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報刊香港】政治話筒與純粹文藝 名噪一時的香港四大副刊

文:趙稀方  圖:三聯書店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內地大批文人南下香港,創建大量報刊,香港文壇一時風生水起。就報紙副刊而言,最有名的是四大副刊,在中共方面是茅盾主編的《立報‧言林》和夏衍主編的《華商報‧燈塔》,在純文學方面則是戴望舒主編的《星島日報‧星座》和蕭乾主編的《大公報‧文藝》。

《立報》由成舍我創建,時在1935年9月20日。《立報》很成功,至1937年銷量達到二十萬份以上,超過了國內當時發行量最高的大報。1937年11月13日上海淪陷,24日《立報》宣佈停刊。1938年4月1日,由中共投資,薩空了在香港復刊《立報》。薩空了邀請時在香港的茅盾編《立報》的「言林」副刊。《立報》第1版是要聞,第2版上半是國內消息,下半便是副刊「言林」。

茅盾在《言林》副刊「獻詞」中說:「《言林》不拘於一種戰術:陣地戰、運動戰、遊擊戰,凡屬拿手好戲都請來表演。」「但『言林』,並不就此化為單純的『劍林』,它有時也許是一支七絃琴,一支笛,奏出了大時代中民族內心的蘊積;它有時也許是一架顯微鏡,檢視着社會人生的毒瘡膿汁。喜歡開口的人都請來談談,這還是《言林》的本色。」在創刊號上,巴金發表了《再給立報祝福》一文,他寫道:「孤島的日子像一連串的噩夢。在這種沉悶的空氣中,聽到《立報》復刊的消息,我感覺說不出的快慰。」

「言林」主要刊登雜文、短論、詩歌等,主要作者有杜埃、林煥平、李南桌、黃繩和袁水拍等。適應香港的報紙風格,茅盾安排了一個長篇小說連載,這便是他本人執筆的《你往哪裏跑?》,刊登於1938年4月1日至1938年12月31日《立報‧言林》。據茅盾自己說,由於不太適應香港邊寫邊登的節奏,這本長篇小說寫失敗了。《你往哪裏跑?》後來於1945年在重慶出版社出單行本,改名為《第一階段的故事》。《立報》3版上半版是本港消息版,下半版是由薩空了本人負責的副刊「花果山」,這個副刊曾連載張恨水的長篇小說《桃花港》。4版上半版是國際新聞,下半版是副刊「小茶館」,仍然由薩空了編輯,這個版刊登讀者來信等,也刊載過金秉英的長篇小說《蓼莪》。

薩空了主編期間的《立報》,重視宣傳中共的理論政策,並發表來自於中共駐香港辦事處的信息,還輸送香港進步青年去延安,是中共在香港的喉舌。不過,《立報》的銷路並不好,據茅盾回憶:「那時候《立報》銷路不好,天天賠錢,大有維持不下去的樣子。原因當然是《立報》『孤軍作戰』,敵不過那些盤踞香港幾十年的黃色小報。」《立報》背後的老闆成舍我,則認為薩空了把報紙辦得太政治化了。成舍我的政治立場與薩空了不盡相同,成舍我到港後,薩空了就於1938年9月離開《立報》,去了新疆。在薩空了動員下,茅盾也於同年12月離開香港去了新疆。

【報刊香港】政治話筒與純粹文藝 名噪一時的香港四大副刊

《立報》

皖南事變後中共的另一份報紙是《華商報》。皖南事變後,據周恩來的指示,在廖承志的領導下,剛從桂林和重慶撤退到香港的進步文人於1941年4月8日創辦了《華商報》。《華商報》社長是范長江,總編是胡仲持,主筆是張友漁。據楊奇回憶:「《華商報》籌辦時,周恩來就吩咐,『這張報不用共產黨出面辦,不要辦得太紅,要灰一點。』這在中共的報紙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

《華商報》副刊「燈塔」由夏衍負責。在《燈塔》創刊日,夏衍發表了《未能免俗的介紹—算是發刊詞》,其中提到:「本報是一張晚報,而《燈塔》只是一張晚報的文藝化的綜合副刊,所以我們這裏一方面不想嬉皮笑臉,打諢插科,但他方面也並不打算扯長了面孔說教,『燈塔』是我們讀者在一天工作疲勞之後,可以不費力氣地在燈下披誦的讀物,像一杯清茶,像一張小夜曲的唱片,要做到的是儘管不一定能夠滋養和振奮,但也未始不足以爽氣和清心。」

