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文:中野明

在「禁忌的房間」故事裡,當男性違背約定想要一探究竟時,女性便化身為黃鶯,飛離現場。在現實社會中,若男性想要偷窺遮掩的裸體,女性就會更嚴密地遮掩裸體。這是當女性開始穿上內褲後,就會想要再遮掩內褲的現實。

女性不穿內褲的習慣

從前的日本人,並沒有穿內褲的習慣,更何況是穿胸罩。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上世紀初,內褲在日本仍不普及  圖:視覺中國

當時男性的標準穿著是褌,女性是腰卷,但女性即使穿上腰卷,在某些場合下還是會被別人看光光。一八九五年(明治二十八年)出版的《Shocking au Japon》中,法國畫家比戈提到:「各位不妨在颳強風的日子外出散步,這時候就會在日出帝國看到『昇月』景觀,各位應該懂我的意思。」根據清水勳的解釋,在法文俚語中,月亮就是指「臀部」的意思。比戈所指的就是,在風大的日子走在街上,日本女性的臀部看得一清二楚。女性不穿內褲的習慣持續很長的時間,在中間的過渡期,曾經流行穿「都腰卷」;都腰卷是用毛線編織成的筒狀貼身裙,與一般的腰卷不同之處,在於前方沒有開口,因此比較接近穿上的感覺,而非纏繞、綁起來,近似於裙子,屬於日式與西式合璧的內褲。

過了明治時期,在一九一九年(大正八年)五月,可見御茶之水附屬女學校強制要求全體學生穿上襯褲(下穿/drawers)的報導。新聞寫道:「女學校開始推廣穿襯褲運動,開創先例。」提倡穿襯褲的教師指出:「英法德等西方國家,女性幾乎都有穿襯褲,但鄉下的普及率比都市來得低。(中略)由於襯褲就是文明社會的代表,本校從四月開始盡早實施穿襯褲運動。」

女學校的作為,反映出校方醉心於歐洲各國高度文化的事實,並加以仿效,就跟過往明治政府所實行的裸體鎮壓政策相同。唯一的不同,只有實施主體為政府或學校的差異。然而,據說有百分之九十的女學生從女校畢業後,就回歸到No Draw的生活。No Draw就是No Drawers,也就是不穿襯褲,是當時廣泛使用的詞語之一。就像是現代人常說的No Pants,可說是衍生用語。

                 

觀念開始改變

天災是造成內褲普及的原因之一,例如一九二三年(大正十二年)發生的關東大地震,當時在關東發生芮氏規模七.九級大地震,造成約十五萬間民宅焚毀,約十四萬人死傷及失蹤。地震發生後,日本女性深深有感,身穿和服不僅造成逃生上的不便,而且會因此露出身體,顯得相當狼狽,因此許多人開始提倡女性穿著西式服裝,並強烈主張在和服的內層,應穿上內褲。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關東大地震時的丸の内  圖:Wikimedia Commons

日本公家機關也開始認識到穿著內褲的重要性,由「生活改善同盟會」開創先河,該組織是在文部省的贊助下所設立,其成立目的為強化日本人食衣住行或社交禮儀等改善生活層面。

下圖為生活改善同盟會製作的宣傳海報。上頭寫道:像是「發生地震時、洗衣服時、颳大風之日、防止色狼及保護貞操、走在上面時、搭乘電車時」,列舉出在以上的場合,如果沒有穿上內褲,就會發生令人害羞的情形。明治政府曾立法禁止人民裸體,但對於穿內褲這件事情,並無法用法律來規範。女性雖然沒有穿上內褲,但至少開始遮掩裸體了,至於如果因為沒穿內褲而被問罪,似乎過於嚴苛。不過,當時的日本依舊存在像是比戈等外國人的視線,因此政府才會設立相關團體,實行穿著內褲運動,也許這幅宣傳海報就是當時用來提倡穿內褲運動的方式之一。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生活改善同盟會製作的宣傳海報  圖:創意市集提供

因此,雖然政府相關團體與新聞媒體提倡民眾穿上內褲,但大部分的女性並沒有照做。針對內褲不受女性歡迎的理由,風俗史家青木英夫指出:「襯褲與腰卷等內衣的性質不同,由於是緊貼肌膚,對於以往習慣身穿和服的女性來說,是未曾有過的體驗。而且襯褲只是用來保護局部身體,對於女性而言一定會有所抗拒。」

