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文:李偉民  圖:鮑潔鈞提供

藝術(Art)和設計(Design) 的分別?藝術可以自我;設計要照顧用家需要。藝術以表達為主;設計以功能為主。藝術豐儉由人;設計要考慮生產成本。藝術是少量的;設計生產可以大量。藝術和設計的成功妙作,皆受人讚賞,與世長存。

我做過「香港設計中心」(Hong Kong Design Centre)董事和政府「創意香港」(CreateHK) 的委員,現在仍是一些設計師團體的法律顧問,明白年輕設計師現在的掙扎,就是這十個字「入行打工易,出人頭地難」。

香港人的優勝之處是「投機」,缺點也是「投機」,而香港的商人特別投機。像新世界集團新一代鄭志剛這些為香港社會的「軟件」,包括文化和藝術,敢於投入金錢,挑戰創意的,包括皇都戲院、K11藝術館、MoMa Design Store等,少之又少。商人常常告訴我們「買樓收租好過投資實業」、「香港市場太細,內地才有大茶飯」、「我們要搵快錢,投資期超過五年的,想也不用想」、「不知道藝術和設計是什麼東西,既然『識條鐵』,當然叫公司別碰啦」……

香港走下坡,是因為這些人自私、自卑、自滿,然後帶香港躲進死胡同。

不依從上述「聰明人」思維而生活的,在香港被統稱為「傻人」,我是傻人,多年好友Benson Pau(鮑潔鈞),香港出口商會會長,也是傻人,而且,他傻了四十多年。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鮑潔鈞

Benson已過六十歲了,他的故事是非常「獅子山下」:在香港出生,有五兄弟姐妹,年幼時候,家裏窮得要命,住在黃大仙山坡的鐵皮木屋,唸完中學,便要工作養家,最初在洋行(當時的叫法,即是和外國人做貿易的公司)做「行街」(即今日的「營業員」),玩具和家庭用品是他的專長,每朝八點鐘上班,晚上八點鐘後下班。

經歷過事業的高低後,在1980年,他和太太「兩公婆」趁未有孩子的負擔,絕地一拚,在上環永樂西街租了一個二十平方米的寫字樓,成立了「蚊形」貿易公司。有原則的Benson,不想碰舊公司的歐美客戶,只好轉往陌生的中東新市場,可惜,生意奇差,曾經想過關門,再找工作維持生計。不過,命運給他遇到救命恩人,屯門的一個老人家供應商說:「年輕人,見你經營得這麼艱苦,我幫你一把吧,賣貨給你,先不收錢,待你收到客人的匯款,才清付欠款!」從此Benson交上好運。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Benson人生的第二個走運便是八十年代的內地經濟開放。他說:「中國從『計劃經濟』轉型到『企業經濟』,歡迎香港人『來料加工』生產。當時,內地成本低,質量好,工人又勤力,做中外貿易生意的,都暢旺好景。因為1997年的政權移交,移民去了外國的一批商家,噬臍莫及,錯過了大好時機。」

「不過,到了二千年,香港貿易生意急轉直下,第一,內地人自主起來,他們直接去外國找生意,不用再經過香港的貿易中介。第二,內地的生產成本愈來愈貴,不單止物料貴、人工貴,其他的開支都翻了數倍。如果廠商不搬移生產線去東南亞例如越南、柬埔寨等地,將面臨虧蝕。第三,2007年環球金融危機打擊下,全球經濟海嘯,結果,汰弱留強,又有一批港商倒閉。」

Benson告訴我許多港商唏噓的故事,做生意真不簡單,會起起跌跌。可是,「井底撈明月」,沒有眼光和大志的人,最終也賺不到大錢。做生意,挺像下雨天,毛毛和雨,當然雨露均霑;到了傾盆大雨,沒有雨傘的商人,便無法遮擋;如果是狂風暴雨,則神仙也遭殃。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向Benson討教:「今天的香港出口商,應如何生存下去?」Benson答:「左手來單,右手才買貨的年代,已經大江東去。加上中美貿易戰,不是一年半載的事情,故此,出口商必須轉型,『自創需求』,再不是守株待兔,等客人摸上門。因此,要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原始設計製造商) 及OBM(Original Brand Manufacturer自家品牌製造商)才會有存活的機會,意思是港商必須設計、開發、生產、推銷自己的產品,然後吸引外國買家落訂單。」

我反問:「嘩,設計和研發新產品,都要投資,那些投機的香港商人,只求『急財』,願意嗎?」Benson說:「『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那些只想『食少多覺瞓』的懶人,漸會消失。我們有些行家,把內地的生意關門後,『買樓收租』便算。當然,人各有志,事業到了一個高峰,享受慣了,要他們再開步上山,亦不容易。」

我問:「做好ODM及OBM,要什麼本事?」Benson笑:「要的是3Gs理論:Good Product Idea、Good Product Design、Good Marketing Strategy(好的商品概念、好的產品設計、好的市場策略)。『好的產品概念』,我又叫『設計思維』,分開兩點:第一,你的新概念,市場有need(需求)嗎?第二,有沒有解決產品的『Pain Point』 (痛點) ?舉個例子,如果你想設計一個特別的電子藥煲,開始便要問『市場有電子藥煲的需要嗎?』,如果沒有,便放棄念頭。如果有的話,便要問『人們煮藥最大的煩惱是什麼?』,如果得出的Pain Point是煮藥往往數小時,浪費時間,那麼,你便要設計一個十五分鐘便可以煮出一碗湯藥的機器。」

