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文:吳鉤  圖:中和出版社

城市水果市場的發達,直接反映了宋朝市民對於水果的消費需求。我們今天習慣在餐後享用幾片水果,宋人也是如此,你到高端一點的酒店吃飯,「凡酒店中不問何人,止兩人對坐飲酒,亦須同注碗一副,盤盞兩副,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隻」;「雖一人獨飲,碗遂亦用銀盂之類,其果子菜蔬,無非精潔」。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仇英版《清明上河圖》上的果子店

果品是士大夫宴會必備食物

在講究享受生活的士大夫宴席上,水果更是必備的。有一位名為張鎡的文人,在他的《賞心樂事》中記述了一年四季的果品宴會:四月,玉照堂賞青梅、餐霞軒賞櫻桃;五月,聽鶯亭摘瓜、清夏堂賞楊梅、豔香館賞林檎、摘星軒賞枇杷;六月,霞川食桃、清夏堂賞新荔枝;七月,應鉉齋東賞葡萄、珍林剝棗;九月,珍林賞時果、滿霜亭嚐巨螯香橙;十月,滿霜亭賞蜜橘。

從宋人描繪士大夫宴會、宴席的畫作上,我們毫不意外地找到了水果的影子。請看趙佶《文會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宋佚名《夜宴圖》(美國私人藏)、宋佚名《春宴圖卷》(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宴席的主人都準備了豐盛的水果招待賓客。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趙佶《文會圖》局部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宋佚名《夜宴圖》局部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宋佚名《春宴圖卷》局部

宋人吃水果還挺講究。你去看宋代金大受《十六羅漢圖》的《注荼半吒迦尊者圖》(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請注意圖中一個細節:羅漢尊者跟前的果盤上放了兩枚水果(看起來像是沙梨),旁邊還有一名侍童,正一手執水果刀,一手拿着一個水果削果皮。這個細節顯示,宋人吃水果是要削皮的。話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我們鄉下孩子難得吃一次蘋果、鴨梨甚麼的,還都不削皮呢。水果削皮的吃法可能來自佛教,因為過去佛教有「諸比丘使淨人盡剝果皮而食」的習慣 。

平常百姓也愛吃水果

那麼尋常百姓是不是也吃得起水果呢?這得看宋代水果的價格。據程民生先生的《宋代物價研究》,北宋四川在荔枝豐收時,價錢低賤,「大如雞卵,味極美,每斤才八錢」;太湖出產的柑橘,「每一百斤為一籠,或得上價,籠一千五百錢,下價或六七百」,平均每斤六七文錢;絳州的棗,「千石往麟府,每石止直四百」,每石只需四百文錢;在鄭州,梨的價錢也比較便宜,「三錢買個鄭州梨」。開封與杭州的物價無疑會更高一些,就算貴上三倍吧,一斤荔枝按二十多文錢計,對於日收入一百文至三百文錢的宋朝普通市民來說,這個水果價格還是在其消費能力的範圍內。也就是說,城市裡的平民是吃得起水果的。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金大受《十六羅漢圖》之《注荼半吒迦尊者圖》

你也許會說,水果無非是尋常之物,吃了似乎也不需要大書特書。對的。不過如果宋人吃的是冰鎮水果呢?你在炎熱的夏天,吃水果一定更喜歡吃冰鎮的。試想一下,夏日炎炎,熱浪炙人,還有甚麼比大啖一盤「冰盆浸果」更愜意的呢?

宋人吃冰鎮水果消暑

宋人的生活也是如此。六月的開封,「都人最重三伏,蓋六月中別無時節,往往風亭水榭,峻宇高樓,雪檻冰盤,浮瓜沉李,流杯曲沼,苞鮓新荷,遠邇笙歌,通夕而罷」。這個時節的杭州,「湖中畫舫,俱艤堤邊,納涼避暑,恣眠柳影,飽挹荷香,散髮披襟,浮瓜沉李,或酌酒以狂歌,或圍棋而垂釣,遊情寓意,不一而足”。所謂“浮瓜沉李」,就是用冰水浸泡瓜果,使其冰涼後再吃。真會享受的宋朝人。

唐宋人夏天吃櫻桃,喜歡將櫻桃裝在碗裡,然後淋上冰鎮過的蔗漿、奶酪,就跟我們現在吃水果沙拉差不多。唐朝詩人韓偓的《櫻桃詩》這麼形容:「蔗漿自透銀杯冷,朱實相輝玉碗紅。」說的便是冰鎮蔗漿澆櫻桃的吃法。有一首宋詩也寫道:「房青子碧甘剝鮮,藕白條翠冰堆盆。」說的亦是夏季吃冰鎮果子的愜意事。司馬光亦有詩曰:「蒲葵參執扇,冰果侑傳杯。」詩的題目叫《和潞公伏日晏府園示座客》,「伏日」二字表明詩人吃「冰果」的時節,正是炎熱的夏季。看來三伏天吃冰鎮水果,是許多宋朝人的生活方式。

「冰盆浸果」的生活細節,還被宋人畫入他們的畫作中。但你得夠細心,才可以發現這些細節。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有一套傳為南宋劉松年所作的《十八學士圖》(一說為明人作品。一套四幅),其中一幅是「棋弈圖」,畫面左下角的石桌上,有一個果盤,果盤裝了幾顆桃子,還有一大塊冰。正是冰鎮水果。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傳劉松年《十八學士圖》上的冰鎮水果

