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憂戚玩意

作家,文化評論人,策展人,「虛詞」《無形》總編輯,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

【憂戚玩意】典禮的邊緣

【憂戚玩意】典禮的邊緣

文:鄧小樺  圖:視覺中國

日前是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藝術發展獎」頒獎典禮,遠在將軍澳電視城,因為香港文學館的「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計劃獲得了藝術推廣獎,也答應了要陪得到文學藝術年度藝術家獎的韓麗珠,以及一些行動的朋友,便當日忙忙的趕完工作過去。

在電視台的攝影廠來辦文化頒獎典禮,文化圈朋友一般覺得不算很適合,認為在文化地點如文化中心、演藝學院會較對味。酒會的吃食還不錯,而期間我但覺氣場紛亂,思疑是片場的鬼魂不太習慣這麼多外人到來(笑)。得獎者及親友都衣香鬢影隆重其事,我只一味吃,連和人拍照都不多。

我性情與儀式典禮不大合,一向能逃便逃,大概自認還是野孩子。當日看來頗是滿腹心事的樣子,並自然進入漂浮狀態,既忘了和得獎的朋友拍照,又沒有上台領獎,連行動的朋友都笑我作超然狀。我只是無法自控地誠實——一般到很多「正式」的場合,都自然格格不入。藝發局的職員都禮貌招待,只是我自居邊緣。

【憂戚玩意】典禮的邊緣

但也不知自己不耐成這樣,像漫畫裡的喜劇人物,典禮早期無論如何坐不住,要乘隙與友人一起出去抽煙——想找不知不覺的門縫逃出去但不成,終於是從山頂位一步一步踱下來走出去,含著一種絕望的心情。高官的body guard們有無覺得我行藏古怪?但我臉色之冷淡應完全蓋過了可疑。

過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終於適應過來,投入起來大力拍手。結束回程時魂魄稍齊,又在車上忍不住對董啟章傾訴,覺得他一身灰色西裝和黑色帽子真是漂亮合宜,而覺得自己如果上台,一定會著錯衫。我一直只會奇裝異服,或是過度的隆重,或是過度的隨便,總之與場合相違。很多時以為自己穿得隆重,卻其實只是消閒沙灘裙,下意識中充份體現了「悠閒乃是奢侈」這種窮忙族的階級心態……我在一邊一個勁的胡亂領悟,感謝董啟章用許多實際數字來安慰我。

【憂戚玩意】典禮的邊緣

其實不少得獎的朋友都認識,真心覺得他們是實至名歸的,像舞蹈家黃大徽得獎,讓我歡喜起來,他拼老命的連續數日上演不同舞蹈作品之個人大匯演,而我不在港,乃是我去年最大的錯過。許多得獎者誠實說出自己專業與香港的命運連繫,韓麗珠與藝術評論年度得獎者梁寶山的台上發言換來全場最響亮與最堅定的掌聲,我後面的老先生們鼓掌最大力最持久。梁寶山有備而來,做得非常好,有朋友說她最適合就是做這種事,應該一直做——依稀是我讀大學時讀藝評文章覺得鮮明尖銳的偶像梁寶。活在這世道不容易,大家都是憑對於文藝志業的信念,與對我城的感恩與愛,支撐下來。他們的聲音,應該被大眾聽到。不過是愛吧。

【憂戚玩意】典禮的邊緣
或點擊連結下載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憂戚玩意】成長的開始

我們畢竟同處一個界別、一個社會,如今多事,都要學習連結,恩怨不能記一世。知道一個人不能做到所有事,記得別人幫過你,或者就是成長的開始。

2019-05-31 12:23

【憂戚玩意】座上唯一的女性

在性別這回事上,我好像永遠是個有點潛質、眼界未夠的初哥,儘管有時喜歡嘲弄大男人主義者。

2019-05-23 09:45

【憂戚玩意】梨花滿地不開門

捺下腦中萬馬奔騰,說服自己回到本質:削皮圓整,燉出雪梨,梨肉柔軟,桂花香溢,到底是好的,不應該那麼悲傷。

2019-05-17 12:1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