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Fiddletown(歷史文獻譯作「非立當」,今多譯作「費德爾敦」),乃目前保存美國最早的華人建築、文獻和文物的歷史遺址,早在1850年代已有華人聚居於此地。

這批華人為追求更好的生活,不惜離鄉別井,遠渡重洋到達在當時幾乎是世界另一端的美國,寓居於這個昔日的淘金社區,無可避免地經歷各種生活難題和文化衝擊,以及遭遇長期被排斥和被驅趕的命運。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今日的非立當  圖:Wikimedia Commons

昔日的淘金小鎮:非立當

然而,艱苦歲月沒有磨蝕這批海外華人善良而天真的本性,他們渴求平安的生活,也希望能與當地人和平共處。這從非立當一間由中國商人開辦、名為「朝記雜貨店」的「唐番和合」題字可見,而這簡單的四字願望,亦偶見於加州其他淘金遺址。

非立當是個因淘金熱而建立起來的小鎮,曾經熱鬧擁擠,現在卻是人跡罕至、人口稀少的山中小村。在《唐番和合──加州母親脈上的中國人》中,我們得以看到經過作者仔細整理的珍貴歷史資料,亦能透過多個故事的輪廓,去感受每一位歷史名冊上記載的人物的有血有淚的生活。

以下節錄書中部分內容,讓讀者一窺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Mother Lode)和非立當華人社區的生活。

華人婦女淪為娼妓

很少中國婦女自願到加州來。「三步不出閨門」的傳統觀念使婦女守在鄉下,與家人或夫家同住。遠赴美洲的路費不靡,而在加州生活亦不好過。由男人出外到美國工作,把賺得的錢寄回家鄉養活全家是更為上算。

在中國,一些陷入絕境的家庭要出賣女兒當娼為奴,這些少女根本無法捱得住到美國的顛簸旅程。在1850年代初,有少數中國娼妓甘願到加州來。到了1854年,華人堂口控制了賣淫行業。堂口以拐騙的手段或假借結婚或應聘當僕人的名義,「輸入」少女和婦女。有一些稱為「妹仔」的奴婢賣身給富有的華人家庭,被視作主人的財產,與奴隸無異。另外一些婦女被逼當娼或契約勞役。很多給送到礦區,以滿足那裏對女性的需求,成為賺錢的工具。

從早期開始,中國娼妓已經在阿瑪多爾郡(Amador County,非立當所屬郡)出現,嫖妓的亦不只限於中國人。1854年,一名參與教會及禁酒組織「禁酒之子」的非立當女居民便指責鎮上出現「被其他城市驅趕的中國和其他國籍的娼妓」。非立當的1860年人口普查報告便記錄了有六名華人「妓女」。她們的年紀從十八歲到三十歲,同一名三十歲的賭徒Ah Lang住在同一居所。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中國男人與其家庭成員,很有可能是非立當的華人(阿瑪多爾郡檔案)  圖:香港商務印書館

終極脫苦辦法:吸食鴉片

昃臣(Jackson,阿瑪多爾郡第一鎮區)的鎮議會在1855年受大陪審團起訴,罪名是巧立名目向「中國人房屋」每月徵收二十元的牌照稅,而那些房屋是「意圖作不良用途,作為公娼場所,容納中國娼妓」。稅收一共帶來約二千元的進賬。妓院的其中一個業主是P.P. Rozario,他在昃臣華埠擁有不少物業。大陪審團確認該項徵稅為不合法。但到了隨後的任期,指控獲撤銷,妓院仍然成為昃臣生活的一部分,直至二十世紀中葉。

從1873年德賴敦(Drytown,位於阿瑪多爾郡內)一宗偵查一名叫Ah Choy的中國女子死於鴉片的事件可以看到娼妓的生活是很悲慘的。Ah Choy給發現用水吞服鴉片,幾小時後痛哭嚎啕。她服食鴉片的原因令人懷疑。根據其中一名中國證人,她一向沒有服食鴉片煙。這名證人聲稱她是被向她逼婚的Ah Man強逼吞鴉片的。但Ah Man的供詞卻完全相反,聲稱她自殺是因為不願住在妓院以及不願為了籌錢與他結婚而當娼。調查團的結論是她死於自殺,是很多不幸被逼當娼的婦女的又一例子。在中國,吞食鴉片來了結一生是娼妓常用的方法。Ah Choy死時約二十歲,她是寧死也不肯屈從當娼。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非立當賭館(Ron Scofield)  圖:香港商務印書館

