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島上筆記

島上旅行,字裡迷路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文:鄒芷茵

*散步路線*

大明里廣場廣福里廣福道廣福橋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那輛「旺角—大埔」線紅van,尾班車是凌晨五時。

差不多凌晨四時三十分,小說裡的男主人公阿池從旺角回到大埔後,便走進了廣福里的便利店找烏龍茶:

走在冷冷凍凍[清清]的廣福里上,口腔突然覺得有點乾,大概是太久沒有喝到水 (對上一次好像是在新之城的K房裡,喝的還是酒); 剛剛湊巧經過,我便走進了空無一人Circle K,筆直的走到店末的冰櫃旁,打開,拿出了瓶津路。

——Mr. Pizza《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節錄)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廣福里  圖:Chong Fat

廣福里是包圍大明里廣場的「四里」之一。我從未試過出現於凌晨四時的廣福里上。深夜身在港島、九龍的話,若不坐的士,我就會坐紅van回家。於廣福道聽到「有落」,看陌生人匆匆下車,踏踏踏踏,消失於四里之中。黃偉文為電影版《紅VAN》主題曲填詞,在有如「沙漠」的街口落客:

若舊時自由是幻覺

只不過假笑假歡樂

就另行劃時空探索

司機你准我街口落

讓背後的街炸作粉末

找一個新的海港再過生活

若困在這裡不快活

搭一架小巴於那荒野中隱沒

讓我離開吧 能夠離開嗎

我内心雖討厭 但這仍是家

讓我離開吧 有好風景嗎

快裂開的都市滿天下

——黃偉文填詞〈街口有落〉

(節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主題曲)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廣福道  圖:Exploringlife

司機執意收工,阿池無法直接回太和邨,被迫在廣福道下車。廣福道是一條非常長的馬路,由吐露港伸延至林村河,可說是大埔的動脈。阿池與另一名紅van乘客Yuki,結伴從廣福道走回太和邨:

此時此刻,我對這區卻有種莫名的陌生感,詭譎感,彷彿我一輩子都從沒來過這樣的一個奇鄉異境。[……]我家住太和邨,要在廣福道與大埔中心兩者選一,當然是廣福道比較近。

——Mr. Pizza《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節錄)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中人物走過廣福橋  圖:電影劇照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今日的廣福橋  圖: Wikipedia user – Wpcpey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1941年日軍炮兵聯隊經廣福橋橫渡林村河  圖:Mainichi Newpaper, Japan

一直走完廣福道,盡頭是北盛街——我們又回到林村河與太和了。除了太和橋,林村河上也橫臥着「廣福橋」。廣福橋由太和市鄉紳所建,曾改建成公路橋及改變位置,於1980年代改為行人橋至今。於1941年日佔時期,日軍走過當時的廣福橋,正式進佔大埔。阿池和Yuki不走太和橋,走廣福橋。與Yuki聊天之際,阿池在橋上發現了戴着防毒面具的怪人。是同行者,還是迷途的侵略者?

故事過了中段後,大家為了是否駕着紅van由大埔往大帽山,而亂成一團。司機最後下了「 總之唔理點都好,上咗山先算」的決定。上得山多終遇虎——但阿池他們不怕遇虎,因為他們已到了絕望的邊緣,只有一次上山的機會。

在無人之境徹夜思考的人,如「華輝」蘋果批上的綠色車厘子,顯眼,又刺眼。當黑夜依然在線,我們必須走進華輝、便利店,不要讓自己落單。在人來人往之處,拿着烏龍茶,靜待陰森驅散。廣福道的天,變亮了沒有?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中廣福橋上的防毒面具怪人  圖:電影劇照

___________

鄒芷茵,香港地誌文學研究者,編有《疊印:漫步香港文學地景1、2》(合編)。飲食散文《食字餐桌》作者。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下)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島上筆記】廣福有落(上)

大埔有一家不打烊的茶餐廳,叫「華輝」,陳果在這裡拍攝《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和原著小說皆提到「華輝」很受歡迎的蘋果批。

2019-07-26 12:23

【島上筆記】永佑太和

怎樣分辨「太和」與「大埔墟」呢?其實不用分辨,它們本來與林村河連成一體;不過太和、大埔墟裡有意思的事情實在太多。

2019-07-04 14:14

【島上筆記】聯和墟的變幻時

電影《每當變幻時》裡的富貴墟,其實是聯和墟裡停用已久的聯和市場。聯和墟之所謂為墟,因它是或者曾是粉嶺區的中心。如今聯和墟已因城市發展而褪色。

2019-06-20 17:3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