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文:陳子謙

港產片裡的殺手和黑幫,手裡應該拿著什麼?要麼手槍,要麼口琴。

電影裡這些憂鬱的業餘口琴家,據說受到了意大利西部片《萬里狂沙萬里仇》(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啟發。片中的牛仔在三個敵人面前吹口琴,毫不擔心被趁機突襲,就像日本動畫中的魔法少女,總是華麗而悠閒地對著壞蛋變身。港產片中的英雄或梟雄同樣浪漫,但比較有危機意識,只肯對著自己人表演。《喋血雙雄》中,周潤發苦笑著接過老主顧送來的手槍,說︰「拿槍容易放下難。」接著他隨手掏出半音階口琴(不愧是業餘口琴家!),走到窗前,背著老主顧解釋繼續做殺手的原因──一說完,就吹起口琴。老主顧沒聽完,就若有所思地默默離開了,他知道,這不是吹給他聽的。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圖:《萬里狂沙萬里仇》電影劇照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圖:《萬里狂沙萬里仇》電影劇照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圖:《萬里狂沙萬里仇》電影劇照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圖:《萬里狂沙萬里仇》電影劇照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圖:《喋血雙雄》電影劇照

非口琴不可嗎?想一想,如果周潤發猛地從百寶袋裡掏出色士風,吹得再憂鬱也令人笑昏吧。口琴小,可以隨身攜帶,突然掏出來也不會太突兀。《放逐》裡的任賢齊,就把口琴帶到船上。當相識不久的兄弟決定冒險去大宅救人,他便擱下未抽完的香菸,吹著口琴目送大家遠去的背影。直至鏡頭來到兇險的大宅,畫外的口琴聲才靜下來──兄弟,只能送到這裡了。

有時候,口琴好像會代男人說話。《無間道II》中,廖啟智奉命活埋叛變失敗的幫會老臣子,中途他默默溜開幾步,取出口琴吹奏。你很快認出這首歌就是《友誼萬歲》(Auld Lang Syne,諷刺極了。同樣諷刺的是,配樂似乎用錯了口琴──廖啟智的口琴能讓雙手完全包覆,那顯然是小小的藍調口琴,他卻吹出了複音口琴的波動音。這就像扳下手槍擊錘後只聽到幽幽的歎息──根本不可能。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無間道II》電影劇照

其實我也搞錯過。少年時,我看了荷里活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Léon),就迷上了口琴,還嘗試用複音口琴模仿片尾曲Shape of My Heart中的滑音,試來試去都不行,原來人家吹的是藍調口琴。我便到工廠區跟Jimmy Chan上了幾堂藍調口琴班,那粗獷的音色真的好誘人,但我也看到了口琴的浪漫背後──那些電影角色隨手就掏出來吹,事前刷過牙嗎?沒有的話,肉碎、菜渣就會隨心事藏進琴裡。我曾在辦公室抽屜裡放了一支口琴,還有一支新牙刷,期待自己閒時吹一下。結果沒有什麼閒時,我也不好意思在洗手間擦牙──同事碰上了該怎麼說呢?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這個殺手不太冷》電影劇照

後來我買了十幾支口琴,但一直疏於練習,終究是門外漢,也做不了電影中那些瀟灑的男人。記得Jimmy Chan說過,他與外國琴友即興合奏時,對方突然遞來口琴,他稍稍豫疑,就接過來吹了。不用問,他們肯定來不及清洗了。武林高手在生死決鬥中交換兵器,再兇險也不過如此。

難怪有一個口琴品牌,叫做英雄。

後記:文章刊出後蒙Jimmy Chan指正,Shape of my heart用的應該是半音階口琴。當年誤打誤撞,迷上藍調口琴,可算奇緣。而我糊裡糊塗,果然不是英雄,頂多是桃谷六仙。

_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好聲行】一支口琴,一個男人

或點擊連結下載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好聲行】獅子吼的靜音模式

金庸筆下的人物中,謝遜的武功不算頂尖,他的獅子吼卻是最霸道的胖虎系武功。縱聲一嘯,便把王盤山上的群雄震得「神經錯亂,成了瘋子,再也想不起、說不出以往之事」。

2019-05-30 15:16

【好聲行】哭笑有時,靜有時──《淪落人》的聲音處理

《淪落人》上映一個月,影評人熱情地為觀眾惡補文學課,爭相指出片名借用了白居易的詩作〈琵琶行〉,其實兩個作品還有一個共通點︰用聲音推動故事。

2019-05-15 13:38

【好聲行】綠袖子效應

香港考生的恐怖集體回憶:《綠袖子》

2019-05-02 09:3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