女性也有相同的意見,鴨居羊子在一九五○年代從新聞記者轉型為內衣設計師,其研發的商品廣受歡迎。她提到:「因發生關東大地震,日本開始有人提倡在和服裡面穿上襯褲,但多數女性並沒有因此穿上襯褲。這是因為襯褲與腰卷不同,是緊貼著身體跨下、臀部、大腿等部位,會產生特殊的刺激感,讓人感到不知所措。女性並不了解穿上襯褲,是為了保護身體的局部部位,反而感覺是在冒犯私密部位,因此羞於身穿襯褲。」換言之,不僅是穿上襯褲的體感,穿上襯褲的行為,還會造成道德上的自卑感。以上為女性發自內心的想法,因此更有說服力。

         

露出內褲的女性

然而,女性所處的環境開始產生極大轉變。第一,是投入職場的女性增加,包括女車長、女工、護士、服裝展示模特兒等,也就是職業婦女的增加。因此女性因工作所需,開始穿上制服,所以西式服裝開始普及。西式服裝的普及化,特徵在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女性的裙子突然變短。」雖然不是由之前提到的生活改善同盟會所倡導,但由於女性在公開場合遇到尷尬的情形增多,有其他單位也開始思考因應對策,以避免產生令人害羞的場面。這也是讓女性開始穿上襯褲的主因之一。

從一九二九年(昭和四年)開始,Revue歌舞秀風靡一世,這是舞者站在舞台上面對觀眾,連續上下踢腿的歌舞形式。日本的Revue歌舞秀之祖,是喜劇演員榎本健一(榎健)所屬的淺草劇團Casino Folie,Casino Folie的成員,包括擅長表演Revue的舞者,以及喜劇演員。川端康成的長篇小說《淺草紅團》,描述Revue歌舞舞者的故事,從前年十二月開始於《東京朝日新聞晚報》連載,使得Revue一躍成為日本大受歡迎的表演。附帶一提,在這個時期開始,日本投入關東大地震後的復甦重建,萌生昭和現代文化,Revue可說是其中的象徵。

廣受歡迎的Revue歌舞秀,似乎對於女性穿著內褲的觀念產生間接影響。男性所憧憬的是,大方穿上襯褲的Revue舞者;對於女性而言,穿上襯褲是成為如同舞者般迷人女性的條件之一,這也是讓世間的女性開始穿上內褲的一大主因。

事實上,到了一九三零年(昭和五年)左右,襯褲逐漸獲得市民權。該年《獵奇畫報》九月號,刊登了黑澤初的漫畫,裡頭描繪男子偷走晾在戶外的襯褲(下圖)。男子以為那是年輕女性的襯褲,但其實是老媽的,漫畫內容充滿趣味性。對此風俗史家高橋鐵指出:「從漫畫內容可看出,近年來有許多中年女性也開始穿上襯褲。」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獵奇畫報》刊登的黑澤初漫畫  圖:創意市集提供

此外,接下來要介紹的是推理小說家,同時被譽為日本科幻小說始祖的海野十三,他在一九三一年(昭和六年)發表小說《省線電車上的射擊手》,以下是當中的內容。

有一位「十七、八歲的美少女」坐在電車裡打瞌睡,但電車突然劇烈搖晃,少女砰地一聲倒在地上,當時發生了趣事。「旁人以為少女真的睡著了,接著稍不留神地摔倒。少女的洋裝被掀起來而走光,乘客可以隱約看到純白的襯褲,眾人對於這雙白皙的大腿投以灼熱的目光,並滿心期待地想像,當少女爬起來時,會露出多大魅力的羞恥面容。然而,少女辜負眾人的期待,她遲遲沒有爬起來,而是倒在地上動也不動。」後來一名乘客抱起少女,發現少女的衣服滲出鮮血。故事的後續發展可參考該部小說,總之小說裡的少女身穿洋裝,由於摔倒時裙擺掀起,於是露出純白色的襯褲。

此外,在昭和初期的報紙家庭專欄中,經常出現有關於襯褲的話題。像是昭和三年的「如何在家中製作簡易的襯褲?」、昭和四年的「女兒洋裝裡頭的襯衫與襯褲」、昭和五年的「不會讓腰部受寒的純棉襯褲,可廢物利用製作出簡易的襯褲」等,這些文章都是提倡穿上襯褲的好處,以及裁縫襯褲的方法。