中國婦女都有可能是娼妓

並非在阿瑪多爾郡的所有華人婦女都是當娼,也有從事其他行業的,例如1860年在德賴敦有一名婦女當簿記,另一名做洗衣女工。1860年人口普查報告中,有幾名婦女自稱為工人。

1875年通過的佩奇法案(The Page Act)目的在阻截亞洲娼妓進入美國,卻令到所有中國婦女都難以入境。所有想進入美國的婦女,就算已婚還是出於其他原因長途跋涉到來的,都被懷疑是娼妓。再加上1882年通過的排華法,入境的婦女數目下降至只有很少數。這與其他族裔移民可享受到家庭團聚的機會大相逕庭。能夠合法入境的,主要是商人、外交官、中國留學生以及美國公民的妻子;但她們入境時都要忍受移民官的刁難羞辱。大部分商人和上流華商的妻子都受纏足的習俗束縛,很少離開住所,所以在華人聚居的美國城鎮中很難見到她們露面。

在阿瑪多爾郡以及加州其他地區,中國男人的數目都遠遠超過女人。1860年的德賴敦記錄得最多華人,但只有十二人,只佔百分之二。非立當的情況一樣。昃臣在1860年有最大的華人婦女與男人的比例,五百一十人中有五十一名婦女,佔百分之十。這些婦女中主要是娼妓。這些在十九世紀到來的中國婦女的生活到底是怎麼樣的,我們所知的卻不多。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在艾奧尼唐人街的中國男人(Ken Clark)  圖:香港商務印書館

華人男人多獨身漢

傳統上很多由女人做的工作──洗衣、烹飪、管家──在美國都由中國男人做。這些工作都是他們在中國不會做的。為了生計,尤其要在充滿敵意的環境中爭取僅有的工作機會,他們不再計較,甚麼工也願意做。旅館和家庭很多都是由中國人擔任廚師和僕人。

大部分住在阿瑪多爾郡和其他地區的中國男人都得不到中國人向來重視的家庭生活。很多人都把妻子留在家鄉。而有些人,妓女是他們唯一接觸到的女性。偏見再加上1872年加州的反異族通婚法例,禁止不同種族之間的婚姻。聯邦帶歧視的立法又造成了破碎的家庭。1880年代的排華法,以及接着而來的斯科特法案禁止中國勞工進入美國,亦阻止短暫回中國的勞工重返美國。除了一些富商,在美國已安居樂業的中國男人都不想返回中國,結果便永遠與家庭隔絕。很多留在中國的妻子從此再無法見丈夫一面,成為所謂「金山寡婦」,一些夫婦分隔長達二三十年。隨着十九世紀遷移,很多留在加州的中國男人實際上都變成獨身漢。

___________

上文節錄並整理自《唐番和合──加州母親脈上的中國人》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唐番和合──加州母親脈上的中國人》

作者:伊蓮‧桑柏絲著、鮑觀海譯

出版社:香港商務印書館

出版時間:2019年3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加州淘金年代母親脈上的中國人:女人淪為娼,男人多獨身
或點擊連結下載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圍爐話歷史】古代中國人對未知世界的探索

羅馬人曾這樣描述他們想像的中國人形象:「紅髮,奇偉,壽命特長。」漢代人則以為羅馬帝國「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所居處,幾於日所入也」。

2019-05-22 15:06

【圍爐話歷史】「邪學罪人」?朝鮮聖人金大建與澳門的故事

二百年前,朝鮮人金大建輾轉到了澳門學道,之後回歸朝鮮半島傳教。這位傳教士今天被視為韓國傳教士的主保聖人,在韓國各地都不難看到他的雕像。

2019-05-15 11:33

【知書 no.24】本地中醫師揚威海外:「有人的地方就需要中醫!」

一班香港中醫師,懷抱懸壺濟世理想,去到海外貧困地方義診,他們該如何應對語言不通、文化差異帶來的重重考驗?

2018-01-05 16:5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