前在深水埗工作時,常去的不知名茶餐廳吃晚飯。他常去,因為這家茶餐廳沒甚麼人光顧。莫說人山人海,連結賬也不用排隊。那碟洋蔥豬扒飯,非常難吃,我也不會忘記。

【島上筆記】深水火熱(上):人山人海

深水埗夜景  圖:Eddie Yip

___________

鄒芷茵,香港地誌文學研究者,編有《疊印:漫步香港文學地景1、2》(合編)。飲食散文《食字餐桌》作者。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島上筆記】沙田的幸福

我們在車公廟前祈求平安,在靈基營裏思考真理與生命,在曾大屋下一親山水恩澤。屬於我們的幸福,也許不在沙田裏,而在那碟幻想中的梅菜扣肉裏。

2019-10-04 10:31

【島上筆記】珍重新亞(上):中文系,進「新亞」

香港中文大學坐落馬料水,俯瞰吐露港,遠眺八仙嶺,可謂山明水秀。它也是香港唯一設書院制的大學,各書院各具特色。這次跟隨作者漫遊中大之巔──新亞書院。

2019-08-30 09:08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上)

大埔有一家不打烊的茶餐廳,叫「華輝」,陳果在這裡拍攝《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和原著小說皆提到「華輝」很受歡迎的蘋果批。

2019-07-26 12:2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