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易中天品唐詩】孟浩然《春曉》的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文:易中天

【易中天品唐詩】孟浩然《春曉》的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李華 攝

《春曉》

孟浩然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春天裡,總是要下雨的。

下雨天,也最好去睡覺。

也許,那是一個最難將息的乍暖還寒季節。也許,那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穿林打葉暴雨。風雨如磐,是大自然的隨心所欲,人又能怎麼樣呢?也只能把風聲雨聲當作催眠曲。好在一覺醒來,風也去雨也停。陽光照進窗戶,到處都是鳥兒興高采烈的歌唱。

沒錯,處處聞啼鳥。

鳥兒唱得如此歡快,只能說明清晨的陽光十分明媚,雨後的空氣格外清新,生機勃勃的大自然也才特別喧鬧。

這真是一個讓人喜悅的春曉。

喜悅是主旋律和基本調性,傷感和惆悵則是次要的。如果事情不是這樣,那麼這首詩的順序就該倒過來: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怎麼樣,不對了吧?

不對是因為不真實。

真實情況是:詩人被鳥叫驚醒,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雨後初晴的清新明媚,急於傳達的則是對大好春光的滿心歡喜。然後才會回想起「夜來風雨聲」,也才會關切地想到和詢問「花落知多少」。

傷感和惆悵,只能在欣喜之後。

這就跟同類題材的作品多有不同,比如李清照《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同樣是「夜來風雨聲」,同樣是「春眠不覺曉」,也同樣關注着風雨交加之後的滿地落英,李清照的「綠肥紅瘦」是實,孟浩然的「花落知多少」是虛,而且無須回答。

因為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主題也不同,孟浩然是喜晴,李清照是傷春。

這當然由於個性有別,卻也是時代使然。初唐和盛唐的詩總體上是青春年少的。即便傷感惆悵,也是人生初展的少年時代那輕煙般莫名的哀愁。所以儘管悲傷,仍然輕快;雖然歎息,總是輕盈。(請參看李澤厚《美的歷程》)真正傷春的詩詞,比如「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張先)等等,要到中晚唐和兩宋。

杜甫的《春夜喜雨》便更能體現這一點。

註:順便說一句,孟浩然這首詩是仄韻古絕,不是律絕,說成『五絕』是不對的。律絕有嚴格的格律要求。

【易中天品唐詩】孟浩然《春曉》的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圖:Pixabay

___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易中天品唐詩(攝影插圖版)

【易中天品唐詩】孟浩然《春曉》的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易中天品唐詩(攝影插圖版)》

作者:易中天

攝影:李華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6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易中天品唐詩】孟浩然《春曉》的重點是「處處聞啼鳥」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責編:Nico Liu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唐詩中的旅遊】黃河之水天上來

古都長安、東都洛陽、太行雄關、齊魯儒風,唐朝的詩人在這充滿傳統文化氣息的黃河沿岸,用美好的詩篇傳誦對這片土地的深情厚誼。

2019-04-15 09:59

【唐詩中的旅遊】唯見長江天際流

發源於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長江,是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維、孟浩然等大詩人壯遊和懷古之地。

2019-04-12 11:19

【唐詩中的旅遊】秦時明月漢時關

在唐代,許多詩人踏上了這條充滿理想的傳奇之路,去實現自己建功立業的渴望與追求。

2019-04-10 14:0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