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香港詞人】「我要你『愛』」的情慾界線

文:月巴氏

先旨聲明, 第一首令我聽到入迷——入迷到恍如撞了邪的林振強歌詞,就是〈我要〉。

任何年代, 都總存在着不少被( 某群大人) 歸類為兒童不宜的事物, 在我成長的年代,自然也無可避免;但不知是幸或不幸,我成長那年代的大部分大人,似乎都較掉以輕心(不排除只是我身邊的大人比較掉以輕心),我總是能夠看到聽到觸碰到那些被指為兒童不宜的事物。

例如葉德嫻〈我要〉。

【香港詞人】「我要你『愛』」的情慾界線

圖:葉德嫻〈我要〉MV

記憶中, 某個尋常的星期日早上, 還是小學生的我如常跟大人上茶樓飲茶, 吃了燒賣叉燒腸,連在茶樓門口書報攤買的公仔書也看完幾次了( 大人飲茶前總會買份報紙搭多本八卦周刊,另外又買本公仔書給細路,多麼美好的時光…… ), 便借了舅父的Walkman來聽,一首唱得快到恍如急口令、快到我根本聽不清楚歌詞的歌立即傳入耳裏……聽了一遍,我立即回帶, 再聽——這一次比較好,至少能夠聽到那一句甚麼「搔褲袋」,但之後的,就聽不到也聽不懂(其實我也不太明白「怎麼只搔褲袋」這一句的真正含意)……

聽完,回帶; 再聽完,又回帶——我記得自己連續聽了十次。我留意到,當我不斷重複着「聽完、回帶、再聽、再回帶」這動作時,舅父和席間所有大人,都在笑——嚴格來說是偷笑,而且是當發現了一個細路正在做着跟年齡明顯不符(但又尚算無傷大雅)的事情時,才會出現的那種偷笑(到後來我才明白他們偷笑的原因)。

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誰是林振強,也不知道塵世間存在了「填詞人」這麼一個身份(或職業); 當同年代的填詞人都側重寫「情」時,林振強卻兼寫了「慾」,而且是用充滿挑逗性的歌詞直寫情慾,露骨卻不誨淫。

     

〈我要〉葉德嫻

我,

我要,

我要你,

我要你愛。

怎麼只搔褲袋,

而不放膽親我香腮?

我,

我要,

我要你,

我要你愛。

怎麼只搔褲袋,

而不放膽跟我相愛……

若是你覺不對,

請你講出怎麼不對;

你我實在太過登對,

一見即知天生一對……

我說若是你要溫暖,

請你不必怕得打轉,

我預定要了今晚,

跟你盡情盡情熱戀,

請放膽抱緊我,

使我身軀不知分寸,

你若是再去苦忍,

會谷到哮喘,

周身囉囉攣,

思想開始不端……

        

〈我要〉描寫了一對情慾高漲的戀人,當其中一方還在「只搔褲袋」,努力克制自己時,另一方卻直白而又激情地表達「我要你愛」——「愛」字所指,明顯是「做愛」之意, 但只用「愛」一字代替,是一種含蓄得來意涵更豐富的表達; 林振強還透過「若是你覺不對,請你講出怎麼不對」,明確表達了他對「性」這一回事的態度:性,就是人類本能,根本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所以也不需要有甚麼顧忌——既然不需要顧忌,自然可以作為流行曲的題材。

但社會上總存在着一班道德感異常濃厚的人,對任何「踩界」的做法都看不過眼——林振強把情慾入詞的作品,像梅艷芳〈壞女孩〉,便一度被認為意識不良,而這一首也是我人生中首次接觸到的「禁歌」(即使當時的我根本不明白被禁的原因)。

      【香港詞人】「我要你『愛』」的情慾界線

圖:梅艷芳〈壞女孩〉MV

〈壞女孩〉梅艷芳

他將身體緊緊貼我,

還從眉心開始輕輕親我,

耳邊的呼吸熨熱我的一切,

令人忘記理智放了在何。

他一雙手一起暖透我,

猶如濃酒懂得怎醉死我,

我知他的打算,

人卻不走遠,

夜幕求我別共愛意拔河……

可否稍作休息坐坐,

齊齊停止否則即將出錯,

快飲杯冰水冷靜透一口氣,

並從頭看理智放了在何。

身邊的他彷彿看透我,

仍如熊火一般不放開我,

我身一分一寸全變得酸軟,

像在求我別共愛意拔河……

Why Why Tell Me Why,

夜會令禁忌分解,

引致淑女暗裏也想變壞;

