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圍爐話歷史

四個外表成熟內心年輕的熟男為你講歷史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文:譚家齊  圖:視覺中國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鄱陽湖

元代攻滅南宋,乃是先建立比宋人更強大的水軍,才可抵銷長江天險而吞併當時世界上最富庶的漢人王朝。後來因大運河的淤塞及蒙古政權不善治河的弱點,迫使元人以海路運輸南方的物資到北京及附近區域,不經意也令海軍活躍發展。所以到了元末,南方群雄除了繼承南宋與元朝的水戰與造船技術外,又因當時海運發達而在水戰技術與規模上多有新創,例如遠攻火器的進一步發展,以及可於大江甚至海洋上巡弋的巨艦,便因宋元兩代的累積而有極可觀的成果了。

割據的群雄多立足於南方,無論陳友諒、張士誠及朱元璋等人,皆統治長江南北兩岸的土地,故此水軍對維持江面控制權,並對物資及兵員調動運輸皆至關重要。而且當時長江中下游的森林資源仍極為豐富,也有利群雄建造木構的大船及數量眾多的戰艦。朱元璋與陳友諒這對靠咬兄食弟崛起的冤家,更一反以往戰爭以陸戰為主的模式,而是以戰艦互擊的水戰來決定中國的歸屬。1363年於江西境內鄱陽湖上爆發的這場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水面戰爭,除了在政治史上有深遠的影響外,也是軍事史上重要的戰例。

本文集中討論兩大陣營在開戰前各自的優勢與劣勢,由此更可明白朱元璋最終戰勝的謀略、人和甚至運氣的作用。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從廬山遠眺鄱陽湖

漢政權的新主人陳友諒控制兩湖地域,人口及木材資源最豐富,除了擁有六十萬以上的水軍外,更重要的是他能以幾近無限的木材將戰船盡量造大。這優勢是身處下游木材相對缺乏的朱元璋等人所難以企及的。陳氏的水軍兵力,在鄱陽湖之役前有巨艦數百艘。這些大船外飾紅漆,艦高數丈(一丈約為三米,數丈即今天數層樓的高度),上下三層,各設走馬棚,下層設板房作障。有櫓數十隻置其中,皆以鐵皮包之。船身堅固,上下各層說話互不相聞,據說大船可容納三千人,較小的也可容二千。

這種巨艦在當時的戰事中,除了在水戰時能以較大船身去壓倒敵艦,撞沉對手並在近戰時居高臨下外,也可載搭大量的兵員及物資,方便在水路各處調配兵力。而且巨艦更在攻城中極有價值──除了搭載大砲轟城外,對沿江而建的城池,巨艦的船身有時竟較城牆更高,士兵甚至可以在船上直接登城,例如數年前的太平城爭奪戰,陳友諒軍隊即以此方法攻陷朱元璋手中的太平城──在長江沿岸靠近鄱陽湖入江口的據點。由此可見,對於陳友諒來說,只要資源許可,建造巨艦在水戰、運輸,甚至攻城上都是有利無害的,也難怪他沉迷巨艦主義。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湖北省長江三峽一段

相對而言,朱元璋的水軍規模較小,其中骨幹是在江北巢湖投降他麾下的走私船隊。雖然吳軍艦隊中也有少量大船,但因材料缺乏與作戰方式不同,船隻仍是以小舟為主,取勝的關鍵則是速度及靈活性。

自宋代大力發展火藥武器後,中國的水戰方式再不是搶攻敵船、跨跳蟻附殺敗敵人奪船的戰法,而是先以射程較遠的火器攻敵,有時會直接擊沉敵艦;當時遠攻的武器既有管狀的火砲,也有舊式的投石器。這種遠程攻擊的破壞力甚大,例如朱元璋在鄱陽湖戰中的坐艦,就是被陳軍轟擊下炸得粉碎的。火器發放後,繼以弓弩殺傷敵艦上的士兵,然後才在癱瘓敵艦後登船作肉搏戰。在長江等大江大河上,只要順風順水,陳友諒的巨艦應可直接撞沉較小的敵艦,故此只要善用巨艦,對下游的朱元璋便有很大的威脅了。不過,若將巨艦放在相對遼濶及靜止的鄱陽湖中,敵人的迴避空間便大得多,加上在盛夏太陽的曝曬下,湖中水位往往會大大降低,便有可能令陳友諒的巨艦完全失去機動力而成為甕中之鱉。