因此,進入昭和時代,大約過了五年的時間,身穿襯褲的女性逐漸增加。當然不是過了一個晚上,日本全國的女性都開始穿上襯褲。例如之前提到的海水浴,有露出胸部游泳的女性,也有身穿泳裝但羞於見人的女性,從穿上襯褲的現象來看,昭和初期可說是新舊價值觀相互拉扯的時代。

     

被藏得更緊的裸體

新舊價值觀的拉扯依舊持續著,一九三二年(昭和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東京日本橋的白木屋百貨店發生火災,也讓日本人開始養成穿上內褲的基本觀念。當時白木屋的火災,造成十四人死亡,約一百三十人輕重傷,是日本百貨史上的第一件重大災害。根據當時媒體報導,這場火災釀成重大傷亡事故的原因,與女性沒有穿上內褲有關。

火災發生當時,店員和顧客在慌亂中逃生,拉著繩索和安全帶沿著大樓外牆脫困,但現場的女性大多身穿和服,裡頭沒有穿內褲,大樓下方有許多圍觀群眾,紛紛抬頭往上看。只要和服被掀起來,下半身就會被群眾看光光,因此女性被迫用單手按住和服裙擺,因此有人直接墜落而死。自從白木屋發生火災後,有許多女性才發現到,用來遮掩下半身的內褲是不可或缺的貼身衣物,穿上內褲的女性逐漸增多。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圖:視覺中國

很多人認為,是白木屋的火災,讓原本不願穿上內褲的日本女性開始穿上內褲。不過,青木英夫及同樣身為風俗史家的井上章一,對於白木屋火災讓日本女性開始穿上內褲的說法,採否定的立場。青木表示:「自從白木屋發生火災後,穿上襯褲的女性增加了,但也只有增加百分之一左右。」青木指出,從白木屋火災的十年後,大約到了一九四零年代初期,也就是昭和十幾年中期,日本女性才開始對於穿上內褲有更普遍的認知。另一方面,井上章一指出,襯褲在早期比較像是用來保護貞操的道具,而非遮掩性器官,因此日本女性大多將它當作是「貞操帶的一種」。直到一九三零年後期(昭和十年以後),日本女性才逐漸養成穿上內褲的習慣。

無論如何,在白木屋發生火災的當時,有穿襯褲的女性並不多,根據青木與井上教授的論點,在一九三零年代後期到四零年代初期,內褲才逐漸普及化。換言之,簡單來說,一九三零年代,女性對於內褲可說是新舊價值觀對立的時代。

       

產生更強烈的羞恥心

另外要留意的是,同為井上所提出的論點:「日本女性並非是羞於露出陰部而開始穿上內褲,是她們在穿上內褲後,產生更強烈的羞恥心。她們從用來遮掩陰部的內褲,感受到前所未見的羞恥心。」此外,「當性器官被他人看見所產生羞恥心,也更為強烈。」先前鴨居羊子曾提到,日本女性覺得穿上內褲是冒犯私密部位,於是對於穿內褲抱持消極的態度。然而,當女性穿上內褲後,跨越無形的界線,就會實際感受到內褲冒犯私密部位。當感覺到自身的私密部位被冒犯後,便會感受到「前所未見的羞恥心」,這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學者認為,遮掩物反使女性產生更強烈的羞恥心  圖:視覺中國

穿上內褲是為了遮蔽外人的視線,無論對方是否下意識想看,原則上是禁止他人窺探,這就是發生於現實世界「禁忌的房間」的故事。至於設下禁忌的本人,當自身的私密部位被他人看見,就會感到莫大的羞恥心。由此可見,井上的確忠實地描述女性開始穿上內褲後的真實情形。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自《裸體日本:混浴、窺看、性意識,一段被極力遮掩的日本近代史》

【裸體日本】不穿內褲的女性

《裸體日本:混浴、窺看、性意識,一段被極力遮掩的日本近代史》

作者:中野明

譯者:楊家昌

出版社:創意市集

出版時間:2019年7月

(點擊書封進入出版社專頁)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裸體日本】男女公開裸露、家人互贈性玩具,曾經很平常?

明治維新前,日本人對裸體的觀念與現代截然不同,即使在外人面前沐浴、一絲不掛地出門也毫無問題。

2019-09-05 12:03

世界最快的藝術鑑賞 日本「現美新幹線」10月限定穿過東京

號稱「世界最快藝術鑒賞」的日本現美新幹線列車,將於10月推出兩班前往東京的特別班次。世界上最快的車廂藝術館是怎樣的?

2019-09-02 18:0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