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文:易中天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李華  攝

《江南春》

杜牧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又是煙雨,又是春天,只不過在郊外,在江南。

江南的春天格外迷人,千里之中鶯飛草長,葉綠花紅。那些個傍水的村莊,依山的城郭,到處可見酒旗在春風中飄揚。酒旗就是酒店懸掛在路邊用來招攬生意的錦旗,也叫酒望或青旗等等,相當於現在的招牌或霓虹燈。把酒旗迎風招展說成酒旗風,固然是出於平仄和押韻的要求,卻也讓人覺得那風中有酒的芳香。

有花木,有鶯啼,有酒香,這就是江南春。

不過也有人質疑:千里之遙,看得着酒旗,聽得見鶯啼嗎?

當然不行。

所以,他主張改為十里。

這很可笑。千里太遠,改成十里就看得着,聽得見?

同樣不行。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圖:視覺中國

實際上,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說的並不是眼前所見的一處兩處,而是整個江南。整個江南無不如此,那才叫江山錦繡,春意盎然。十里鶯啼綠映紅,有意思嗎?

沒有。

其實,麻煩在第四句。

稍微想想就知道,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怎麼看都是晴天。也只有在和陽之下暖風之中,才會有春光明媚鳥語花香的感覺。那麼,為甚麼又說「多少樓台煙雨中」呢?

也有各種可能。

比方說,這裡風和日麗,那裡煙雨蒙蒙。千里江南,又是陰晴不定的春季,原本就該如此,有甚麼可奇怪?何況那四百八十寺還是南朝的。多少樓台煙雨中,可以是現在,也可以是當年嘛!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圖:視覺中國

哪個是正解?

沒有標準答案。

實際上,讀詩最忌認死理。比如追問「四百八十寺」的數字是怎麼統計出來的,就很煞風景。而且唐詩與宋詞不同。宋詞更喜歡聚焦於某個場景,把文章做足。唐詩卻是跳躍的,往往將不同時空的故事放在同一首詩中進行比照,用字不多卻內涵豐滿。

杜牧這首《江南春》就正是如此。

的確,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是陽光燦爛和滿心歡喜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卻更像一張不無惆悵的黑白照片。畢竟,南朝佛教的鼎盛時期,距離杜牧寫這首詩已經三百年了,豈非只能在煙雨迷蒙中若隱若現?那種無可名狀的歷史滄桑感,恐怕也只能用這樣的畫面來表達吧!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圖:視覺中國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易中天品唐詩(攝影插圖版)》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易中天品唐詩(攝影插圖版)》

作者:易中天

攝影:李華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6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易中天品唐詩】讀杜牧《江南春》 別問四百八十寺怎麼算出來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易中天品唐詩】孟浩然《春曉》的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喜悅是本詩的主旋律和基本調性,傷感和惆悵則是次要的。如果事情不是這樣,那麼試試將這首詩倒過來讀,看看是怎樣的效果?

2019-08-08 10:13

【唐詩中的旅遊】飛流直下三千尺

江西、貴州在古代屬偏遠的貶謫流放之地,今天,這裡已不再是偏僻荒涼的淒山苦水,「飛流直下三千尺」的壯觀豪邁已成為旅遊者向往的桃花源。

2019-04-30 08:32

【唐詩中的旅遊】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在大唐時期,詩人念念不忘的是巴山蜀水中靜謐呈現的「天府之國」──蜀川,宛如一個大家閨秀,温潤安閑,成為他們的「理想國」。

2019-04-26 10:1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