「燈塔」的連載小說,最有名的是茅盾的《如是我見我聞》。茅盾在1938年底去新疆後,並不順利。在盛世才變臉後,茅盾逃脫出來,在重慶又逢皖南事變,後經貴陽、桂林又重新回到闊別兩年的香港。在夏衍向茅盾約稿時,茅盾就把這一段經歷寫成十八章《如是我見我聞》,在「燈塔」1期至29期連載。「燈塔」還連載了另外一些名篇,如巴人的《沉滓》、艾蕪的《故鄉》兩個長篇小說,還有鄒韜奮的《抗戰以來》、范長江的《祖國十年》和千家駒的《抗戰以來的經濟》等作品。

《華商報》的讀者,主要是支持中共的人士,銷量也不大,約五千到七千份,經營上有困難。《華商報》只辦了八個月,日本就開始攻佔香港。在1941年12月12日九龍淪陷那一天,《華商報》停刊了。如果說,《立報》和《華商報》較具政治格局,那麼《星島日報‧星座》和《大公報‧文藝》則較具文藝色彩,是戰時中國文學的重要陣地。

【報刊香港】政治話筒與純粹文藝 名噪一時的香港四大副刊

《星島日報‧星座》

上海淪陷後,戴望舒於1938年5月南來香港。這一年8月1日,《星島日報》創刊,戴望舒經陸丹林介紹應邀主持《星島日報》文藝副刊「星座」。戴望舒到香港後,成為「中華全國文藝界協會香港分會」的中堅,參與組織多項活動,包括參與紀念魯迅誕辰、擔任「八月文藝通訊競賽」評委、擔任香港「文藝講習班」講授等。戴望舒除了是「文協」香港分會的理事和宣傳部負責人,又是國民黨「中國文化協進會」的理事和宣傳部主任,可見他屬於中性人物。

在「星座」上,戴望舒能夠團結不同立場的作家,使得「星座」群星薈萃。正如他自己所說:「沒有一位知名的作家是沒有在『星座』裏寫過文章的。」在「星座」開始幾期上,有茅盾的《宣傳與事實》、郁達夫的《抗戰週年》、沈從文的《談進步》、李健吾的《關於劇評》、杜衡的《法西斯的恐嚇》、徐訏的詩《初夏在孤島》和路易士的詩《最後的都市》等,可見戴望舒貫徹了抗日統一戰線的立場,以文學為中介,兼容了不同類型的作家。

「星座」上出現了不少現代文學的優秀作品。1938年8月1日至6日,「星座」連載了施蟄存的小說《進城》六節。1938年8月7日至11月19日,「星座」陸續刊登了沈從文的連載小說《長河》六十七節。蕭紅還在重慶的時候,就把《曠野的呼喊》交給戴望舒,這篇小說從1939年4月17日起至5月17日止,在「星座」上刊載了一個月。到香港之後,蕭紅將她一生的代表作《呼蘭河傳》也交給戴望舒在「星座」上連載(從1940年9月1日到12月7日)。在「星座」上連載的長篇小說,還有端木蕻良的《大江》、蕭軍的《側面》和沙汀的《賀龍將軍在前線》等。戴望舒本人也在「星座」上發表了不少詩歌、散文和譯作,著名詩作《元日祝福》就發表在1939年1月1日的「星座」上。

《大公報》創刊於1902年,在現代文學史上以副刊馳名。1928年至1934年,吳宓主持「文學副刊」,歷時六年。1934年,「文學副刊」轉由楊振聲主持。1935年8月,《大公報》的「小公園」和「文藝副刊」合併為「文藝」,由沈從文和蕭乾主持,成為三十年代中國京派作家群的主要陣地。抗戰以後的1938年8月13日,《大公報》在香港復刊,「文藝」副刊由蕭乾主持。1939年1月,蕭乾曾在《大公報‧文藝》以二十一期的篇幅,連載《日本這一年》,接着編輯成書出版,題為《清算日本》,可見其抗戰的決心。不過,一年以後,蕭乾就去了英國,後成為二戰歐洲戰場唯一的中國記者。離開《大公報》前,他推薦左翼作家楊剛接替自己的編輯位置。