Why Why Tell Me Why,

沒有辦法做乖乖,

我暗罵我這晚變得太壞。

       

林振強在〈壞女孩〉設定了一個場面: 某個午夜,一對戀人獨處,男的用盡各種「身體語言」挑動女方(「耳邊的呼吸」這一句尤其露骨),女方自然清楚對方意圖(「我知他的打算」),並一直說服自己務必克制,但其實由始至終都沒有阻止對方,而且「人卻不走遠」(若用時下流行術語表述,就是「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林振強筆下的這個女主角,一直處於理性與慾念的掙扎, 甚至用具體行動希望對方也冷靜下來(「可否稍作休息坐坐」、「快飲杯冰水冷靜透一口氣」),卻又不斷透過反問,嘗試為自己找一個「變壞」的理由, 結果她想通了:如此晚上,面對如此挑逗,就連「淑女暗裏也想變壞」,既然如此,不是淑女的她,自然更加「沒有辦法做乖乖」, 理所當然變成「壞女孩」。

不論是〈我要〉抑或〈壞女孩〉,都把情與慾連在一起,把慾直接說成是愛的一種具體呈現,像〈壞女孩〉,與其說只是一首純情慾作品,不如說是以慾喻情。 愛與慾,在林振強筆下是不可也不應該分割的(因為是很自然的一回事),是所有正常愛侶都有權追求和享受的。

【香港詞人】「我要你『愛』」的情慾界線
愛與慾,在林振強筆下密不可分  圖:視覺中國

回看林振強一系列以挑逗為主的情慾作品,大膽程度或許及不上日後詞人( 例如周耀輝或周禮茂) 那種直寫情慾感覺的作品,但若考慮到林振強身處的時代環境, 其實已算是一個露骨的嘗試。

除了是一個嘗試,重點是林振強以性入詞,不單純為了標奇立異,性的指涉在歌詞裏,只是一個媒介或載體,真正想說的內容不停留在字面那堆性描寫,而可以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女性在感情關係(甚至身體愉悅)上的主導、對當年那種輕率男女關係潮流的描述和態度,以及性不應被視為甚麼不能開口講只能閂埋房門做的避忌禁忌——性,其實純粹是愛的延伸,是很自然的人類本能——這才是林振強那一批以性入詞作品中最重要的一個信息。

對於情慾歌曲,林振強曾這樣回應:

那些人動不動就說不良,我不覺得不良。我覺得他們唔多唔少好像太過緊張,不知是真緊張呢,還是假緊張。我坦白說我認為他們第一是戇居(傻),第二是得閒沒事做。他們說想入非非,我不介意引人想入非非……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林振強》

【香港詞人】「我要你『愛』」的情慾界線

《林振強》

作者:月巴氏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時間:2019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香港詞人】「我要你『愛』」的情慾界線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Nico Liu

編輯推薦

香港資深舞台填詞人岑偉宗:為何第一句歌詞決定歌曲生死?

好的歌詞和甜點又有何共通呢?兩者都要靠獨特惹人的色相,吸引看官,分別是甜點吃過了,怕胖會後悔,而享用歌詞之後,身體不會胖,肉都長到了靈魂的深處。

2019-06-07 13:42

【不愛我就拉倒】周杰倫怒懟網友吐槽歌詞: 上教科書的,寫過了

哥不僅有胸肌,還是上過教科書的人……

2018-05-15 14:56

【橙專訪】林寶:擁有少年心的填詞人,也能寫出好科幻

雖各有選擇,但即使年歲漸長,還堅持構建著心中的未來世界、言語間似乎藏著某種堅持,且不時出世接觸各色人類作「極短」創作,擁有「少年心」的大男孩,似乎總顯得更迷人呢。

2017-02-20 22: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