元初畫家劉貫道描繪自己心目中宋朝士大夫生活的《消夏圖》(美國納爾遜‧艾特金斯藝術博物館藏),也畫有一個果盤,擱在一張木几上,果盤裡裝了水果和冰塊。明代亦有一幅《消夏圖》(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構圖完全模仿劉貫道,畫中的水果冰盤更為清晰。這些圖像史料讓我們確信:古人的「消夏」方式,原來跟我們一樣,也是吃冰鎮水果。而夏季用冰的平民化,大致就是從宋朝開始的。

冰鎮用的冰從何而來

宋朝並沒有電冰箱,宋人又是如何在盛夏時節取得冰塊的?其實,古人在很早以前就有冬季採冰以供夏用的做法,皇室建有「凌室」藏冰,設立「凌人」掌管藏冰事務。不過,宋朝之前,通常只有皇家、貴族、官宦、豪富之家才有條件藏冰;市場上雖然已出現商品化的夏冰,卻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長安冰雪,至夏月則價等金璧」。

到了宋代,除了朝廷還保留着「三伏日,又五日一賜冰」的慣例,尋常市民也可以享用到消夏的冰塊,因為這時候夏冰已經作為大眾消費品進入市場。楊萬里有一首詩描寫了走街串巷的「賣冰人」:「北人冰雪作生涯,冰雪一窖活一家。帝城六月日卓午,市人如炊汗如雨。賣冰一聲隔水來,行人未吃心眼開。甘霜甜雪如壓蔗,年年窨子南山下。」詩中的「市人」、「行人」,顯然包含了一般市民,他們也是商品冰的消費者。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劉貫道《消夏圖》上的冰鎮水果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明人《消夏圖》上的冰鎮水果

宋人冰鎮的食物不只是水果

由於夏冰已經是常見的大眾消費品,許多夏季食物都使用了冰塊。我們今天常用冰塊給魚肉保鮮,宋人也這麼做。南宋人愛吃石首魚,「其味絕珍,大略如巨蟹之螯,為江海魚中之冠。夏初則至,吳人甚珍之,以楝花時為候。諺曰:『楝子花開石首來,笥中被絮舞三台。』言典賣冬具以買魚也」。可惜此時天氣已熱,「魚多肉敗氣臭,吳人既習慣,嗜之無所簡擇,故又有『忍臭吃石首』之譏」。幸得「二十年來,沿海大家始藏冰,悉以冰養魚,遂不敗,然與自鮮好者味終不及。以有冰故,遂販至江東金陵以西,此亦古之所未聞也」。有了夏冰,生活在金陵以西的非沿海居民也能夠吃到新鮮的石首魚。

宋朝市場上還出現了眾多的夏季冷飲。《東京夢華錄》、《夢粱錄》、《繁勝錄》、《武林舊事》都收錄了宋人在盛夏時節可以買到的各種「冰雪爽口之物」:冰雪冷元子、冰雪涼水、雪泡豆兒水、雪泡梅花酒、乳糖真雪、白醪涼水、雪糕、雪團、雪泡縮脾飲,等等。從名字就可以知道,這些夏季上市的宋朝飲料、甜品,都是加冰的,可以解暑的。

北宋時開封的飯店,供應的菜品非常豐富,「或熱或冷,或溫或整,或絕冷、精澆、膘澆之類,人人索喚不同」。這裡的「絕冷」之菜,應該就是冰鎮的涼菜。南宋時杭州的富人,在天氣炎熱的夏季,還會發起向窮人發放冰鎮解暑涼水的慈善活動:「富家散暑藥冰水」,可見夏冰在宋代已不再是昂貴的物品。

盛夏六月的宋朝城市,販賣水果的商販當然也會用冰塊來給水果保鮮。《東京夢華錄》載,是月巷陌路口、橋門市井,皆賣「芥辣瓜兒、義塘甜瓜、衛州白桃、南京金桃、水鵝梨、金杏、小瑤李、紅菱、沙角兒、藥木瓜、水木瓜、冰雪涼水、茘枝膏」等水果或水果製品,「皆用青布傘,當街列床凳堆垛,冰雪惟舊宋門外兩家最盛」。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宋朝的尋常市民在炎夏時節也是能夠吃上冰鎮過的水果的。

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吃水果?

《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

作者:吳鉤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時間:2019年3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唐宋傳奇】隋朝的「照妖鏡」除過什麼妖?

中國真正意義上的小說,直到唐代才出現,又稱「傳奇」。傳奇大多事屬奇聞,或情節離奇,使人意想不到,例如這次要說的《古鏡記》。

2019-05-15 17:23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大詩人陸游晚年以貓為伴,他養的貓似乎都有名字,甚麼「粉鼻」、「雪兒」、「小於菟」(小虎)之類,他還寫了好幾首詩「贈貓」。

2019-05-14 14:08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狗?

在宋代,民間養狗極常見,城市中出現了寵物市場,杭州城更有各種小商品與寵物服務,其中有「貓窩、貓魚、賣貓兒、改貓犬」。

2019-05-10 09:4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