另一邊廂,在船舶等武裝上處於劣勢的朱元璋,卻有陳友諒所不能企及的優勢──人和。陳友諒既得位不正,不敢分兵令大將統帥別部分兵作戰,朱元璋的軍隊卻是「時動之師,威不振之虜,將士一心;人百其勇,如鷙鳥搏擊。」由於夾在陳友諒和張士誠之間,軍事上又無力同時向這兩大敵手主動出擊,在朱元璋的陣營內有過重大的爭議:在戰略上應先全力解決陳友諒,還是先兼併張士誠,以控制整個江南,再圖大舉?從軍力上看,張士誠勢力較弱,而陳友諒野心勃勃又剽悍,這兩個攻擊方向各有擁躉。不過朱元璋與劉基,都以為先陳後張是較佳的選擇。朱元璋的看法是陳友諒又強悍又兵多,如果先攻張士誠,沒錯是較易取勝,但陳友諒一定會出兵援助張士誠,屆時便真的會受雙雄夾擊,形勢會更危險。至於攻打陳友諒,則因張士誠又狡詐又懦弱,必會採取觀望態度,任由朱元璋與陳友諒兩虎相搏。故此,先攻陳友諒的話,張士誠必定不會出兵助陳,後方反而更為安穩。這就是朱元璋在鄱陽湖之戰前的大戰略。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長江瞿塘峽

不過,朱元璋本人卻沒有嚴格跟隨這個戰略部署。1363年春,張士誠江北的部隊收縮對紅巾軍的包圍圈,將劉福通及韓林兒圍在最後的據點安豐。朱元璋這時竟不理群臣力諫先陳後張的戰略,決定盡人臣之責,親率主力部隊與徐達及常遇春共援安豐。幸好一路與張士誠部隊作戰順利,雖然劉福通被殺,他還是能解救安豐,救出韓林兒。

這次戰鬥從戰略層面看是災難,朱元璋可說是大錯特錯的,因為他分兵江北討伐張士誠,便如設想一樣引來陳友諒的夾擊,導致最壞的兩線作戰劣勢出現。如果陳友諒能充分發揮他軍中的巨艦優勢,劍指南京,朱元璋應會在腹背受敵下迅速潰敗。1363年4月23 日,陳友諒便乘朱軍戰於江北而江南空虛之機,率傾國之師攻打朱元璋。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雲南省長江一段

不過,如果從團結手下,以加強吳陣營人和的層面看,朱元璋的江北之戰卻是極為成功的。前此他已能延緩稱帝,一直奉小明王韓林兒為主子,在小明王危急之時,不顧戰略上的危險出兵支援,這一切都令手下明教信眾及紅巾軍士卒樂意效命。因此,在鄱陽湖之戰中朱元璋能將部隊靈活運用,敢於分兵部署要衝,而不太擔心叛變及手下陣前倒戈。從鄱陽湖之戰中朱元璋將士用命,甚至有傳親衛軍隊戰士願捨身犧牲扮演朱元璋投江自殺,以迷惑敵人。其姪朱文正鎮守的南昌也是上下一心的,確能堅守拒降,甚至朱軍被俘的信使,也寧願被殺也不出賣南昌的情報,可見朱元璋在當時甚得部眾擁戴。只要善加運用天時地利,要將龐然大物的陳友諒擊敗,應非夢想。

朱元璋或許真獲上天垂顧,傾國而來的陳友諒,竟然沒有信手拈來地順流而下直撲南京。他攻擊的目標,卻是要迂迴進入,於鄱陽湖畔的江西首府洪都(即南昌)。這個戰略錯誤,令他浪費了可迫使朱元璋兩線作戰的幾個月黃金時間,正巧抵銷了朱元璋原來的錯誤,令身處江北的朱元璋,能有足夠的時間回南京休整軍隊,更可在根據地以外消耗陳友諒的主力,將自己的劣勢逐漸轉為優勢。

________

歷史男團,四個外表成熟內心年輕的熟男為你講歷史。

【圍爐話歷史】猛卵乘風擊朽石:鄱陽湖戰前朱陳兩軍的優劣勢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圍爐話歷史】咬兄食弟平常事:朱元璋與陳友諒的成霸之路

1363年朱元璋與陳友諒兩大南方軍閥之間爆發的鄱陽湖之役,可說是紛陳的元明朝代更替歷史中最為重要的單一事件。朱元璋的戰勝,奠定了統一天下的基礎。

2019-07-31 12:21

【圍爐話歷史】中國運河的生與死

中國最早開掘的運河是春秋時期楚國的運河,而楚國又是世界歷史上開掘運河最早的國家。中國修建人工溝渠最初目的非為交通運輸,而是為了排泄田間積水。

2019-08-07 09:59

【圍爐話歷史】審犯?劃界?──朝鮮譯官的外交角色

清代以後,很多朝鮮人為求生而闖進長白山脈採集人參。朝鮮為應對皇帝的需求以及捍衛所屬領土,便派官員陪穆克登查探,但穆克登也不清楚如何劃分邊界。

2019-07-16 14:4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