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憂戚玩意

作家,文化評論人,策展人,「虛詞」《無形》總編輯,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

【憂戚玩意】《紅樓夢》的芍藥宴

文:鄧小樺 圖:視覺中國

白先勇將《紅樓夢》的結構比作四季——元宵過後鳳姐小月,由探春李紈寶釵掌家的時段,雖然春夏時節,在結構上卻是「秋」了:即進入由極盛轉衰,諸人病倒,大觀園入不敷支,下人使壞,須得開源節流,一路都是柴米油鹽小賬本,終於到寶玉誕辰,才再展公子小姐的尋樂群戲,滿目錦繡。

群花香繞的一回,「憨湘雲醉眠芍藥裀 獃香菱情解石榴裙」的第一主角當然是湘雲。一路看來,我們早知湘雲所強乃在捷才——當時席上一邊行著最轉折費思的「射覆」之令,千般心思席上生風,繞著核心打啞謎;獨湘雲耐不得這種「沒的垂頭喪氣悶人」的酒令,搶先已和寶玉隔席去行「簡斷爽利」的「拇戰」猜拳。曹雪芹寫得好,一邊是「射覆」心念電轉、微笑各飲門杯的靜態,一邊猜拳則寫到諸女腕上鐲子丁當響之玲瓏動態。

【憂戚玩意】《紅樓夢》的芍藥宴

湘雲捷才,大膽,也嘴尖好奇食,之前已吃了烤鹿肉,這回又挾鴨頭出來吃腦子,實刁鑽。湘雲給猜拳定的酒面酒底也太巧:「酒面要一句古文,一句舊詩,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還要一句時憲書上有的話:共總成一句話。酒底要關人事的果菜名。」寶玉首先就被難倒,又是林黛玉接過來一口氣完令,二人之親密已是漸枱面見光。湘雲難不倒的就只有黛玉寶釵,她是大觀園中的探花。如果用定規給大家玩的標準這樣難是不行的,但湘雲只是純粹享受這智性的快樂,並沒有想到別的。行了這個這麼難的酒令的,通共就只是黛玉和湘雲而已,寶釵是韜光養晦玩射覆。

【憂戚玩意】《紅樓夢》的芍藥宴

大醉之後,湘雲醉倒在青石板磴,「業經香夢沈酣。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鬧,嚷嚷的圍著。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真是絕美場景。平常嘴快一刻不能停的嬌娃醉倒(猶行酒令),也真香艷,然而天真無邪,連醒來之後勻臉攏鬢吃茶,都是端然。

【憂戚玩意】《紅樓夢》的芍藥宴

這裡的芍藥花,斷然不是廣東人常見的花型扁平的「千層亞類」芍藥,這種芍藥是花瓣向心式自然增加,排列整齊,形狀相似,由外至內逐漸變小,緊緊攢成團,想來沒有那麼容易埋得湘雲一身。飛了湘雲一身的,大概是常被認作牡丹的類型。研習花道的人士告訴我,「嶺南無牡丹」,我們在香港買到的牡丹,多是芍藥。

【憂戚玩意】《紅樓夢》的芍藥宴

我喜歡看群戲、宴會,這回好看的東西多著呢,你送點心我回點心去,滿紙芳香。刁蠻的芳官評論點心:「這會子油膩膩的,誰吃這個!」——竟是賈母口吻——只就著蝦丸雞皮湯吃了香稻粳米飯和胭脂鵝脯,倒是寶玉吃了奶油松瓢捲酥,大概是黛玉用來行過令,他吃得百般滋味。寶玉壽辰,連襲人晴雯二人都以揶揄示友愛,攤開來講至少妒意不露。而寶釵在這裡是以靜制動贏了好多仗,最利害是襲人送來兩鐘新茶,被寶玉喝剩一鐘,寶釵黛玉共分一鐘,寶釵落落大方喝掉半鐘,「遞在黛玉手內」,實在大膽!而林黛玉經過夜剖金蘭契之後,竟無嫌隙之心,反說「你知道我這病,大夫不許多吃茶,這半鍾儘夠了,難為你想的到!」寶釵之洞悉人心,在全書我看是第一的。

——————————————————————

鄧小樺

作家,文化評論人,策展人,「虛詞」《無形》總編輯,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

【憂戚玩意】《紅樓夢》的芍藥宴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憂戚玩意】難得柔和與療癒

文中介紹的「自宅字築」展覽兩組作品,都是與前輩文人作品對話的;或者,我們也要向前人學習,如何在亂世中安放自己心靈的方法?

2019-08-22 10:50

【憂戚玩意】散說紫薇

網上看來,紫薇花的花語是「沉迷的愛,好運,雄辯,女性」。這四樣互相之間頗有距離,加起來像是一則曲折的三言二拍故事,稍稍香艷,引人浮想翔翩,於是貪浪漫也姑妄聽之了。

2019-08-01 10:37

【憂戚玩意】我為書迷還未醒

書真的有一種讓我近乎出神的能量,好像可以超越現實。

2019-07-19 11:4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