【報刊香港】政治話筒與純粹文藝 名噪一時的香港四大副刊

《星島日報‧星座》

在1938年8月13日港版《大公報‧文藝》創刊的時候,《星島日報‧星座》剛剛創刊兩個星期。兩個副刊都名家薈萃,不過由於編輯的來歷不同,《星島日報‧星座》與《大公報‧文藝》的作者隊伍還是有些差別的。戴望舒來自上海,熟悉上海的文人,尤其是現代派文人,因此《現代》的老朋友施蟄存、杜衡、路易士等都積極為《星島日報‧星座》寫稿。蕭乾依靠的是北方京派文人的班底,沈從文,巴金、靳以是三位主要撰稿人。當然,文學名家就那麼多,重複在所難免,如沈從文是《大公報‧文藝》的前任主持者,又是京派文人的代表人物,當然成為蕭乾的堅強後盾,不過他同樣支持戴望舒。《大公報‧文藝》創刊伊始,沈從文一邊在《大公報‧文藝》上連載長篇小說《湘西》,同時又在「星座」上連載長篇小說《長河》,由此也可見沈從文在當時文壇的熱度。

蕭乾後來回憶說:「那時詩人戴望舒在編《星島日報》的副刊,他同上海作家們的聯繫比我密切。為《大公報‧文藝》寫稿的,則大多是從平津奔赴延安或敵後以及疏散西南或西北幾所大學的。」從平津疏散到西南和西北的兩部分作者,成為《大公報‧文藝》的重要特色。西南的文人主要指西南聯大文人群,和蕭乾聯繫較多的有沈從文、朱自清、李廣田、孫毓裳、汪曾祺和穆旦等人。至於對西北延安文人的關注,更成為彼時《大公報‧文藝》的「亮點」。因為延安文學在國統區遭封鎖,香港《大公報‧文藝》對於延安文學的報道特別引人注意。蕭乾在接手《大公報》後發表過一封《尋找朋友,並為「文藝」索文》的公開信,很快就有了響應。第一個給蕭乾寫信的是延安的嚴文井,繼之有南陽的姚雪垠、鄂北的田濤、山東的吳伯蕭,還有卞之琳、丁玲、劉白羽,以至於魯藝的陳荒煤等。這些人在抗戰爆發後,先後到達延安及其他根據地,成為延安文學隊伍的骨幹力量。與蕭乾聯繫上了以後,他們的作品就陸續上了《大公報》。在中共黨員楊剛繼任後,延安作品更加增多。據統計,《大公報》港版「文藝」副刊上共發表過延安作品一百一十八篇,蕭乾主編那年發表了四十四篇,剩下七十四篇為楊剛編發。這其中有不少知名作品:如沙汀的報告文學《賀龍將軍在前綫》、丁玲的散文《我是怎樣來陝北的》和何其芳的詩歌《夜歌》等。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報刊香港:歷史語境與文學場域》

【報刊香港】政治話筒與純粹文藝 名噪一時的香港四大副刊

《報刊香港:歷史語境與文學場域》

作者:趙稀方

出版社:三聯書店

出版時間:2019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報刊香港】香港新文學的先導 被忽略的《小說星期刊》

晚清以來香港文藝報刊多為南來革命黨人主持,《小說星期刊》卻是個例外,其所發表的白話小說量更遠遠多於被稱為「香港新文壇的第一燕」的《伴侶》。

2019-09-09 15:20

【報刊香港】港首份中文期刊《遐邇貫珍》 創辦目的不純粹

從地理、歷史到科學、政法等,傳教士試圖通過《遐邇貫珍》重組中國人的心智,他們既有傳教和殖民的動機,文章也有現代知識傳播的效果。

2019-09-04 09:28

【讀一點書】清末首份香港中文報紙談起 資深報人憶香江報業興衰

「讀一點書」專輯邀請了香港三聯書店編輯王昊推薦好書:《香港報業雜談》。本書作者李家園為香港資深報人,他從香港首份中文報紙《中外新報》談起,迄第一份彩色報紙《天天日報》止,重點憶述的報章逾四十份。

2019-07-05 13:5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