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著述者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文:彭玉文

「鳥」字只用十一劃,全身細節俱在之飛鳥便現身,象形之妙,可見一斑。會意之絕,可以「梟」字證明。「梟」字由木加鳥而成,而其中的「鳥」是減去雙腳及爪的,所以「梟」不是棲於木上之任何鳥種,而是惟一於木上去腳去爪之鳥種。《說文》減得更多:「梟……從鳥頭在木上。」只頭在木上。是何種怪鳥?趙佑(鹿泉)案語,用大家容易明白的話來轉述是這樣的:

老母梟無力搜捕獵物以填飽飢餓幼梟時,便把自己掛身樹上,讓巢中幼梟爭相啄食自己的肉。幼梟飽食,翼毛豐滿,飛走,木上只剩母梟之頭。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視覺中國

姚元之雜記,替驚慄畫面配音,譯為今文是:

梟在夜晚叫聲似人,音調忽高忽低,怪異難明,人人聽了都有不祥之感。有老人家說,鴞鳥生子後,便不再飛,讓子女啄食自己的肉飽肚,哀叫之聲就是被啄時忍不住發出的,啄食數日後,母梟死了,叫聲遂止。

我得知此說,純然從文學角度赤子之心來感受,震撼程度,跟知道主耶穌釘十字架的含義類同。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視覺中國

可是我發現很多有影響力的文人把故事簡化成索然無味的版本:許慎曰「梟子大,食其母」。陸璣說「(梟) 適長大,還食其母」。張奐雲「鶹鷅食母」。《漢書‧郊祀志》注「梟鳥食母」。明《正字通‧木部》「梟母嫗子百日,羽翼長,從母索食,食母而飛」。情節中可引人思考的部分被刪減,把本來是主角的母梟消聲,只集中在子女其中一項動作上。

反對把萬物和人分成貴賤高低的道家李耳,終於把主角召回,他痛批愛財不施捨的富豪「可謂愚人,無以異於梟愛其子也」。來到這裡,子母都被打倒,中國人對貓頭鷹的常識形成。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視覺中國

請有博物學素養的小學生去評論此類中國常識,馬上KO。論據一,掛身樹上又能讓不會飛的幼梟啄食全身至只留首級,對母鳥及幼梟來說,難度太高勝算太小,遠不及躺在巢裡容易讓大家完成任務。論據二,貓頭鷹科所有的喙不能啄食,亦不可撕開獵物,只能將獵物連骨連皮毛整個吞下。如果中國常識因為被以上兩個說法迫急了,改說幼鳥是在巢裡嚥下母鳥,則有論據三,母梟比幼梟大,幼梟不可能吞下母梟。「幼梟食母」之說,的確是人類中心主義者的文學想像。

周作人曾寫過三篇文章為梟平反,引用《塞爾彭自然史》資料,澄清母貓頭鷹捕鼠回巢,幼兒整隻吞下,把未能消化的鼠頭髗吐出,又以兒時養貓頭鷹只餵切好的肉片,害牠因軟骨症早死,證實其食性。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視覺中國

儘管「幼梟食母」不是冤案而是真事,也可以有不同感受和想法,而不必要有中國式標準答案。我曾向學生出示自己拍下的母螳螂抱著交配後啃剩雄螳螂頭的照片,學生義憤填膺,恨之入骨者故然有之,說明母螳螂如果生長在食物豐足的環境中,可能不會吃掉公螳螂;她是為下一代發育所需胺基酸才吃下公螳螂;公螳螂是知道會被吃掉;為下一代著想才冒死走上;討論開始走出單面的成見。

我用這問題推波助瀾:知道人類在定罪自己是「惡毒婦人」、「兇殘成性」、「大逆不道」、「狠戾忘恩」、「麻木不仁」之後,螳螂父母以後就會改過自新嗎?如果你是螳螂父母,對人類各種指控如何回應?最後大家往往對公螳螂母螳螂肅然起敬。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視覺中國

在出生率偏低地方,這類討論更顯重要。年青人是否因為環境惡劣、前途未明,或負擔過重、無能為力、不願犧牲獻身,就可以拒絕生育下一代?這是高人一籌、特立獨行的表現?當全國年青人,尤其是最有天賦、具創意及批判力、追求公義的一群,都以不生育為時尚,數十年後整體國民質素將會下降到甚麼水平?真實的母螳螂和公螳螂、中國常識或傳說中的梟母、梟子,不但不應被歧視,更應被奉為國民教育或國情教育教材的正面形像、國家英雄。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視覺中國

根據我的經驗,話說到這裡,會有優秀的小學男生說:那我就去食父弒妻(偷換概念)了。這時便要回應:鳥類及昆蟲不比已進化、有文明的人類,擁有豐足的財富和多樣化的方式,來實踐「犧牲」、「獻身」精神,例如辛苦工作為子女支付獲得良好健康、教育、休閒所需費用,捨下自己愛好陪子女聊天遊玩;鳥類及昆蟲身無長物、不懂說話,擁有的只有自己的肉,子女也沒有其他選擇,被迫接受。人類用鳥蟲的方法去實踐「犧牲」、「獻身」,就是自視為鳥蟲。他自己這樣想本來沒問題,但是食父弒妻在任在何人類社會都是嚴重罪行,觸犯者雖逃離本地,亦將被引渡受審。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幼梟食母與螳螂弒夫

圖:作者提供

________
彭玉文,香港生態史地歷奇著述者。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坎坷苦楝絕響

相傳朱元璋為避元兵追殺,流竄到江南一棵苦楝樹下打睏,被落子打醒,隨口詛咒「爛心死過年」,此後本來常綠的苦楝,每當新歲竟全株落葉,呈枯死狀。

2019-05-14 09:21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香港記者如果在台灣,隨便問一位小學生,大多能答是天牛,不需求助於專家。在那裡天牛入屋不是新聞,把天牛入屋當新聞,才是新聞。

2019-05-06 09:46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西番蓮受難解說

果商知道此熱情原來與如火的狂歡和開放洋妞無關,竟是崇高致死的標誌,覺得意頭不好,中了「貼錢買難受」俗諺禁忌,當然不肯正名為「受難果」。

2019-04-29 15:2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