「完成抽象的構思,下一個具體階段,便是產品設計:外形吸引嗎?功能如何?用什麼物料?生產過程又怎樣?成本呢?這些都是很技術性的問題。況且,理想和現實,永遠需要妥協,許多產品的構思很偉大,可是,如果不現實,便要放棄。在產品設計中,最重要是User Experience(用者經驗),無論你的設計多好,用家覺得沒有『共鳴』,不會花錢買,那麼,一切都變成煮水化冰。」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第三階段,便是好的市場推廣。記着:宣傳要『一針見血』,重點要短,很快講出好處,引起消費者購買的衝動。例如剛才所說的藥煲,你的宣傳句語要說『十五分鐘煲好藥』,如果長篇大論,沒有作用。包裝也很重要,如果你的對象是老人家,便要調查他們喜歡什麼外形、顏色等?我見過有些人把功能重點寫在包裝盒的後面,誰會留意呀?最後,放在哪裡銷售,都非常重要,例如把藥煲出口到歐洲,便不行了。Marketing的事情,最重要是『針對性』,現在連可口可樂,也要不同地方,推出不同口味,『一套走天下』的年代已經過去!」

我說:「互聯網的年代,大家都變得自我,Micro-marketing(小眾市場學),是必然的。」Benson同意:「『電子商貿平台』,更好像把地球擴大了一倍,突然多了另外一個買賣世界,可是,它也是全球商家都進入的『鬥獸場』。其實,Internet每天也在變化,KOL過氣了,現在就變了YouTubers走紅,真的瞬息萬變。今天,想『不用腦』,天天靠着過去的一套,不可能吧。」

Benson肯定地說:「香港人口雖然只有七百萬,但是,如果你願意打拼網上市場,空間便大了許多。數十年前,我們要創業,什麼支援都沒有,真的『赤手空拳』。今天,有眾多政府的協助計劃、也有投資基金,況且,大家關注的不是你目前的實力,而是你的計劃在未來有多大潛質。現在是『破舊立新』的年代,一切以概念和設計創新為着眼點,故此,年輕人不要悲觀,只要『食腦』,勝過舊人,你們的空間比以前更大。」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Benson說了一個故事:「我認識一位年輕人,他每天都留意各大時裝名牌的減價貨,一出現,他便搜羅又平又好的,集中放在他自己的網上平台去賣,結果克服困難,成為『減價貨專家』。哈哈,鬼主意變成了商機!」

我問:「香港年輕設計師的未來機會是什麼?」Benson:「我們這些老一輩,只作為『貿易經紀』的歲月已過去,未來年輕設計師,一定要走『創新品牌』(Creative Brand)的路線,沒有創新,消費者不感到有興趣和價值。如果在『地上』找不到『資源共享』(Co-sharing of Resources) 的搭檔,例如物料供應、包裝設計、零件設備等,便向『網上』找。今天辦事,不用再靠關係,搭檔更多,資源更具彈性。」

「在這『共享』概念下,為什麼香港人不可以合力、共同把『香港』打造成一個共享的Creative Brand,任何香港人設計出品的東西,如果具創意特質,都會得到買家的垂青,我覺得德國、日本的產品,便做到這個『品牌』效應。『香港創意品牌』,不單可以惠及香港,甚至下一代的香港人,因為『香港』變成可以賣錢的招牌。」

香港出口商會會長鮑潔鈞給年輕設計師的「3Gs」有料諍言

我下結論:「世界的事情,愈來愈Complicated (複雜) 和Sophisticated(高雅),英雄本色的單打獨鬥模式,已經過氣,未來,是『共創』(Co-working)、『共享』(Co-sharing) 的趨勢。故此,懂得找一班『叻人』朋友,各有所長,互補不足,才是香港設計師成功之道。再說,合作無疆界,外國、大灣區、全中國都可以通過電子平台,找到搭檔。」

Benson語重心長:「中國已經不再是『世界工廠』,正走向創新和科技的道路,只取笑內地的不好的,也要檢討自己不濟的一面,香港人要自強和進步。」我十分同意他的觀點。

最近,參觀了一些「Startups」,見到香港已經有一批年輕人,不再怨天尤人,也不甘於沉悶的工作,他們高學歷,卻情願吃盡苦頭,追尋「創意」和「創業」的理想。後生可畏,誰說這些青春痘,將來不會帶領香港?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香港資深舞台填詞人岑偉宗:為何第一句歌詞決定歌曲生死?

好的歌詞和甜點又有何共通呢?兩者都要靠獨特惹人的色相,吸引看官,分別是甜點吃過了,怕胖會後悔,而享用歌詞之後,身體不會胖,肉都長到了靈魂的深處。

2019-06-07 13:42

白雪的《過春天》:內地獲獎的「港片」,比我們更「港片」?

《過春天》如果只是「一件半件」電影出品,那不是問題,假若內地拍出「港片」,成了「新常規」,則香港電影人,不論新人或舊人,要慎重地反思,我們如何生存和競爭下去。

2019-05-30 15:41

《Beyond日記之海闊天空》:高志森青春音樂劇能否打開外地市場

在文化和演藝圈多年,見盡不少有潛質的年輕人,可惜一個個放棄夢想,出現一陣子便消失,選擇了穩定的生活。但願《Beyond日記》的四個年青新秀,在高志森的帶領下,把這音樂劇再改進,讓這作品可以長期出口,發展...

2019-05-03 12:5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