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藝術不會「吃人」,讓藝術走入你的工作和生活,改變每一天

文:李偉民  圖:作者提供

最怕的工作環境是這樣:四面牆,或四邊坐滿人,沒有窗,沒有畫,沒有半點兒創意的擺設,連音樂也沒有,同事之間的談話限於工作。大家不會說「有沒有看Quentin Tarantino最新的電影?」、「坂本龍一快來香港開演奏會了」、「重修後的香港藝術館太有格」。

University of Exeter做了一項研究,發現工作地方放了藝術畫作,員工的工作能力可以提升三分之一,他們的Dr Craig Knight說:「藝術品可以讓員工分散一下注意力,休息後再來,對於減壓、滋潤心靈、提高生產力,都有幫助。」

我和很多朋友喜歡發揮「嘴巴分散力」,最好公司有個「輕吃」空間,還放了藝術畫作,那裏有各類飲品、果仁、蛋糕,可以坐下來,讓畫作舒緩眼睛,腦袋把「工作」兩個字踢走,輕輕鬆鬆。如綠茶未夠提神,可以喝咖啡,如咖啡未夠「勁」,便來Redbull吧。

Deutsche Bank的藝術總監F Hutte這樣說:「辦公地方放藝術作品,當然不會讓人看它一眼,便突然充滿創意,但是看的人受到啟發,從一個思考的層次,看看別人,特別是藝術家們是如何創新的。藝術是一扇窗,在不同經濟和社會狀況下,人類產生各樣的藝術作品。對於我們做生意的,藝術有良性刺激,令我們思考如何創新,回應社會的日新月異。」

許多人覺得藝術是「洪水猛獸」,常看扁自己,說自己不懂藝術,這是錯的。藝術可以高深,也可以簡單,只要有心,找對自己的興趣和層次,聽一首有內涵的流行歌曲,也可以是藝術呀。你看,Beatles的《Yesterday》、Simon & Garfunkel的《The Sound of Silence》、白雪仙的《庵遇》,也變成了藝術作品!

有句話說「藝術不是『另外』,是『再者』」,意思是日常生活,走多一步,增添了藝術,美麗了平凡的一天,便是藝術的真正作用,生命的真正意義。

近年,出現了「藝術食物」(Art Food),把食物弄成藝術品一樣,真的不忍吞掉。我看過日本壽司變成趣致的金銀鯉魚,又看過廚師把青豆湯弄成漂亮的「荷花池」,除了口舌快感,視覺亦得到驚喜。

聽過「藝術旅遊」(Art Tourism) 嗎?我的朋友便安排了一個去「翡冷翠」(哈,即意大利佛羅倫斯)旅行團,報名人數爆滿,去的人不是為了吃喝玩樂,而是參觀博物館、畫廊、藝術工作室,我問:「有人對藝術修補有興趣嗎?」十多年前,我去巴黎,參加了一個導賞團,參觀莫奈(Monet) 的故居和他畫作主題的蓮花池,莫奈對於我,頓時變成「立體」偶像,畢生難忘。

現在,購物中心也出現了藝術商場(Art Mall),營運者說:顧客除了購物,更可以欣賞藝術品,誰說藝術是昂貴和費時的。有一家藝術商場叫K-11,當我去尖沙咀坐地鐵時,會花十分鐘,溜進商場走走,別人出錢,我卻不花分文,便接觸到藝術,別少看那短短的十數分鐘,我的腦袋頓時鬆了一鬆。

外國還有「藝術運動」(Art Sports),例如有一個「藝術馬拉松」,他們的口號是「當強身健體時,思想同時獲得啟發」。跑步時,可以把任何色彩和創意服飾放諸身上,有些扮成黃瓜、有些穿得像大紅花,沿途,還播著音樂《Chariots of Fire》。

有些做Spa的地方,叫自己「藝術水療」(Art Spa),除了香薰按摩,還掛些畫作、播些音樂,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噱頭大於一切。我在曼谷見到一家店叫做「Art Massage」,騙人,半點藝術成分都沒有,只是掛一兩幅名畫贗品。

「Art Hotel」(藝術酒店) 倒是真的,作家Lucky Jackson挑選了全球五大藝術酒店,第一位是南非的The Silo Hotel,它完美地把建築、設計、藝術和品味「炒埋一碟」,而且,還和一家當代美術館相連在一起。

服裝界線是最模糊的,有人把服裝叫「可以穿上身的藝術」(Wearable Art);但是也有人認為服裝只配叫「設計」(Design),不算藝術。

我最難忘傳奇女星章小蕙的一番話,她說:「服裝,比起設計或藝術更利害,它算是人類身體的第二層皮膚。」

為了當義工,差不多每週去醫院一次,香港、九龍、新界的醫院都要去。香港沒有「藝術醫院」(Art Hospital),卻有「藝術在醫院」(Art in Hospital),他們鼓勵醫生、護士、病人畫些東西,或把風景相片,掛在走廊,最難忘的,是葵涌醫院的那些佳作。這些善行,叫「社區藝術」(Community Art),水準不求高,只要畫家們分享了所思所想,見者感動,已功德無量。

禮記說過:「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強調做人要止住自己的私惡心,才會有追求操守的一種定向,跟著進入無欲的一種安然狀態,思考反省,悟出人生至善的道理。藝術,便有這個引發的功能。

人,有左腦和右腦,左腦控制理性;右腦掌管感性。都市人,左腦用到虧蝕,右腦卻原封不動。有一次,在我工作的地方,團隊犯了些錯誤,大家亂了,我聽著George Winston的美妙樂章,叫《December》,不再慌張,終於有了解決辦法。在美妙的音樂下,人生往往是另一境界。

藝術,便是讓我們在狹隘的香港工作和生活環境,找點時間,看看牆上的畫,或聽聽空氣中的音符,一起天然呆、放放空,讓身體療癒,恢復元氣。藝術家Dominic Harris言簡意賅,他說:「Art has historically always been about escape, and we all need is an escape sometimes.」我通過藝術,逃避了自己,也重新尋找到自己。你呢?

責編:Nico Liu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港女」打不死精神:何家「叛女」何超儀人生的六個關口

超儀的執著,是因為她對自己、對藝術有要求,大家想想:「超儀年代」的女歌星、女演員,有多少個已經消聲匿跡?只有何超儀仍然在這圈子,順流,逆流,在努力、在等待觀眾的理解與欣賞……

2019-07-19 19:24

城市大學以藝術走入社區一步,出色的中法art deco展覧

以往大學的藝術展覽,有些是雷聲大、雨點小;有些是毫不貼地、親近民情。今次城市大學的「中法Art Deco交匯展」,真的讓人眼前一亮,不禁會問:「為何一所非藝術大學,會有能力弄出這樣欣喜若狂的高品味藝術展覽...

2019-06-21 11:49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不依從「聰明人」思維而生活的,在香港被統稱為「傻人」,我是傻人,多年好友Benson Pau(鮑潔鈞),香港出口商會會長,也是傻人,而且,他傻了四十多年。

2019-06-14 19:1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