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資深建築師談巴黎聖母院的重建:維修古跡像是病態學

圖:視覺中國

文:Trista Luo

4月15日,世界名勝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教堂的標誌尖塔折斷塌下的畫面,令無數人遺憾歎息。大火雖已撲滅,但重建之路艱辛,4月16號,媒體已開始談論是否重建、是否應完全還原火燒前模樣,也有建築師畫出方案圖與效果圖,更有聲音支持以比賽的方式選出最佳重建方案……

法國建築師Vincent Callebaut提出了他的改造方案,即將巴黎聖母院改造成一座現代環保建築  圖:視覺中國

事實上,1163年開始建造的巴黎聖母院,經過九個世紀的沉浮,當中已經過不少的變化,重建也並非第一次。在近日舉辦的「開方講堂」中,澳門建築師呂澤強便向在場觀眾講解了巴黎聖母院的前世今生。

呂澤強  圖:Trista Luo

在講巴黎聖母院之前,首先要聊聊哥德式建築:它於12世紀在法國起源,比起羅馬式建築,哥德式建築將建築物的結構系統完全分離,技術上實現了不需要太多墻體、嵌入更多玻璃、更為自由的狀態。約在1130年,首座哥德大教堂亮相,隨後哥德式建築如雨後春筍般湧出,1230年建立25座,13世紀末,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80,而巴黎聖母院,就是其中一座典型的哥德式建築。

呂澤強提到,1250年的巴黎聖母院設有尖塔,而在中世紀前,聖母院前不是如今大家習以為常的大廣場,而是各色房屋,人們要在當中穿梭,走到聖母院近處才可看到平底而起的宏偉建築,頗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1220到1320年期間,巴黎聖母院不斷擴建,直到1345年才正式完工。到了1638至1756年,聖母院內部開始增加內部裝飾,如巴洛克式唱詩席等。

在法國大革命(1789-1799年)前的1753至1787年間,巴黎聖母院經歷了很大的變化:彩色玻璃窗、中世紀祭衣及聖器室,小尖塔等都被拆除。法國大革命結束後,它更被改作「理性殿堂」,拆除大門上的雕刻、國王群像……

圖:Trista Luo

到了19世紀,1831年雨果寫下《鐘樓駝俠》、1837年「歷史紀念物」委員會建立,人們開始重新檢視這座歷史悠久的建築。1843年12月31日建築競投開啟,1844年3月,官方公佈J.B.Lassus與勒•杜克(Viollet-Le-Duc)勝出,他們負責接下來幾十年內巴黎聖母院的大規模修復工程。

勒.杜克在19世紀中期重建的尖塔,反映了法國「風格修復」學派的思想——並非「修舊如舊」,而是重在重現其哥德式風格。他曾說:「修復一棟建築物,不是維護,不是修理,也不是重建,而是讓建築物恢復到一個完整狀態。」若說與之對比強烈的「反風格式修復」,大家熟知的澳門大三巴便是鮮明的例子。

勒.杜克修聖母院之餘不忘編字典,他將自己負責修復的案例筆記,整理成一套法國的建築字典,據呂澤強介紹,如今他的不少法國同學在做修復工作前,都會先瀏覽這本字典,以了解古跡原本的狀態。

而當時爭議頗大的尖塔也並非憑空誕生——勒.杜克特意用了50多頁的篇幅,根據建築的考古學,研究不同尖塔的樣式來進行重建,「是建築遺產現代保護意識的證明。」

有趣的是,他還偷偷把自己的形象,也融入到巴黎聖母院的「美王之廊」中。

事實上,聖母院19世紀的修復重建,奠定了法國後來一百年的修復方法,這一建築物本身就反映了法國的建築修復史與方法論。

進入20世紀,巴黎聖母院又經歷了一連串的「現代化」改進:1960年,採用鋼筋混凝土結構加固;1937到1965年,現代創作彩色玻璃;1979年,現代風格新祭壇,隨後加增安全網;2010年,增加避雷系統,2011-2012年增加防火系統,2013年到2014年增加無障礙環境……

呂澤強在「夏約學校」(E'cole de Chaillot)學習期間,其建築修復課的老師本傑明.穆棟(Benjamin Mouton)長期負責巴黎聖母院的修復工作,在2005年他曾跟隨老師穆棟到聖母院屋頂及尖塔,考察該歷史悠久的屋頂木結構。說到巴黎聖母院的防火系統,他表示當時老師還曾特意介紹巴黎聖母院採用了當最先進的防火設備,因此這次大火的發生更令大家錯愕。

圖:Trista Luo

如今提起修復,多希望能採用「相同技法、相同材料」,但「相同材料」對於巴黎聖母院來說則是困難重重:當年使用的木材是擁有近幾百年曆史的大樹,如今大樹所剩無幾也無法大量砍伐,更遑論如當年一般以一棵完整的樹作為木架。聖母院所用石頭也有類似的問題:當年的採石場如今已成為保護區,1999年巴黎遭遇暴風雨,有石頭被砸壞,相關部門經過深思熟慮才作出重開採石場補上幾塊石頭的決定。

「維修古跡其實像是病態學,既要了解現在的病癥,也要知道之前的病癥,與醫人差不多,而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呂澤強說。

法國人的認真和嚴謹也在維修古跡中一覽無餘:1999年暴風雨造成的聖母院破壞,直到2003年還沒修完。為什麼這麼慢?因為「他們維修時的考量是以幾百年為標準,而非幾十年。」

巴黎聖母院此次遭遇重大變故,修理不知又將耗時多久,更不知未來會以何種面貌和新一代人見面。惟願人類文明瑰寶在新的世紀,能更為妥善地受到保護吧。

資深建築師談巴黎聖母院的重建:維修古跡像是病態學

或點擊連結下載

Play Store: https://bit.ly/2QwvEoK

iOS: https://apple.co/2I8JkT9

責編:陳正偉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鐘樓之間升起熊熊火焰」:讀1831年《巴黎聖母院》看命運預告

1831年,以巴黎聖母院為背景的世界名著《鐘樓駝俠》(又名《巴黎聖母院》)面世,仿佛揭示了今日巴黎聖母院的火災命運。

2019-04-16 16:44

巴黎聖母院:建築是凝固的史詩

雨果在《巴黎聖母院》裡寫道:「這座可敬的歷史性建築的每一個側面,每一塊石頭,都不僅僅是我國歷史的一頁,而且是科學史和藝術史的一頁。」

2019-04-16 14:14

【憶經典】電影中的巴黎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已經陪伴巴黎人將近900年,更曾迎接無數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文學家、藝術家以巴黎聖母院為靈感進行創作,而它的身影也在講述巴黎故事的電影中屢屢出現。

2019-04-16 11:3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